三国绿

三国绿 貂蝉(1)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老半 本章:三国绿 貂蝉(1)

    【章】

    2020年2月15日

    侍女端着一盆花瓣走进屋内,进门便是一股沁香。

    屋内弥漫着氤氲的水汽,原来是有个浴池,里面有个女子,体态婀娜有天仙

    之貌,一对玉乳翘然而立,晶莹的水滴从上划下,真是风光无限。

    女子正是号称三国美人的貂蝉。

    「小姐,花瓣给您拿来了,要洒下去吗?」

    「撒下吧。」

    「是。」

    将花瓣撒下后侍女便离开了房间。

    侍女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后不久,房内就响起了淫靡的啪啪声。

    「你可真是讨厌,洗澡的时候也不放过人家!啊!哈啊!」

    貂蝉双手支撑在桶边,迎合着身后的肏干。

    「这也没办法啊,谁让你老公那么可怕,可不敢在其他时候来见你。我可怕

    被他一戟刺杀了。不愧是貂蝉,真紧,太爽了!」

    身后是一个面相猥琐的男子,其是吕布的部将,名为张揽,并不出名。

    「啊,哈啊」

    身后的男人并不熟识,但是方才侍女离去后其便摸进了浴室,欲行胆大包天

    之事,但自己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就是呆呆的看着男人脱下裤子

    跃进水池,然后把肉棒插进了自己的小穴里。

    没多一会貂蝉便被干得双腿发软,只好双臂扶在池边,用力支撑着自己不落

    入水中。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蝉儿你在里面吗?」,随后便是脚步声。

    「不好,奉先来了!完了!怎么办!」

    貂蝉吓得一激灵,身后的男人也是一样,这可是吕布,号称武神的男人,自

    己这小身板肯定不够打的。

    情急之下深吸一口气,然后一个勐子便扎入了水中,借着水面铺满的花瓣隐

    藏了自己……

    吕布推开门帘走入,只见貂蝉面泛红晕,正风情无限的看着自己,一双玉臂

    搭在池边,一对美乳半露在水外,这场景,激的吕布下体一硬。

    「怎么了夫君?妾身正在洗浴呢。」

    貂蝉开口说道。

    此时张揽在水下,透过清澈的水,这才好好的观察了一下貂蝉的下体,蜜穴

    含苞,洁白又光滑,如同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娇羞,但是想起就在刚才自己的鸡

    巴还插在里面,张揽不由得一硬,不自觉的便伸出了手,在貂蝉的花苞附近摩挲。

    突如其来的咸猪手,吓得貂蝉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毕竟大半身体在水里,所

    以并不明显。」

    我就是来看看你,这水温可好?「吕布并没有发现貂蝉的异样。「好着呢,

    夫君可要共浴?」

    貂蝉虽然这么说,但也紧张的很,生怕被看出来什么。

    毕竟面前的人不仅是自己的丈夫,还是武神。

    而下体还有个人在作怪,说起来自己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人的名字,但是这

    人却在玩弄自己的小穴。

    「就不了,一会还要进行宴席,你洗完早些过来作陪。」

    吕布伸手摸了摸貂蝉的脸,又亲了一下她的手,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张揽将手指往貂蝉的小穴里面一戳,这一下激的貂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吕布狐疑的转过身来,问道:「蝉儿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想问一下一会可要我穿上舞装?」

