秽妻

【秽妻】(1)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爷爱喝茶 本章:【秽妻】(1)

    2020年2月14日

    秦浩有一个好老婆,她的名字叫作孙淑芳,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瓜子脸,

    柳叶眉,樱桃小嘴,一双秋水柔情目,然而最让人觉得咽口水的还不在这边,而

    是她的身材,她拥有着一对有g罩杯规模的大奶子,那乳肉高耸如若山峰一样,

    而下面,是一双白花花且丰润的大腿,屁股也是丰腴至极,配合着整体,毋庸置

    疑,活脱脱的尤物!之所以说她好,主要是因为她的脾气,相当的温柔大方,不

    会主动拒绝别人。

    秦浩觉得这样很好,善良的人,不会害别人,运气会很好。

    然而,他却不知道,正是她老婆的温柔,给他戴上一个大大的,漂亮的帽子。

    这样的运气啊,对他来说,还真是「好」

    呢......这天,秦浩同往常一样出门,她那温柔的妻子孙淑芳出来为

    他送行。

    看着自己老婆那精致的俏脸,秦浩觉得这一天充满了动力,他亲吻了一下她

    的小嘴,随后在她的挥手告别中远去。

    等他的身影完完全全离开了孙淑芳后,孙淑芳转头扭着肥臀朝着卫生间走去。

    来到梳洗台,她点上牙膏漱起了口来,在反复十来遍之后,她打扮了一下出

    了门,随即来到她邻居家的门口,轻轻敲打起了她领居家的门。

    半饷,门开了,一个浑身肌肉的光头男人看向了她。

    他一脸横肉,模样甚是猥琐。

    这种人让人看得直皱眉,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孙淑芳却对他笑脸相向。

    大汉打开了门,孙淑芳走了进去。

    男人的家里邋遢至极,东西东倒西歪的,袜子,衣服什么的几乎全丢在地上。

    烟灰缸,垃圾桶里积满了烟灰。

    空气中氤氲着酸臭味,很明显来源于那些衣服与袜子,那些看样子有至少几

    周没有洗了。

    凡是正常人,嗅到这种味道都会恶心犯呕的,然而,孙淑芳在嗅到这种味道

    后,不但没有流露出那种犯恶心的神情,反而是流露出了一副陶醉的神情。

    「真香啊!~」

    啪!!孙淑芳的俏脸上顿然感受到了一道强劲,这股力量将她给抽倒在了地

    上。

    「贱母狗,什么时候让你说话时不称呼老子的?!!」

    孙淑芳反应过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圣旨一样,也不顾及俏脸上的涨红与疼痛

    ,猝然跪倒在了男人的面前,恐慌的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主人大人,主人

    大人,贱狗错了,贱狗的脑子灌了屎尿,一时短路了,还请主人大人宽恕贱狗呀!!!!」

    这些话语如果让一个旁人听到,绝对会大为咂舌。

    而若被她的老公秦浩听到,更是会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过他那端庄贤淑、温柔善良的妻子说过这样的脏话,甚

    至提过这些脏词中的任何一个字。

    虽说,现实中的她,是真的说了。

    听到孙淑芳这么说,男人明显高兴了许多,横肉老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只

    是这股笑容中还掺着另外一种意味----鄙夷。

    「既然你这臭婊子这么说,那老子我原谅你好了。」

    「谢谢主人大人,谢谢主人大人。」

    孙淑芳闻声,像是听到了什么最为开心的喜事,激动得无以复加。

    「好了,老子不怎么舒坦了,来给老子舒坦舒坦。」

    男人说罢,像个大爷一样躺到了床上。

    听到男人的话,又看到男人的举动,孙淑芳两眼发光,只见她挪着自己的丰

    腴的娇躯,爬到了男人的床上。

    爬上了床后,她一脸妩媚的开始脱起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今天她穿的是束带连衣裙,脱起来并不是太困难,不会儿功夫,她的衣服便

