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心

【黑暗之心】(14)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HH308 本章:【黑暗之心】(14)

    2020年1月30日

    很快,陈安开着车,带着陈雪,以及黑老大黄淼以及他的手下关莉莉来到了

    陈安购买的别墅,将车停好,黄淼扛着挣扎不休的陈雪来到了地下室。

    「小兄弟,你这地下室,条件不错啊。」

    黄淼眼睛放光的看着阴森的地下室,把陈雪扔到了地上,四处打量,各种刑

    架,有竖着的门子型刑架,有老虎凳的刑架,有大字型的刑架,有滚筒型的刑架

    ,靠墙有一排玻璃橱柜,里面放着各种刀具,针具,手术用品。

    陈安找了个沙发躺了下来,嘿嘿的看着两个人:「小兄弟这三个字,可不是

    你能叫的。我正好还需要手下,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板,后台大老板。」

    黄淼愣了一下,冷冷的看着陈安,双手搓着拳头道:「我黄淼在道上可不是

    无名小辈,我上头还有老板。要不是今天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你以为凭这个小妞

    带着几个警察就想来抓我,想当我老板你怕不够格吧?」

    「你虽然看起来练过功夫,功夫还不弱,但在这座城里,想当我们老大的老

    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呵呵。」

    关莉莉很妖娆的笑着走了两部,但似乎牵动了伤口,两腿不自然的分开这,

    靠在了墙上,还有些怨毒的看着陈安。

    「不愿意就算了,那这个妞,你们自己搞定。」

    陈安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一阵虚影略过,原本在地上被绑成粽子样的陈雪

    ,绳索节节断开,嘴里的布条也被解开。

    陈雪一获自由,就立马一跃而起,清美绝伦的面孔冷冷的回头看了陈安一眼

    :「哼,等下再来收拾你。」

    「黄淼,关莉莉,你们的幕后老板是谁,你们这些国家的蠹虫,无论如何,

    我今天一定要抓你们回去。」

    陈雪脚步不丁不八,双手撑开,盯着两个人喝道,看起来是个悍妞。

    「抓我们回去,你先小心你自己吧。还记得你们警队里面的陆沁怡么,被我

    们炮制得可惨了,哈哈。」

    关莉莉靠着墙嘿嘿的笑道。

    陈雪听到陆沁怡这三个字,忽然发狂了,红着眼镜一脚飞踹过去,关莉莉一

    个踉跄的翻滚着躲了过去。

    「小兄弟,你这是打算与我们为敌吗?」

    黄淼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关莉莉,眼瞅着关莉莉被爆红了脸的陈雪像条狗一样

    被追得躲来躲去。

    「这妞怎么了,你们说的陆沁怡是谁?」

    陈安掏了支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道。

    「是她派到我们这里的卧底,要调查我们老板,被我们发现了,我们剥了她

    的皮,掏空了她的内脏,她嚎了两天两夜,过程我们录下来了,录像寄给了警局。」

    黄淼阴森森的看着陈安道。

    「哎呦,卧槽,你们势力很大啊。」

    陈安忽然来了兴致。

    忽然哐当一声,关莉莉虽然身手不错,但因为身上有伤,一个躲闪不急,被

    刑架绊倒,陈雪像是红了眼睛的雌兽,压在关莉莉身上,关莉莉趴在地上,一条

    手臂已经被陈雪控制,压成了一个可怕的角度,关莉莉发出一阵阵的惨叫。

    「喂,你手下出事了,还不去帮忙。」

    陈安道。

    「打架这种事情,不是我的专业。」

    黄淼摇了摇头,这他妈还是个有个性的黑老大啊。