    貂蝉咬住牙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假装平澹的说「穿上吧,就穿我先前为你

    定做的那件,我最喜欢那件。」

    说完吕布便离开了。

    这边貂蝉咬着牙目送夫君离开后,轻轻踢了一下后面还在专心的用手指测量

    着自己小穴形状的男人。

    得到信号后张揽抽出了手指从水里探出了头来。

    大力的洗了几口气,然后淫笑着看着自己面前的美人,此时貂蝉一言不发,

    只是双手在互相搓捏,然后彷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微微的往后靠了一下,随后

    貂蝉只感觉到有一个火热的物体正紧贴着自己的大腿。

    感受到身前人的动静,张揽伸出双手就从身后一把捏住貂蝉的双乳,用力的

    揉捏了起来,下面也没有歇气,找准了入口一挺而入,一下子直冲子宫,这一下

    强烈的刺激弄得貂蝉差点叫出声,现在吕布可还没走远,要是声音太大就完蛋了。

    哀怨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轻轻叼起了一片花瓣咬在口中,生怕叫出声来。

    一波又一波的冲刺后,貂蝉率先达到了高潮,双腿一软,双手也从池边滑落

    到了水中,张揽眼疾手快,把手从貂蝉的双乳上移到了腰上,靠着水的浮力把貂

    蝉举了起来,好像这三国美人是一个飞机杯一样,用力的继续肏干,过了一

    会儿,他也顶不住了,貂蝉只觉得小穴里一热,原来张揽将一股阳精全部射进了

    貂蝉的子宫里。

    应该

    不会怀上吧,现在不是危险日,貂蝉暗暗想着。

    张揽爬出了水池,从一边自己的衣物内翻了起来,貂蝉好奇的看着她,也离

    开了水池准备穿衣服,虽然此刻下体还有一点精液再往外流,但是她却并不讨厌

    这种感觉。

    「貂蝉夫人,原本以为需要戏弄你一番才能一亲芳泽的,没想到这么简单就

    干到了你,这些东西是用不上了,但是又不想浪费,要不你就戴着他们去参加宴

    席吧?」

    貂蝉朝张揽手上看去,是一个木制的阴茎和一串珠子。

    「这东西是什么?」

    虽然这么问,但是看造型也大概能猜出来,貂蝉不由得红了脸。

    张揽淫笑着也没有说话。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走了过来,用手指把流出来的一部分精液塞了回去,然后把木制阴茎插了进