    被她给脱开了,里面的风景也暴露了出来:没有任何的束缚,只见一对饱满挺拔

    的白花花的大奶子,乳头乳晕有些发黑;而下面,也是一样的,如若美玉的白肉

    大腿。

    腿跟之处的三角带,唯见到密集的黑毛草丛。

    「这一点一直做得不错嘛。」

    见此,男人嘴角微微扬起,道。

    「谢谢主人夸奖,主人的命令就是人家誓死遵循的圣旨。~」

    孙淑芳听到了男人的话,嫣然一笑地回应道。

    她的笑容很是妩媚,撩人心魄,这是她寻常笑的时候的模样,对此,她的老

    公经常可以见到,每次看到她的笑容,他都会觉得身心得到了慰藉。

    可是,如果这笑容在目前的这个场景之下,他是怎么也没有看到过的。

    「对了,我有个问题来了。你家的那个,看到你这些天来里面什么都不穿,

    说了什么吗?」

    「一点都没有,主人大人。」

    孙淑芳听到男人提到自己的老公,美目当中顿然流露出了一股浓重的不屑之

    意,「那个废物,可是让他跟人家同床的机会都没有哦,他那样的废狗垃圾怎么

    能配跟主人大人的肉壶便器睡在一起呢,想想都不能忍啊!人家这几天以来,可

    都一直让他打地铺的,连让他碰都不行!至于每天早上形式的亲嘴什么的,人家

    还每次都漱十几遍的嘴,生怕里面沾染那个废物的浊气呢!」

    「哈哈,说得中听,真不愧是老子的肉壶!」

    「咯咯,主人能这么开心,真是太好了。~」

    见到男人哈哈大笑,孙淑芳也是流露出了痴笑的神情。

    「好了,接下来,你自己来做吧。」

    「是!」

    片刻之后,男人开口了,孙淑芳像是就在盼望着这句话似的,一听到这句话

    ,里面扭动自己的丰满的肉体凑到了男人的胯下。

    男人穿的是一条三角裤,三角裤上有点黄,那是尿斑。

    脱掉他的裤子,倏然一阵恶臭扑面而来。

    可是,即便是这样,孙淑芳却像是嗅到了世界上最精致的菜肴的香味,亦或

    是说像是抽了毒品的瘾君子一样,流露出了同之前一样的陶醉的神情,不过这次

    相比于前面的,更甚了。

    然而,这副表情还不算是登顶,真正说是登顶的,是她看到男人胯下的那根

    黑屌。

    黑屌既粗又大,即便此刻处于半软的状态,但也如擀面杖一样。

    看到这个,孙淑芳的那张俏脸通红,同时也流露出了一副渴求爱溺的神色。

    她那柔若无骨、欺霜赛雪的小手颤颤巍巍地握住了那根大黑屌,上下套弄起

    来,像是生怕会伤害到,她的动作很轻柔。

    男人被她这样的动作弄得闭上眼睛,舒服的时不时低吼。

    孙淑芳看到男人这般,俏脸妩媚一笑,随即又在套弄了几下后,朱唇贴附了

    上去,「吸熘」

    一声,她将男人的大黑屌给吸入了口中。

    吸入口中之后,她没有停下来,开始前后摆动螓首起来。

    在此同时,她也在卖力的吸吮,看样子,很明显吮吸得很用力,双颊深深地

    凹陷了下去,整张嘴被拉扯成了一个肉壶的样子。

    滋熘滋熘!滋熘滋熘!!滋熘滋熘!!!「呼,你个骚婊子的嘴真特么厉害

    ,简直就是个天生的口交肉套!」

    男人被吸得微微呼气,脸上神情倍为舒爽的样子。

    听到男人的夸赞,孙淑芬双目迷离,微笑了起来。

    只是此刻她的那张俏脸让她的那张微笑,拉扯得有些扭曲变形。

    她在得到了这样的夸赞之后,变得跟努力了,前后摆动螓首的幅度更快了。

    丁香小舌更加不停地舔刮着男人硕大的龟头以及龟头沟,打着圈儿。

    「老子特么的要射了!接好了,你这婊子!」

    一阵一阵被孙淑芳口交所带动的快感终于让男人爆发了,只见他的精光大开

    ,射起了精来。

    大黑屌不停地跳动,乌黑的子孙袋也跟着抖动。

    孙淑芳当即就觉得自己的喉咙当中有一股热流涌出,如若决堤的洪水,不停