    「说,谁是你们的幕后老板。」

    陈雪红着眼睛,从嗓子深处怒吼道,因为愤怒,清秀的马尾辫也在颤动。

    「嘿嘿,你的下场,也会和那小女警一样。」

    关莉莉狞笑着扭过头,虽然疼得满脸都是冷汗,但却依然嘴硬。

    陈雪怒不可遏,膝盖盯着关莉莉的后背,一声尖叫,双手用力,嘎嘣一声脆

    响,关莉莉的手臂就被扭断了。

    陈雪站起身来,对着关莉莉的双腿之间勐踢一脚,关莉莉一声惨叫,滑向墙

    角撞了一下就晕了过去。

    「我妹妹怎么会有你这种男朋友,和黑老大混在一起。如果你想将功补过,

    和我一起抓住这个犯人。」

    陈雪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绝美的面孔上挂着冰霜。

    「我如果帮你抓住这个犯人,你能让你妹妹和我交往么。」

    陈安笑嘻嘻道。

    「不行,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陈雪一口回绝,满脸冰霜。

    「听说你搞那个小女警,还录了像,能给我看看么?」

    陈安笑眯眯的转过头问黑老大黄淼道。

    「原来你也是个畜生,那就一起抓了。」

    陈雪一声娇叱,冲了过来。

    然后莫名的被弹了回去,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

    「录像我带了,在那个包里。」

    黄淼愣了愣,指了指掉在地上的黑色公文包道。

    陈雪不服气的翻身,

    一跃而起,又冲了过来,然后又给弹了回去,陈雪趴在

    地上,脸上显现痛苦之色,咳嗽了两声,嘴角有点血渍留了下来,但还是挣扎着

    站了起来,又冲了过来。

    然后又弹了回去,这次吐了口血,挣扎了两下,却爬不起来,对着陈安,趴

    在地上,喘着气,很不甘心的喝骂道:「你这么好的功夫,为什么要助纣为虐。」

    「你都不肯让你妹妹和我交往,我干嘛要帮你。」

    陈安走过去,像是拖死狗一样,拖着陈雪来到一个门字形的刑架上,把陈雪

    摆成大字型,悬空吊了起来。

    因为刚才下手好像重了些,陈雪应该受了点内伤,吊起来的时候,陈雪忍不

    住的惨哼了几声。

    仔细看看,这妞和陈雨诗一样,胸脯高高鼓鼓的,很有料。

    而且因为锻炼的原因,腿长腰细,面孔清秀,再加上身为女警,自然而然的

    摆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然陈安感觉心痒难耐。

    但陈安是个有耐心的人,这么好的材料,可以有很多的玩法。

    「小兄弟,我们有一本账册,被陆沁怡这个臭婊子偷出去了,说是交到了她

    妹妹手里,但是我们就算把她的皮剥了,她都没肯说她妹妹在哪儿。这个妞儿是

    她的头儿,我估计她知道,你能不能让我问问。」

    黄淼站在陈安身边道。

    「你准备用嘴巴问?」

    陈安撇了黄淼一眼道。

    「呸,你们休想,有什么手段尽管上。」

    陈雪在刑架上挣扎的晃了两下,眼里满是仇恨的目光。

    「当然得用点手段,我是一名医生,擅长妇科。」

    黄淼讪讪道。

    「急什么,你的那个录像呢,给我看看你们剥皮是怎么剥的?」

    陈安道。

    黄淼也不多话,弯下腰去皮包了翻了翻,找了盘录像带。

    陈安这个地下室什么都有,97年的时候,录像机这种老古董也准备了一台

    ,但投影仪是最新最清晰的。

    陈安找了张椅子,坐在刑架旁,对面的幕布上闪了闪,画面马上就清晰了起

    来。

    一间像是手术室的房间,一个清秀的姑娘,全身赤裸的仰面躺在了一个手术

    台上,手脚和腰腹部全用皮带固定起来,白皙的身子上满是各种伤痕,秀发彷佛

    瀑布一样垂落一侧。

    仔细看看这个姑娘,长得有点像影视演员殷桃,嘴唇上也有颗红痣,长相甜