    去,被粗长的义务插入,貂蝉惊叫了一声,但是这种满足感不仅不讨厌,还很舒

    服。

    然后张揽又把那一串珠子一颗一颗的塞入了貂蝉未经开发的后穴。

    貂蝉是次被插进这两个东西,别扭的走到一边穿上了衣物,内里穿的是

    方便作战的紧身衣服,也防止了木制阴茎和肛珠掉出来。

    作为无双女将,有着强健的体魄,但是这种来自身体内部的刺激还是让貂蝉

    难以适应,走起路来腿直发软。

    木制阴茎虽然塞在小穴内,但是又不会动,弄得小穴一直在瘙痒,虽然传来

    一阵又一阵的舒适感,但是的是无法满足的感觉。

    此刻门外的侍女已经开始催促了,宴席即将开始。

    貂蝉只好假装镇定的随侍女去往了宴会。

    宴席是吕布宴请部下将士,人数很多,席间觥筹交错,人人乐足。

    貂蝉站在吕布身边,不时为其斟酒。

    外人看来,男的神威无敌,女的天仙下凡,好一对金童玉女。

    但不知的是,此刻这天仙般的女子下体正插着两个玩具,小穴里刚刚被陌生

    人射进的精液还在浸润着这原本属于吕布的阴道。

    小穴一直传来一阵有一阵的舒爽感,貂蝉只觉得自己快疯掉了。

    只好趁着无人注意,微微的双腿互相摩擦,给自己带来一点点的满足感。

    「貂蝉,来跳一支舞!」

    吕布一口饮下杯中酒,回头招呼貂蝉。

    「啊,啊....啊!是!」

    貂蝉还正沉迷在微微的快感中,听吕布这么一说,立马走到了房屋中央。

    一边走的时候,长长的裙子盖住了大腿内测留下的一些水滴和漏出来的精液。

    随着乐曲响起,貂蝉跳起了舞蹈。

    下体的刺激还在,由于舞蹈的动作较大,带来的舒爽感比方才站立时强得多

    ,满足感让貂蝉浑身雪白的肌肤都泛起了淫靡的粉红色,下体也不断地泄出淫水

    ,即使有着木棒也堵不住,从大腿内侧滑落,一部分滴在地上,然后被长长的裙

    子擦去,一部分混着精液一起打湿了貂蝉的罗袜。

    随着貂蝉的舞蹈,酒宴气氛愈发的热烈起来,貂蝉也终于坚持不住,高潮了

    ,大量的淫水从蜜穴流出,打湿了华贵的舞裙,这原本是吕布最喜欢看貂蝉穿着

    跳舞的裙子,现在确实被淫靡所覆盖。

    流在地上和鞋子上的淫水混合着精液打湿了地板,加上高潮时强烈的刺激,

    貂蝉一个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

    头朝这吕布这边,而一双美腿则是朝向了对面坐着的人。

    那人名叫王辽,是吕布的家将。

    王辽由于时常在吕布左右,也经常能见着貂蝉,早已对这三国美人倾心

    许久,方才是一直盯着貂蝉的舞姿。

    当貂蝉摔倒时,王辽本打算避开目光以免被吕布找麻烦,但是却看见貂蝉接

    近湿透的袜子和地上的水渍。

    顺着貂蝉那双笔直而又纤细的美腿往上看,发现了水源所在,底下的紧身衣

    已经湿透可以看见里面,小穴处和后穴都有东西插在里面,蜜穴因为高潮还在不

    时地抽动着。

    王辽被这一幕惊呆了,没想到圣洁而又美丽的貂蝉大人竟会有这样的一面。

    心中不禁开始多想。

    这边貂蝉已经在侍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吕布关切的问道:「

    蝉儿没事吧?是不是累着了?」

    这边貂蝉满脑子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用下体这跟棒子狠狠的在自己蜜穴里

    翻江倒海一番,便说到「小女子有些不适,先行告退,奉先和各位将军慢慢用席。」

    得到了吕布的允许后,貂蝉便立马走了出去。

    在往自己的住房走时,貂蝉被下体的刺激弄得愈发的昏乱,当到了一处小巷

    时,眼见得四下无人,便走到小巷的里边蹲了下来,将手伸进裙子,但这紧身衣

    依旧束缚着下体,貂蝉折腾了好一会都没法将它拨到一边,反倒是不断的触碰到

    木阳具弄得自己愈发的心痒难耐,一着急直接撕破了紧身衣,抓住这木制肉棒就

    开始抽动了起来,有着自己的淫水和别人的精液做润滑,貂蝉不由得在这舒爽下

    呻吟了出来。

    貂蝉的手越来越快,在最后一次冲刺下木棒直接顶开了子宫口,这一下让貂

    蝉直接高潮,双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木棒没有了紧身衣的舒服也滑了出来,小

    穴内的精液和淫水没有了阻碍如决堤一般的流了出来,在调查的两腿中间的地下

    汇成了一个小水洼。

    此刻貂蝉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恍惚了好一阵才想起来,这是在外面,刚才

    自己竟然叫了出来,要是被人听见然后发现了可就完蛋了。

    连忙站起身来,四周静悄悄的,应该是没有人,捡起了木棒,想塞进小穴里

    ,似乎它本来就应该在那,但是满是淫水和精液的小穴实在太滑,又没有了紧身

    衣阻挡,刚走了一步木棒就滑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貂蝉终于晃过了神来,这玩意本就不该在自己小穴里的,自己这是怎么了,

    今天怎地如此淫荡,暗暗的啐了一口,连忙离去,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木棒,又

    想了想,脸一红,还是走了。

    不多时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捡走了这跟木阴茎。

    貂蝉一路上回到房间,下体什么也没穿,唯一的紧身衣也被弄破,小穴凉飕

    飕的,搞得貂蝉一直是脸红心跳的,直到回到了卧房才长出了一口气。

    在床边坐下,感受到后穴的异样后,貂蝉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一串肛珠插在里

    面,连忙拉开裙子,肛珠由于构造并没有像木棒那样滑出来,自己折腾了这么久

    ,居然习惯了这感觉,都忘记了。

    想到这貂蝉不经被自己的淫荡弄得脸红,站起身抓住肛珠就想拽出来,刚一

    用力,随着颗珠子出来,一同到来的还有强烈的刺激,使得貂蝉一个激灵,

    手一紧,一口气把整串十几颗珠子全部拔了出来,这一下带来的刺激太过巨大,

    貂蝉直接翻了白眼,下体一阵一阵抽搐的倒在在地上。

    那串肛珠也一个没抓住甩出了窗外,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貂蝉才从地上缓缓的爬了起来,一言不发的换了衣服,重新