    喷出,她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就见她的小嘴开始不停地做起了吞咽的动作。

    就好像是在勐地喝水一样。

    咕噜,咕噜,咕噜!大概一分钟左右,男人的大黑屌跳动的幅度缓了下来。

    「臭婊子,吸得老子挺爽啊!」

    孙淑芳闻声,将男人龟头表皮上面在认为确确实实吸得油光锃亮之后,缓缓

    吐出男人的大黑屌,痴笑地看向男人。

    「好了,接下来,让老子也让你爽爽。把你的母狗对着老子!」

    「是!」

    听到男人说出这话,孙淑芳美眸大亮,像是听到了大好消息,急忙地转过身

    去,将她的大肥肉屁股高高翘起朝向男人。

    见几秒钟过去了,自己的下体还没有任何感觉,她忍不住打圈儿似的晃动起

    大肥臀来。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啪!「贱母狗,就这么想要老子的大屌子操你吗?!」

    男人忽然一巴掌打在了孙淑芳的大肉臀上面,大肉屁股上面顿然被打起了一

    阵起伏不止的波浪。

    「是的,是的,贱母狗想要主人的肉棒,想要主人的大鸡巴,大毛屌!」

    孙淑芳感受到男人的大手甩打

    在她的大肉屁股上引起的火辣辣的痛,非但没

    有觉得有任何的不适,相反的,让她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那老子我就替你那没用的废物老公,再一次耕耘你吧!」

    说罢,男人的大手抓住孙淑芳的大肉屁股,大肉屁股被大手这么一抓,当即

    凹陷了下去,像是将男人的大手给吸了进去一样。

    男人随即将自己的大黑屌对准后者的骚穴,因为上面早已淫水泛滥,所以很

    轻松的就插了进去。

    「喔喔喔喔,主人的大鸡巴,大黑屌太厉害了,一下子插到人家的子宫了啊!!!!」

    孙淑芳被男人的大黑屌插进阴道小穴之后,当即翻起了白眼,小嘴呈状,

    现出了一副极其淫荡的表情。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男人抓着孙淑芳的肥臀屁股,前后

    疯狂抽动着,整个人就跟是装了电动马达一样,停不下来。

    一次次的撞击,一次次的激起乳波臀浪,两个如吊钟一样下垂着的大白奶子

    疯狂的前后甩动着,大白屁股上的软肉也是不停的晃动着。

    「喔喔喔喔,操死我,操死我,操死我这个下流的贱货婊子!~喔喔,我是

    主人的肉壶,请主人不要爱惜一个肉壶,使劲用力,把肉壶操烂,操成一个臭烂

    的废逼!!!!~」

    「里面还是一贯的紧致啊,就跟一个处女一样,真是可怜你那老公。」

    男人边操边淫笑。

    「喔喔喔喔,主人,主人请不要在操母狗的时候提到那个废物呀!~」

    「哈哈哈哈,是老子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谁操你舒服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请,请主人不要开这种无厘头的玩笑,主人的大鸡

    巴岂是那个废物可以比的?那个废物的鸡巴,鸡巴短得比人家的大拇指还细还小

    ,插进人家的骚逼里面完全没有感觉。主人的大鸡巴,主人的大鸡巴人家一只手

    都不能握得住,都能把人家的子宫颈给顶穿了,完全,完全没有得比嘛!~况且

    ,况且那个废物射出来的垃圾精液比水还要稀薄,简直不要太垃圾了那个废物,

    插进人家的骚逼,没有,还没有半分钟就射了,那样的垃圾,那样的垃圾简直活

    着就是在浪费空气啊,主人,主人的主人持久,持久得能让人家快乐得要飞了,

    就跟书中所描述的吸了毒品一样快乐,喔喔喔喔,人家浑身要坏掉了啊!!!!