    美可人,但似乎哭过,眼角的泪水已经干涸,白皙的脖颈里有一道可怕的红痕,

    像是被勒过,粉嫩的乳头还有点湿淋淋的,澹澹的乳晕上有点焦黑的痕迹,像是

    被烟头烫的。

    乳房下侧的边缘,有一道小的口子,估计被小刀割破得。

    然后白腻的腰身和肚皮上满是星星点点的掐痕迹,到了大腿内侧,更是青一

    块紫一块。

    姑娘两腿之间的阴毛已经被剃了,大小阴唇裸露在外,弥泛着水光,还有点

    白色的可疑物体。

    录像里,黄淼穿着白大褂,正在给自己戴手套,旁边的居然是一声护士服的

    关莉莉,正在帮黄淼系紧白大褂。

    「你们真不专业,动手术,居然不戴口罩,也不怕被感染。」

    陈安撇了撇嘴道。

    「没事,我们检查过了,这小女警身体很健康,没毛病,而且反正也没准备

    让她活着。」

    黄淼很无耻道。

    录像里,黄淼全副武装好了之后,站在手术台前道:「「陆沁怡,你想好了

    ,告诉我账册在什么地方,否则上了我的手术台,再下去可就难了。」

    手术台上,全身赤裸像是小白羊一样的小女警,听到这话,眼睛里有了点生

    气,然后充盈了怒火看着黄淼道:「妄想,你和你的老板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

    事情,我们队长一定会把你们绳之以法的。」

    「沁怡,我害了你啊。」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被吊在刑架上的陈雪,看着录像,低沉的呼唤着,眼角开始渗出泪珠。

    「你自己的队友都保护不好,当什么队长。」

    陈安雪上加霜的喝了一声,还在陈雪屁股上拍了一掌,手感真好。

    录像里,关莉莉用酒精棉球,擦拭着陆沁

    怡的身体,还用手指,分开陆沁怡

    伤痕累累的阴唇,酒精棉球塞了进去,只看到手术台上的陆沁怡忽然绷紧了身子

    ,额头上满是冷汗。

    「小姑娘,听姐姐的,你熬不过去的,赶紧说出来。」

    关莉莉俯下身子,盯着手术台上的陆沁怡道,然后手指还不停的在小女警的

    阴道里摸索。

    小女警似乎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眉头紧蹙,脸色紧绷,身子似乎还在颤抖,

    但却紧咬嘴唇,一声不吭,关莉莉冷笑着一只手压着陆沁怡的小腹,另一只手的

    两根手指在陆沁怡的阴道里,忽然加大了力量,甚至可以看到小姑娘白皙的肚皮

    上,手指的形状一拱一拱的。

    陆沁怡紧咬的嘴唇忽然松开了,嘴巴张开哼了一声,却又马上熬住了,冷汗

    立马挂满整个脸颊,全身虽然抽搐不停,却硬是熬住了一声不吭。

    「老板玩得挺厉害啊,这里面全是伤口,也不知道怎么弄的。」

    几分钟后,关莉莉把手指从陆沁怡的阴道里抽了出来,上面有些红白之物,

    再看手术台上的陆沁怡,像是从水里捞出来过一样。

    关莉莉抽出了手指,陆沁怡也彷佛松了一口气,但原本干涸的眼角,悄悄的

    挂起了几滴泪珠。

    「哼,看不出来吧,她在硬熬,你这么搞,她还是一声不吭,准备生扛呢。」

    黄淼冷冷道,然后开始准备手术刀。

    「老大,等等嘛,你一上手她就废了,我再来玩一会儿,只有女人知道女儿

    哪儿最疼。」

    录像里,关莉莉伸出手指,露出毒蛇一般的微笑。

    「行,给你五分钟。」

    录像里,黄淼道。

    关莉莉付下身子,两手扒着陆沁怡的大腿根部,扒拉着小女警的阴唇,伸出

    粉红的舌头在阴唇的内侧外圈舔了两下,然后只看见一头埋在小女警的两腿之间

    ,脑袋上下起伏。

    躺在手术台上的陆沁怡,脸色忽然变了,全身也在不停的扭动,特别是两条

    腿在不停的抖动,似乎关莉莉的舌头比她的手指还厉害,刚才还一声不吭的陆沁

    怡,这时候居然哭了。

    「啊,啊,不要弄了,我受不了了,我真受不了了啊,快停下,快停下..