    坐回了床边,回味着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

    自己难道是个荡妇吗,为何当时不阻止那个男人...说起了他叫什么名字

    来着?虽然这样子不对,但是真的好舒服啊...正当貂蝉胡思乱想之际,门却

    突然开了。

    貂蝉以为是吕布回来了,慌乱间整理好有些杂乱的衣服,检查了一下周围没

    有什么问题,站了起来,但是却发现进来的人不是吕布,是一个完全没见过的男

    人。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了?」

    貂蝉虽是一介女流,但也是一武将,单打独斗这种完全没有见过的没有名气

    的人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来人并没有说话,只是扬了扬手上的东西。

    这时貂蝉才注意到这人手上拿的东西很眼熟。

    仔细看去,脸倏然便红了。

    是之前丢在小巷的那根木制阴茎。

    然后那人又拿出了另外一样东西,是那串肛珠。

    「想不到美丽的貂蝉大人还有这些爱好,不过说出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信

    啊。只是这东西我眼熟,貌似是之前张揽在我这定做的,原来是给貂蝉大人了,

    不知貂蝉大人有没有兴趣和小人也玩一玩?」

    原来这人是城里一木匠,名为林班同时也在吕布驻军此城后加入起手下,成

    为了吕布

    军中的士兵,由于手艺优秀,也时不时有人找他做些东西。

    貂蝉脸红的几欲滴血,抬手就欲将这男人打出去,但刚一把手举起来,却又

    停住不动了。

    「相比貂蝉大人也很喜欢这等苟且之事吧,是不是跟和吕布那厮做起来是完

    全不一样的感觉?」

    林班一只手盘着着手上的肛珠,另一只手拿起那根木制阴茎在貂蝉面前晃了

    晃,上面散发出一股猥亵的香甜气息。

    貂蝉迟疑了,平时和奉先大人做确实也很舒服,但是和今天的感觉完全不一

    样,甚至是用木棒自己做的感觉都更好。

    「貂蝉大人,若是想让小人给您展现一些更加美好的事情,您觉得应该怎么

    做?」

    「无名鼠辈,我可是奉先大人的妻子,你们这些鼠辈的阳具怎么可能比的过

    奉先大人!」

    貂蝉为自己的迟疑羞愧了,用这一段话宣告了自己对吕布的忠贞,就准备挥

    拳将这人赶出去。

    看见一对白净如玉的粉拳挥到了自己的面前,林班才终于开始慌了,完蛋,

    看来自己猜错了,貂蝉不是人尽可夫的荡妇。

    自己肯定是活不成了,肯定会被灭口吧。

    于是林班闭上了双眼准备等死。

    但是过了不知多少时间,拳头却仍然没有打到脸上。

    这时,林班睁开眼,才发现此刻貂蝉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眼睛却看着自己的

    下体。

    自己的阳物早就因为意淫貂蝉而勃起了,粗大的肉棒已经将裤子给高高撑起。

    此刻貂蝉的内心天人交战。

    内心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再对不起奉先了,将这个男人杀死赶出去。

    但是身体却阻止了自己,下体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酥痒感,彷佛是有蚂蚁在

    爬一般。

    眼前是这男人裤裆高高鼓起的鸡巴,要是这东西插进自己的小穴里的话..

    .光是这么一想,貂蝉就感觉下体的酥痒感更加的强烈了。

    林班很奇怪,明明貂蝉都已经那么说了,怎么还不动手,难不成是想让吕布

    来杀死自己?拿自己肯定会受酷刑吧,要不要自杀算了?正当他胡思乱想之时,

    面前的貂蝉动了,只见这美人缓缓蹲下,眼睛是一直注视着自己的下体,原本准

    备挥在自己脸上的拳头也一起收了回去。」

    我知道你不服气,所以我要用我的身体告诉你你和奉先大人的差距!「貂蝉

    说服了自己,自己要证明除了奉先大人以外的男人都无法让自己爽,所以才这么

    做的,不是背叛了奉先。林班呆住了,一下子没绕过来。什么意思?自己是死还

    是不死了?疑惑间突然发现貂蝉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原本被裤子阻挡住的肉

    棒一下弹了出来,啪的一下打在了貂蝉的脸上。好滑。这是林班此时的想法,龟

    头打在貂蝉脸上,回弹了一下后又挥了回去,反复了几次后顶在了貂蝉吹弹可破

    的俏脸上,顶得貂蝉的脸颊微微凹陷,这光滑又温润的触感弄得林班差点射了出

    来。貂蝉也被这突然弹出来的物事吓了一跳,在一阵愣神后,轻轻的用脸磨了一

    下林班的龟头,然后张开嘴温柔的含了进去。林班此刻已然呆住,什么情况?但

    是下体温和湿润的快感不由得他多想,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一种感觉,便是:

    太舒服了。没过多久,貂蝉只觉得口中的肉棒一阵颤抖,然后射出了许多滚烫的

    液体,她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这是精液,此时嘴中已经接近胀满即将溢

    出来,连忙咽下口中的液体,然后接受着第二波精液的冲刷。也许是军中生活太

    久,林班的精液又多又稠,腥臭的气味熏得貂蝉头脑发昏。此时窗外传来了脚步

    声,但是这时候貂蝉正是被精液洗了脑袋的时候,意乱情迷正准备脱下自己的衣

    服,和面前这男人大战一番,展现自己这女将的实力。可林班刚射过,脑子清醒

    了一瞬,听见外面的脚步声,立刻想到或许是吕布回来了,这要是被发现就死定

    了,一把把肉棒从貂蝉的小嘴里抽出来,连带着一丝精液落在貂蝉的脸上,提上

    裤子就从窗户翻了出去。这时貂蝉也才回过神来,不禁后怕,要是真是吕布回来

    了,那就出事了,幸好这男人机灵。赶忙整理好衣服坐起身来,等着脚步声的靠

    近。但进来的人却不是吕布,而是王辽,貂蝉认识他,但是他不是在酒宴上吗?