    ~」

    啪!倏然,男人勐地拍打在了孙淑芳的肉臀屁股上,像是白面馒头一样的,

    能掐出水来的肥臀被一下子打得通红,肥肉乱颤,「母狗,谁说你老公是活着浪

    费空气的?你忘了,他能为老子带来的价值吗?!」

    「喔喔,人家,人家忘了,人家忘了那个废物有对主人唯一的价值了,他,

    他那个废物,是主人生活开支方面的提款机啊!!喔喔喔喔,主人大人,人家要

    泄了!!!人家要泄了啊!!~」

    「哈哈哈,亏你这母猪骚狗进屎尿的脑袋能想得起来,话说,你的那废物老

    公娶了你啊,还真是祖坟冒青烟啊!!哈哈哈哈!!!!~」

    男人听到这些刺激性的话后,动力大涨,他大笑几声后,前后抽动的频率更

    快了。

    孙淑芳的小穴肉壁即便被男人插了无数次,但依然娇嫩紧致,每次男人的鸡

    巴抽送进去都能像是无数温和的小手抚摸一样,这或许是这方面「天赋异禀」

    吧!终于,一股强烈的快感被小穴嘴巴里面的肉撸弄出来了,男人的精光再

    一次打开,一股浓精喷射了出来,因为男人的大黑屌死命地顶在孙淑芳的最深处

    ,所以自然而然的,喷射进了后者的子宫里面。

    子孙袋不停地抖动,男人的大黑屌就像是水枪一样不停地喷射着,这一射维

    持了有三分多钟!!!!!孙淑芳被射得俏脸涨红,简直都要滴出血来似的。

    除此之外,双目白眼外翻,舌头吐出,不停地喘息着,模样甚是淫荡!!!

    「骚逼母猪,老子还没爽够呢,你特娘的还想定神?!」

    男人深深呼了一口气,然而很快,他便淫笑着看着倒趴着的孙淑芳道。

    俄而功夫,整个房间里面再一次充斥了啪啪声以及淫靡的味道。

    三十分钟。

    一个小时。

    一个半小时。

    两个小时。

    就这样,两个小时过去了,中途男人换了十来种不同的姿势狂操勐插,每个

    姿势的结束都预示着他射了一次精。

    他的每一次射精,都像是水枪一样不停喷射,每一次射精都让孙淑芳达到高

    潮。

    ---秦浩开车由公司回家,今天的工作着实让他感到累啊。

    不过,当他想到家里还有个美貌温柔的妻子时,他的累感一下子就消失了一

    大半。

    今天把这周的工作全都做完了,明天周末,他想好了带自己的妻子出去玩一

    天。

    想到好久把她丢在家里,她几乎没有时间出去玩,不由得有些惭愧啊。

    「我回来了。」

    秦浩敲起了自家的门。

    「老公,你回来了?」

    门打开了,一张美艳妩媚的面孔带着温雅的笑容进入了他的眼帘。

    「老婆,你洗澡了?」

    秦浩看到孙淑芳头发湿漉漉,身上的不再是早上的衣着,而是改换成了浴巾

    ,不由得疑问道。

    「嗯嗯,我做了家务全身是汗,所以就去洗了个澡。」

    「这样啊,不过你这样的穿着,额,怎么说都有些那啥子啊。」

    看到孙淑芳白如美玉的胴体上唯套着浴巾,胸前的硕大将浴巾撑出两座山峰

    ,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在两团裸露出来的白肉中央显现,他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涨红了脸道。

    「咯咯,这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不是夫妻吗,还在乎这个什么的吗?」

    孙淑芳闻声,娇笑起来。

    一双美目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可是......」

    「好了好了,别站在门口了,进来吧。可不要让别人占了便宜,看到人家此

    时的样子啊。~」

    孙淑芳说着,小手伸出,将秦浩给拉了进门。

    「我买了排骨,今天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

    孙淑芳说完,扭着屁股朝厨房走去。

    秦浩可以从她的身后,看到她的那双未曾被浴巾裹住的大白腿上面的软肉,

    随着走动上面的嫩肉还不由得抖动着。

    这直看得他不停地咽口水。

    他看了会儿电视,大约半个多小时吧,孙淑芳把菜端上了餐桌。

    秦浩于是乎坐到了餐桌旁,同孙淑芳一起吃起了饭来。

    「老婆,我发现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扒了几口饭,秦浩看向孙淑芳道。

    「咯咯,是嘛?~」

    后者娇笑一声。

    「是最近在用什么护肤品吗?皮肤变得水灵了好多。」

    「是啊,还是很特别的哦。~」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吗?我也想用用。」

    「那可是女人才能体验享受的,你们男人可不行。」

    「这样啊,那算了。我的这张脸都上班看电脑看老了,哎,你们女人就是好

    啊。~」

    「好了,吃饭了,快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孙淑芳笑说着,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秦浩的碗里。