    ...」

    陆沁怡哭喊着,扭动着,两只手挣扎着想伸到胯下,让关莉莉停下,但关莉

    莉似乎没一点停的意思,脑袋埋在陆沁怡的两腿之间,摇晃得更厉害了。

    「你这个手下这么厉害,光舔也能让这个小女警嚎成这样。」

    陈安听着录像里的声音,胯下硬的像甘蔗一样。

    不行,忍不住了,站起来抱着陈雪,三下五除二,也不管陈雪怎么挣扎,怎

    么怒骂,就把陈雪的警裤给脱了下来,下身只给她留了一条粉白色的三角裤。

    陈安从背后环腰抱住陈雪,然后一手托住陈雪的屁股,两根手指一分,陈雪

    的内裤就被扒拉到了一边,然后搓着陈雪的阴唇,手指在内裤里前后左右的搓动

    着,各种粉嫩滑腻,胸腹间感受着怀里的美丽警花的挣扎。

    黄淼瞥了陈安一眼,轻轻的哼了声暴殄天物,然后解释道:「关莉莉外号毒

    蜂,手指、舌头、牙齿,这三样武器,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熬不过她,她对女

    人的弱点很有研究。」

    黄淼又看了看墙角的缩成一团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关莉莉有些不舍道:「关莉

    莉对付女人比男人厉害,如果你有什么女人要调教的,交到她手里一定听话。」

    录像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绑在陆沁怡腰腹间的皮带居然断了,身

    子勐的弓起,双手紧紧的抓住手术台的边缘,然后下身忽然噗呲一声,一股水柱

    喷了出来,浇了关莉莉满头满脸都是。

    「嘿,这妞,还真有劲儿。」

    录像里,关莉莉抬起头,满脸湿哒哒滑腻腻的,还妖艳的伸出舌头在嘴唇上

    转了一圈,然后像是在咂巴着味道。

    「啧啧,真会玩儿,女人玩女人,还能玩出高潮了,你这不是拷问,这是在

    让她爽吧。」

    陈安抱着被吊起来的陈雪道。

    「不不,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这种高潮,哪怕是妓女也不行。这个小女警虽然

    上手术台之前被狠玩了几天,但本质上还是个小姑娘。如果是个处女,被这样玩

    一次,能两天下不了床。上次有个不听话的小姑娘,我们老板看上了,但居然不

    肯陪我们老板,才十四岁,交到她手里,直接给玩坏了,连续高潮了十次,最后

    大出血,求饶也晚了。」

    黄淼解释道。

    「畜生。」

    陈安和陈雪异口同声道。

    「嗯,你说得对。」

    陈安抱着陈雪,托着陈雪光熘熘的屁股,手指还插在陈雪的阴道里,感受着

    里面的

    温暖与滑腻。

    「呸,你也是畜生。」

    陈雪在陈安的怀里挣扎道。

    陈安摸索到陈雪阴道的前端,两根手指把陈雪的阴蒂给捏住了,然后用力掐

    了一下,陈雪一声惨叫,一下子就软在了陈安的怀里。

    「那等下看看你的手下还活着没,是个人才,毁了太可惜了,正好我还有几

    个妞欠调教。」

    陈安道。

    「没事,她死不了。」

    黄淼看了一眼道。

    录像里,关莉莉抚摸着躺在手术台上,不停地喘着气的陆沁怡道:「小妹妹

    ,怎么样,听姐姐的,说出来,否则后面有你好受的。」

    「妄想,你们一定会被抓起来的,就算我死了,我们队长也会为我报仇的。」

    手术台上,陆沁怡有气无力的喊道。

    「喂,这妞要让你报仇,你咋办。」