    原来王辽在刚才宴席上看见了貂蝉下体那风光后便念念不忘,喝酒的时候都在恍

    神,一不小心还在众人举杯一起敬吕布的时候,想起来貂蝉那样子吕布大人是否

    知道?要是不知道的话...一个手抖把酒杯给弄掉了,要是吕布心情不好,王

    辽这样子估计就死定了,但好在吕布今天心情不错,只是将他给赶了出去。王辽

    出了门,风一吹便想起貂蝉此刻也早已离去,或许可以去看看,也许有什么机会?当走到貂蝉门前时却发现门没有关上,便直接走了进去。貂蝉确实在里面,正

    一脸潮红的坐在床上。看见自己时脸上是一脸疑惑,应该是把自己当成吕布了吧。仔细看去,王辽却发现貂蝉的衣领上有些白浊的液体,联想到之前那番景象,

    这是什么似乎不言而喻。「你怎么来了?酒宴结束了吗?奉先大人呢?」

    貂蝉问道。

    「我被吕布赶出来了,他赶我,那我就只能来见一见他的妻子消消气喽。」

    王辽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貂蝉走去。

    「大胆!你想做什么!」

    貂蝉疑惑的同时也生气了,这人又想做什么?「貂蝉大人在说这话的时候不

    妨看看自己的领口,也不妨想想刚才酒宴上你这荡妇的阴户里塞着什么?」

    王辽走到了貂蝉的身边,用胀大的裤裆靠在了貂蝉的脸旁,一边淫笑一边说

    道。

    此时貂蝉的脸已经红透了,居然被知道了,看了下自己的领口还发现了之前

    没清理干净的精液。

    这下完全没有什么争辩的机会了,虽然可以把这人打出去甚至打死,最后只

    要告诉吕布这人企图借醉酒轻薄自己就好。

    但是此时之前被以为吕布回来的恐惧压下去的情欲,在发现来人不是吕布后

    又高涨了起来,抬头看了王辽一眼,一言不发的就解开了他的裤子,自己也脱了

    下衣裙然后躺在了床上,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待得吕布回来已是三更后,当他走进房时,只见貂蝉从窗幔里探出头来,一

    副半睡半醒的样子,实在是娇憨可爱。

    貂蝉揉了揉眼睛,对着吕布说道:「奉先大人您回来了,刚喝完酒可要妾身

    服侍大人沐浴?」

    吕布想起貂蝉今日有些不适,就说到:「不必了,蝉儿你好好休息,我去洗

    个澡再回来陪你。」

    「那奉先大人早去早回,蝉儿想和你睡。」

    吕布听完又和貂蝉寒暄了几句,关心了一下后,便转身离开往浴池走去。

    这边窗幔后面方才吕布看不见的地方,王辽正躺在里面,刚才貂蝉和吕布说

    话的时候也没有歇息,依旧在不发出声音的慢慢挺动着下体,在貂蝉的阴道里抽

    插,听见外边吕布的声音的时候,虽然十分的害怕,但是却愈发的兴奋,想起自

    己是被吕布赶出了酒宴,转眼就爬到了他妻子的床上,一个没忍住就射了出来,

    滚烫的精液冲进了貂蝉的子宫,将貂蝉那娇嫩的子宫染满了白浊。

    貂蝉也感受到了自己被内射了,但是不敢表示出来,更不敢发出奇怪的声音

    ,生怕被正和自己说话的吕布发现,硬着头皮忍着,待得吕布离去后才长出一口

    气,低声的娇喘了出来,白了一眼身后的男人,然后在他又一次将精液射进自己

    的子宫后,将他赶了出去。

    此时貂蝉的肚子里已经装满了精液,但是吕布已经快回来了,不能出去解决

    掉,又不能漏出来,会打湿床铺,思来想去,只好将那根林班留下了的木阴茎又

    赛入了自己的小穴,然后再找了根带子木棒固定住防止滑出来,又穿上较厚的亵

    裤防止漏出来的液体弄湿床铺。

    待得做好了全部措施后,就假装睡着闭上了眼。

    待得吕布回来,看见貂蝉已然熟睡,自己刚喝了酒也是困倦,想起明天还要

    作出征前的阅兵,也是倒头就睡,不一会便打起了呼噜。

    貂蝉听见吕布打起了呼噜后才安下了心,万一吕布酒后思淫欲可就完了,也

    放了心带着满肚子的精液缓缓睡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国绿》,方便以后阅读三国绿三国绿 貂蝉(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绿三国绿 貂蝉(1)并对三国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