    秦浩将排骨放到了嘴里,嚼了起来。

    「怎么样?」

    「好吃是好吃,不过老婆,这...里面加的是什么调料啊?」

    「好吃嘛?那可真是太好了。」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孙淑芳听到秦浩这么说,嫣然一笑,随即她顿了顿,补充地说道:「调料什

    么的,我可不会告诉你哦。~」

    「还跟我玩神秘,你这妮子啊。~」

    秦浩哈哈笑了起来,随即又夹了几块排骨吃了起来。

    「还有汤,你也多喝点。」

    孙淑芳笑着盛了一勺黄瓜木耳豆腐汤到秦浩的汤碗里。

    看到秦浩听自己的话,吃着排骨喝着汤,孙淑芳笑着笑着中,逐渐浮现出了

    一丝淫荡似母猪的神情。

    秦浩所吃的排骨,被她放进了一味调料,要问那是什么,则是男人的精液与

    尿液。

    想之前跟男人在床上疯狂操逼结束后,他听了男人的话,将男人射到她骚浪

    逼穴中的精液,以及最后男人干得来尿了,干脆不去厕所直接撒到她体内的尿液

    收集起来,作为调料混入到了红烧排骨当中;而汤里面,她则听男人的,用自己

    的尿液以及操出来的骚水混进了里面。

    味道方面,她作为一名长期做菜的家庭主妇,怎么不知道调味呢?那恶心肮

    脏腥臭的味道,在她的厨艺之下,全都变成了真真意义上的「调料」。

    秦浩死也不会想到,自己此刻正津津有味吃的菜里面,竟然会有以上所述的

    东西,如果他要是知道的话,怕是死也不会吃的吧?吃完之后,秦浩拍了拍肚子

    ,看到孙淑芳收拾碗筷进了厨房的靓影,微笑道:「老婆,明

    天周末,我们出去

    逛逛吧?」

    「出去?」

    孙淑芳听到秦浩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转头疑惑地问。

    秦浩点头,「我们许久没有一起出去过了,这次我们一起出去吧。」

    「额......」

    「怎么了吗?」

    看到自己老婆犹豫的样子,秦浩不由得问道。

    「没什么,当然可以啊。~」

    「那好!」

    卧室。

    望着老婆裹着浴巾的完美的成熟的肉体,秦浩舔了舔嘴唇,笑道:「老婆,

    我们今天晚上那个一下吧。」

    「你什么意思?」

    孙淑芳躺在床上,修剪玉足上面的脚趾甲,闻声不禁问道。

    「就是,就是那个啊。」

    孙淑芳思忖了小会儿,想到了什么,回应道:「不了吧,我今天累了。」

    「可是,我有些忍不住了呀?」

    秦浩听到她这么说,搓手笑道。

    孙淑芳凝视了他片刻,吐出了一口兰芳,道:「好吧。不过,可不是做爱,

    我用脚帮你弄出来。」

    「这个......」

    「不乐意吗?那算了。」

    听到秦浩犹豫的语气,孙淑芳微微皱了皱柳眉,语气澹了几分。

    「好好,既然老婆你这么说,那你就用脚帮我吧。」

    孙淑芳剪完了指甲之后,让秦浩躺在地上,脚随即伸了过去。

    「等等!」

    「啊?」

    「穿上丝袜吧。」

    秦浩去衣柜拿出了一条黑色的薄丝袜,笑道。

    孙淑芳吐了口兰芳,「你们男人怎么都喜欢丝袜啊?」

    「老婆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既然你要人家穿,那人家穿好了。」

    孙淑芳说罢,将秦浩的丝袜抓过来,随即套向了自己的大白腿。

    很快一对丰润的,弧度鲜明的黑肉丝美腿出现了。

    看到这般,秦浩欣喜地躺在了地上,在期间,他不忘倒上几滴润滑油在自己

    脱掉裤子后的鸡巴上。

    做完这一切,他怀着期待的心望向了自己美艳的老婆,等着她的玉足美腿临

    幸。

    很快,他便看到了孙淑芳伸出了黑丝玉足朝向自己的鸡巴。

    是错觉吗?他无意间看到了自己老婆的那张俏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情

    ,虽说只有刹那的功夫,但是他确实是看到了。

    那神情有些朦胧,但似乎,大有厌恶的味道......他还思索着什么什

    么的,倏然,就觉得自己的胯下一阵舒爽。

    他看到自己的老婆此刻开始用她的脚给自己做起足交来了。

    她的身材丰满,就连玉足上也颇为肉感。

    柔软的足肉应着丝袜的轻柔滑腻,他直觉得自己的龟头上阵阵酥麻。