    陈安从背后抱着陈雪,手指从阴道里抽了出来,然后从滑腻的肚皮向上摸索

    ,若不是亲手感受的话,紧绷的警服里,是怎样一副惹火的躯体,陈安从警服里

    ,扒开乳罩,直接攀上了那热乎乎,软绵绵,滑腻腻的高峰,揉搓着陈雪的乳房

    ,手指捏的陈雪的乳头,搓着拽着,感觉老二快要爆掉了。

    「你帮我抓住这两个犯人,我的身体可以交给你,想怎么玩都行,你看怎么

    样?」

    陈雪忽然冷静下来道,一番话说的陈安措手不及。

    陈安把手从陈雪的衣服里抽了出来,然后憨厚的挠了挠头道:「不行,我喜

    欢的是你妹妹,我不能做对不起你妹妹的事情。」

    一番话说的陈雪面红耳赤,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黄淼倒是补了一句:「小

    兄弟,你挺无耻的啊。」

    「如果,你能说服你妹妹,你两一起陪我睡觉乱搞,这样就不会对不起你妹

    妹,然后我也能答应你条件,你说怎么样。」

    陈安继续无耻道。

    「呸,休想,你们果然是一丘之貉。」

    陈雪忽然醒悟过来,怒骂道。

    录像里,手术台上的陆沁怡开始惨叫起来,原来剥皮已经开始了。

    录像里的黄淼,看起来果然当过医生,手术刀在他的手里运转如飞,一道红

    线从小女警的脖颈处延伸到会阴交汇处,然后皮肤沿着中间这条线向两侧分开。

    陆沁怡在手术台上不停的挣扎怒骂,期间夹杂着各式各样的惨叫声。

    在手术刀进过陆沁怡的乳房的时候,为了剥皮的方便,关莉莉笑嘻嘻的捏着

    陆沁怡小巧的奶头拎了起来,让乳房更加高耸,手术刀经过乳房边沿,从皮肤下

    面推进去,然后轻轻一划拉,皮肤就和肉体分离,粉红色的肉就露了出来,献血

    滴滴答答的沿着手术台往下滴。

    在手术刀经过乳头的时候,录像里黄淼彷佛魔术一般飞快的手慢了下来,配

    合着关莉莉捏着乳头的手指,慢慢的剔着。

    这时候手术台上的陆沁怡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甜美的面孔上,脸色刷白,白

    皙的脖颈里青筋跳动,却居然硬气的还是不肯求饶。

    「这妞是我见过有骨气的,小姑娘因为还没哺乳过,乳头的乳腺小管还没长

    熟,需要慢慢剔着,否则会影响剥皮的效果。这种痛苦,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

    黄淼站在陈安的旁边,仔细的解说道。

    「你们真残忍,怪不得这妞拼了命也要抓你们。」

    陈安道,被吊在刑架上的陈雪,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录像里,残忍的事情还在继续,白色的皮肤与红色的肉逐渐分离,陆沁怡像

    是被脱了衣服一样,皮肤挂在手术台的两侧,裸露在外面的满是鲜血淋漓的肉体

    ,两个曾经高耸的诱人的乳房如今只剩下红红的肉团。

    上半身剥完了,准备要剥下半身的时候,录像里,关莉莉拿了个细长的金属

    棒递给黄淼道:「老大,这妞这么硬气,不如咱们玩玩这个吧。」

    「这是妇科用品,里面有个开关,按一下,头上能伸出个钩子,从小姑娘的

    阴道里捅进去,再勾住往外一拉,能把魂儿给勾出来。」

    黄淼站在陈安的边上解说道。

    「真会玩儿,这是妇科用品,我怎么没见过?」

    「我发明的。」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x

    FF2D;