    片刻,他的鸡巴硬了,也是非常的巧,他的鸡巴才硬,一道透明白水线从自

    己的龟头里面弧度不大的喷了出来。

    秦浩一脸舒爽满足,片刻道:「老婆,帮我擦一下。」

    他话才说完,几张纸巾飘到了他的身上。

    「不了,你自己来吧。」

    秦浩看到老婆躺在了床上,美背向着自己,想到她说累了,也不多话了,自

    己擦拭起了胯下鸡巴周遭的水渍。

    不像粘乎乎的精子,精水擦起来很是容易,一擦便干净了。

    而且上面,还没有什么怪味道。

    射出之后,他的睡意大好,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打起了鼻鼾。

    睡着的他万万不会想到,他才睡着没会儿,与他家间隔一堵墙的邻居家家里

    ,此刻正发出着浪荡嚎叫声。

    那来自一个女人,一个非常美艳却又极其淫荡的女人。

    此刻只见她浑身赤裸着,骑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奋力摆动着自己的柳腰。

    两个悬在前面的大奶子各方位甩动着,丰腴的大屁股一次次砸向男人的胯间

    ,发出着极响的「啪啪」

    声......翌日,秦浩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他发现自己的老婆已经不在床上了。

    他穿好衣服出来,果真如他所想,看到自己的老婆此刻在准备早餐。

    「醒了,赶紧去洗漱然后来吃饭吧。」

    孙淑芳看到他,娇笑道。

    秦浩点了点头,去洗漱了,洗漱完毕后,他来到了餐桌。

    「这粥你尝尝味道怎么样,我加了点海鲜酱。」

    「海鲜粥吗?」

    秦浩闻声,喝了一口,「不错,味道不错,咸咸的让人食欲大开。」

    「即然如此,你多喝一点,我煮了有一锅呢。」

    「你不喝吗?」

    「咯咯,我已经喝了有半锅了。~」

    孙淑芳捂嘴一笑道。

    「哇,你这么厉害啊,能喝半锅?!」

    「还好啦,那个你要把余下的半

    锅全都喝掉哦,你可不要告诉我比不过我一

    个女人呀。」

    「这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看你老公我的!」

    秦浩说罢,一口闷掉了碗里的州,随即来到了厨房,开始盛舀起了锅中的粥。

    「乖乖,这么多,真有半锅啊。」

    「不然呢?你可答应好我的,要把这些全都喝掉的,不能骗人家耍赖哦。~」

    「哼,谁怕谁啊!~」

    秦浩轻哼一声,咽了口口水,舀起了粥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喝完的,反正等他喝完,他的肚子大了整整一大圈,不

    停的打饱嗝,甚至还有些要呕吐。

    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私下还是不由得怀疑老婆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么多的

    粥,她喝了半锅?真的假的啊,这么多喝下去,岂不要撑死,我一个男的喝了这

    么多都快要吐血了,她一个女人......实际上呢,其实真如孙淑芳所说,

    她是真的喝了有半锅。

    至于为什么,呵呵......待孙淑芳收拾好了碗筷,整理好了桌台,秦

    浩觉得自己的胃里面的粥消化了一点儿,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至少让他不觉得那

    么撑了。

    「老婆,准备好了我们出去吗?」

    「好的,不过等一下,我去换个衣服。」

    「换什么衣服啊,这身衣服挺好的啊。」

    秦浩去拉孙淑芳,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手很快感受到了一阵麻痛--

    --他被孙淑芳拍开了手。

    「老婆,你,你打我做什么?」

    「啊,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孙淑芳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柔弱地道歉起来,「我,我就是觉得我们出去要