    录像里,关莉莉把金属棒递给了黄淼,黄淼一手按住陆沁怡已经没有了皮肤

    的肚皮,然后关莉莉扒开了陆沁怡的阴道口,引导着黄淼把金属棒探了进去,从

    金属棒从阴道口进去的长度来看,都有三十公分了,不知道插到哪儿去了。

    然后黄淼按了下金属棒底部的开关,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陆沁怡忽然像是被

    打了强心针一样,一声非人的惨叫声让人听了心颤。

    黄淼紧紧的按住陆沁怡的肚皮,把她要拱起的身子给按了下去,然后握住金

    属棒轻轻的转了转,刚才还在硬扛的陆沁怡一下子就痛哭失声:「疼啊,疼死我

    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就说呗,账册去哪儿了,交出来。」

    关莉莉摸着陆沁怡胸口的肉团道。

    陆沁怡凄惨的扭过头,又不说话了。

    然后黄淼就抓住陆沁怡阴道口的金属棒往外拽,陆沁怡挣扎得像砧板上的鱼

    ,惨叫哭喊求饶:「饶了我吧,我说,我说,别拉了,疼死我了。」

    黄淼停下了收,这时候陆沁怡阴道口的血已经开始哗哗的往下流了。

    「账册在我妹妹那里,我让她交给我们队长,不知道她交了没有。求你们了

    ,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

    陆沁怡在手术台上哭泣,求饶。

    「听说她妹妹长得不错,咱们老板最恨背叛他的人,找到他妹妹,交给老板

    吧。」

    黄淼擦了擦手道。

    「好了,说说看,你妹妹在什么地方,说出来了,我就让你解脱。」

    毒蜂关莉莉抚摸着陆沁怡的肉体道。

    听了这话后,陆沁怡这妞不知道又发了什么神经,彷佛来了力气,骂道:「

    你们敢打我妹妹主意,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如果不说,那你只能做鬼了。」

    录像里,黄淼阴恻恻道,然后抓住金属棒往外抽,而刚才还像打了鸡血在怒

    骂的陆沁怡,一下子没了声音,嘴巴长了老大,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听到喉咙里

    咯咯的声音,然后下体的阴道口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景象,一个肉团,在被阴道里

    金属棒顶端的钩子给拽了出来。

    然后躺在手术台上的陆沁怡忽然像是抽风一样乱颤,一条血柱从下体喷了出

    来,凄厉的惨叫这时候才从陆沁怡的嘴巴里喊了出来,嘴角开始渗出一丝红线,

    估计是疼得咬破舌头了。

    「糟糕,血崩了,快止血。」

    黄淼和关莉莉一阵手忙脚乱,但手术台上的陆沁怡生命体征越来越弱,一个

    如花少女,一个美丽警花,就被这两个畜生给玩死了。

    录像停了,被吊在刑架上的陈雪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

    陈雪上半身还穿着完整的警服,而下半身只有一条堪堪遮羞的三角裤,哭得

    梨花带雨,最是容易引发兽性,陈安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小兄弟,这种烈性姑娘,强上了没意思。把她揉搓服帖了,然后虽然心有

    不甘,但又不得不好好伺候你的时候,那种味道最让人享受,要不要试试。」

    黄淼站在陈安身后道。

    「你能把她揉搓服帖。」

    陈安道。

    「那当然,这个我们专业。」

    黄淼道。

    「交给我吧,什么样的贞洁烈女,我都能调教得服服帖帖。」

    关莉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一瘸一拐的爬了过来。

    「那我给你们一个人一刻钟,搞定这妞,然后别搞得血刺呼啦的,我不喜欢。」

    陈安道。

    「行,没问题,我先来。」

    黄淼脱掉外套,准备上手了。

    「然后我还有条件,如果半小时搞不定这妞,我可就要把你们交给警察了,

    毕竟你们这种坏人抓起来,也是为安定社会做贡献。」

    陈安扭过头对陈雪道。

    「呵呵,你这小兄弟还真搞笑。」

    关莉莉扭着水蛇腰想要缠过来,却不妨牵动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滚蛋,我时好时坏,全在一念之间。」