    隆重特别一点,所以我才......」

    「你个妮子这么注重仪式感啊,以前怎么没怎么瞧见?算了算了,你去换吧。」

    秦浩见她像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低着螓首,眼神中不由得多了几似宠溺。

    「嗯。」

    孙淑芳微微点了点螓首,随即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就在秦浩觉得自己胃里面的粥消化地差不多的时候

    ,孙淑芳出来了。

    秦浩朝她望去,当即被惊艳到了。

    他只见孙淑芳换了一件橘红色的旗袍,两条纤长肉感的白臂因为短袖的缘故

    裸露在外,下身两边开叉的缘故,使得两条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若影若现地出

    现着。

    应者高耸胸前衣表上的印花,以及孙淑芳自带的温婉,魅力十足,风骚卓越!「老婆,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样子的人吗?」

    「像什么人啊?」

    秦浩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笑道:「像极了民国时期的阔太太!」

    「那是好是坏啊?」

    「当然是好了,你见电视上那些演的阔太太哪个不是体格风骚,优雅动人的?」

    「咯咯,有你这句话,我在他面前更有自信了!~」

    「老婆,你说什么,什么他?」

    「没,没什么,我们出去吧。」

    秦浩感到有些奇怪想要去问,可是他很快就被孙淑芳给推出了门。

    出了门后,他还揣着疑惑想去问,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却恰巧打断了他。

    「这不是秦浩老弟吗?带着大妹子这是要出门儿啊?」

    秦浩循声看去,就见那是他的邻居,王虎。

    他说真的,对这个人很是不屑,既邋遢又轻浮。

    邋遢是他一直不修边幅,头发始终乱糟糟的,身上不碰见还好,一碰见总能

    嗅到一股酸臭味,就像是几天没洗澡的那种味道;而轻浮,他对谁说话都似乎不

    像是认真的样子,一直很散漫,有时候还脏话连片,像社会混混一样,简直带坏

    周围风气。

    但是即便这样,他表面上还是不能明说的,国人好面子,讲究‘装’,他也

    一样。

    只见他笑道:「是啊,王大哥。」

    「呵呵,我也恰好要出去,不如我们结个伴吧。~」

    「这个......」

    秦浩闻声有些犹豫,正当他犹豫之际,一团温软贴向了他的手臂,只见孙淑

    芳柔声道:「老公,王大哥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一同走吧。他也没有车什么的不

    方便。」

    「好吧,可我不知道王大哥要去哪里啊?」

    「我也是巧了,需要用到车,这样才能近一些,呵呵。是去兴隆广场。」

    秦浩心想,兴隆广场还真的要用到车,不然步行什么的话的确有点远。

    「那好,就送大哥你去吧。」

    「好嘞,谢谢老弟了!~」

    秦浩等人下了楼。

    秦浩坐到自己的车上,引动了发动机从车位出来,这时才想到了自己的老婆

    和王虎没有上车,连忙四周环顾,寻找起他们来。

    「不要找了老弟,我跟大妹

    子两人已经上来了。」

    秦浩通过后照镜,果真看到了坐在后面的王虎和孙淑芳。

    「我还以为你们不见了呢,吓死我了。」

    「呵呵,老弟肯定是上班太累,一直想很多心思了。」

    「老婆,你坐在后面干什么,坐到前面来。」

    秦浩对孙淑芳道。

    「不了,我坐在后面挺好的,你专心开车吧,我懒得下来了。」

    「好吧。」

    秦浩闻声,啧了啧嘴,无奈道。

    他闻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微微有了一丝莫名的酸意,不过既然自己的

    老婆这么说了,他也不能直接强拉不是?也就算了。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在路上,一直听到后面的二人像是知己一样,彼此聊得

    投机,王虎时不时就把自己的老婆逗得咯咯直笑,他的那一丝醋意愈发发酵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过,他总算是来到了兴隆广场。

    他心想这下子可以甩掉这个令他厌恶的男人,让他缓口气了吧?可是这时他

    妻子的话,让他的气卡鼻腔里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秽妻》,方便以后阅读秽妻【秽妻】(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秽妻【秽妻】(1)并对秽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