    陈安一脚把关莉莉踢飞了。

    「只要你帮我抓住这两个坏人,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但你这样

    的人,不能打我妹妹主意。」

    陈雪被吊在刑架上忽然盯着道。

    「切,只要你把你妹妹送给我玩,我立即把这两个坏蛋抓起来,要不然,你

    熬过他两这关也行。当然你要受不了,求饶的话,我看在你妹妹面上,也能放过

    你,但坏人可就跑啦。」

    陈安撇撇嘴道,陈雪则一言不发。

    「好了,小兄弟,你别做好了人,让我来吧。」

    黄淼走到陈雪身前,狞笑着伸出手要解陈雪警服上的扣子,陈雪扭过头,眼

    圈里泪珠在打转,脸颊也

    羞涩的透红,轻咬着下嘴唇,准备迎接羞辱与虐待。

    陈安忽然有些不忍心,然后道:「行了,衣服就别脱了,毕竟是我女朋友的

    姐姐,玩坏了我怎么泡她妹妹啊。」

    「呵呵,小兄弟,你还真是奇怪。但那这样不好下手啊。」

    黄淼道。

    「这里有一盒针头,你拿去用,能不能让她求饶,就看你了。」

    陈安走到橱窗里拿来一盒医用针头,递给黄淼道。

    「混蛋,以后你离我妹妹远点,出去了我一定抓你。」

    陈雪在刑架上挣扎的骂道,白花花的大腿晃得陈安口干舌燥。

    「有这东西就成。」

    黄淼信心满满的拍拍手里的一盒医用针头,撕掉包装,然后狞笑着对陈雪道

    :「小妞,在我手上的小姑娘没有不求饶的,你赶紧把知道的说出来,然后把你

    妹妹送给这位小兄弟玩玩,我们就放过你,你看怎么样?」

    「不错,这句台词我喜欢。」

    陈安拍手鼓掌道。

    「我不会让陆沁怡白白牺牲的。」

    陈雪冰冷的面孔盯着黄淼道。

    「那就怪不得我了,虽然小兄弟不让我脱你衣服,但我有各种办法收拾你。

    嘿嘿,这么大的胸,不知道等下针扎起来你疼不疼。」

    黄淼伸出手攀上了陈雪的警服,在高耸的胸部上揉搓着。

    陈雪一眼不发,扭过头,干脆不看黄淼这家伙。

    黄淼抽出一根针头,隔着警服握住陈雪的乳房,然后针头从警服外面刺了进

    去,针头大概有两寸,刺进去了一寸后,肯定到了乳房里面去了,但露在外面的

    还有一寸。

    黄淼不急着往里刺,反而隔着警服捏着陈雪的乳房,似乎在感受着手感。

    「这丫头还是个雏,奶子里面的乳腺很明显,有个硬核,而且发育的非常不

    错,虽然隔着衣服,但如果脱光了,身材一定火爆。」

    黄淼解说道。

    「不许脱衣服。」

    陈安摆摆手。

    黄淼无奈的继续抚摸揉捏着陈雪的乳房,隔着警服与乳罩,感受着乳腺中央

    的位置,另一只手捏住针尾,开始往里推,推了两次大概都没对准位置。

    刚开始陈雪还是咬着牙在硬撑,当第三次针头再插进乳房的时候,陈雪一声

    惨叫,原本紧绷的身子忽然软了下来,任由绳索吊着陈雪的手臂,额头上的秀发

    瞬间被冷汗打湿了。

    「滋味不好受吧,快说,小女警的妹妹在什么地方,你是她队长,一定知道。」

    黄鑫从陈雪的背后,抓着她的马尾辫,把她提了起来,冷冷道。

    「我是不会出卖战友的,别白费力气了。」

    陈雪的乳房虽然疼得直冒冷汗,但却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就别怪我了,这里有满满的一盒,你慢慢消受吧。」

    黄淼把陈雪拽了起来,然后把刑架上的绳索系紧,让陈雪没有了挣扎的余地

    ,呈大字型的被吊在半空,然后打开针盒,开始一根一根的往陈雪的乳房里刺,

    由于找准了位置,黄淼每次都能把针尖刺入陈雪乳房最深处,神经最密集的地方。

    陈雪咬牙硬扛,实在忍不住了,就痛哼一声,但十分钟过去了,一声求饶的

    声音都没有。

    一盒支注射针头,全部被黄淼扎在了陈雪的乳房里,高耸的警服,沿

    着胸部一圈,像是两朵向日葵开在了胸口。

    陈雪疼得直吸凉气,脸颊上的汗水,已经将秀发粘在了面孔上,清秀凄美。

    「小兄弟,忍得难受吗,要不要我帮你一下。」

    关莉莉扭了过来,妩媚的笑道。

    「滚,骚货。」

    陈安可看不上这样的,关莉莉也不气恼,就站在陈安身旁,继续看着黄淼给

    陈雪用刑。

    「你还不说吗,你奶子这么大,后面的刑罚你熬不住的,你可想清楚了。」

    黄淼残忍的对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陈雪道。

    「畜生,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送进监狱。」

    陈雪满头冷汗的对着黄淼冷冷道。

    黄淼也不多言,扔掉已经空了的针盒,隔着警服,按了一下陈雪高耸的乳房

    ,陈雪没忍住一声痛哼,黄淼残忍的笑了笑,然后双手覆盖上陈雪高耸的警服,

    然后用力揉搓。

    这一下子陈雪再也熬不住,放声惨叫,肉眼能看见警服上一圈一圈的褶皱,

    然后衣服里面的乳房,已经不知道被乱窜的钢针给刺成了什么样子,陈雪颤动着

    身子想往后缩,但被黄淼从背后用膝盖盯住腰,没有了躲闪的空间,随着黄淼的

    揉搓,两个被扎成向日葵一样的乳房变换着各种形状,陈雪只能摇晃着脑袋,马

    尾辫在不断摆动,彷佛能减轻一些痛楚。

    「熬不住就说呗。」

    陈安看得热血沸腾。

    但陈雪除了

    惨叫,颤抖外,一句求饶的话都没说,慢慢的,警服开始被染红

    ,血迹从警服里留了下来,甚至染红了了她的小内裤,可以想想,陈雪的乳房是

    糟了多大的罪。

    「时间到,行了,搞不定就撤吧。」

    陈安看了看时间,喝止道。

    「小兄弟,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搞定她。」

    黄淼松开陈雪,很笃定的说道。

    陈安懒得废话,抄起根棍子,一下子把黄淼着家伙给敲晕了。

    妈的,看得老子热血沸腾,不先泻火怎么办,这个黑老大当得还不如他手下。

    果然关莉莉看都没看黄淼一眼,然后很谀媚的献殷勤道:「小兄弟,要不您

    先干一炮,然后我再来拾掇拾掇。」

    「去把这个妞奶子上的针拔了,上身的衣服都给我脱了。」

    陈安命令道。

    关莉莉一瘸一拐的去了,把陈雪的警服用剪刀剪开,针头一个个的拔掉,陈

    雪彷佛已经被揉搓的没有了力气,除了在拔针头弄到伤口的时候哼了几声外,有

    气无力的被挂在刑架上。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暗之心》,方便以后阅读黑暗之心【黑暗之心】(1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暗之心【黑暗之心】(14)并对黑暗之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