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娼馆

一夜娼馆(03)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午夜钟声 本章:一夜娼馆(03)

    一夜娼馆(03)深入

    字数:8713

    2020年1月29日

    “嗨,哥,我是2号。”

    这次轮到青岛女孩为刘牧服务了,应他的要求,女孩没有穿着任何特别性感

    的服饰。就是当日那身体恤衫配短裤的打扮,就是刘牧约7号那日见到她时的模

    样。长发披肩,略微染黄,2号女孩活力四射,笑嘻嘻地与他牵手上楼。

    阴暗狭小的房间里,女孩脱去了上衣:“要不要摸摸?”

    刘牧的手发颤,2号竟没有戴胸罩,一对挺翘的椒乳就这样被他攥住了。

    “哥,你有女朋友没?”

    “我……有的。”

    “哇,那我岂不是给你女朋友戴绿帽了!”2号兴奋极了,俯下身子,亲吻

    刘牧的脖子,“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有做爱了吗?”

    刘牧环抱着2号绵软滑腻的腰肢,感受着她的亲吻,只觉得一阵阵热流鼓动

    着自己的下体。女孩身上很香,仿佛香水的味道,还有她温热的舌头,细密亲吻

    着他的脖颈,乃至肩膀。

    “没有……还没做过。”

    这张床不是很宽,也就可容一人,旁边墙壁没有任何装饰,刮大白而已。房

    间很小,床头柜几乎紧贴着另一堵墙,隐约有些霉味。

    “姑娘,你这是香水吗?”

    “怎么会,那你岂不是没法跟女朋友交待?我们都是不让用香水的,这都是

    沐浴液。”

    女孩趴在刘牧身上,自上而下亲吻他的胸膛和小腹,然后在阴茎附近打转。

    刘牧一动不敢动,任由女孩肆意妄为,过不多时,C套餐已经接近尾声了,2号

    轻轻攥住刘牧的阴茎撸着。

    “舒服吗?”她撸着刘牧的阴茎,并叫刘牧抚摸自己的乳房,“上次的7号

    让你摸了吗?”

    “没有……”

    “嘿嘿,那你是喜欢我呢,还是7号呢?”

    “你……”

    随着闲聊持续,刘牧胆子大了,开始抚摸2号的大腿。真是滑腻柔软,2号

    和7号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她很享受自己的抚摸,笑盈盈地瞧着自己,然后她附

    身贴上刘牧的身体,在他的两侧面颊轻轻亲吻着。

    “跟你说一个秘密哈……”

    2号把上身紧贴着刘牧的胸膛,一对挺翘的乳房,乳头硬挺挺的:“我现在

    也是有男朋友的哦。”

    一阵强烈的电流猛地涌上刘牧下体,阴茎骤然坚挺:“真的?!”

    “嚯,这么让你兴奋吗?”2号诧异而好笑,瞧着手里的小刘牧,“你是不

    是觉得,当我男朋友好倒霉呀?”

    或许吧,但刘牧没打算这么说。2号倒是兴奋起来了,允许刘牧隔着内裤抚

    摸她的阴部,那里已经湿透了。刘牧的阴茎也随着女孩的手淫而愈发坚挺,他忍

    不住亲吻女孩的脖子。女孩允许他亲吻自己的乳房,不过避开了嘴唇,她不想接

    吻,也不打算脱去内裤,但其他随意。

    “啊……射了……射了……”

    终于,伴随一阵痉挛般的快感,刘牧将他积蓄许久的精液喷射出来。

    “嚯,这么多啊!”2号瞧着自己的手:“你看看,我满手都是!”

    接下来,2号服侍刘牧淋浴,走出卧室,穿过狭窄的走廊,到对面浴室里清

    洗。女孩浑身只剩下一条内裤,倒是刘牧仍有些挺立,阴茎在女孩清洗时还半软

    半硬着。

    “啧啧,我对象要是能有你这么精力充沛就好咯。”2号为刘牧清晰着下体,

    感慨道。

    “你对象……恕我冒昧,他知道你在做这个吗?”

    2号正在刘牧胸膛上涂抹沐浴液,她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那会分手的!”

    说着,眼瞅刘牧的阴茎再一次硬挺,2号表情有些戏虐:“要不要留个微信?”

    “留微信?”

    “来日方长……约炮呗。”

    2号冲刷着刘牧身上的浴液,看向他的阴茎,目光有些贪婪:“咱们会所只

    提供打飞机服务,所以我没法干别的,否则闹不好要被开除呢。你要是对我有兴

    趣,留个微信,回头咱自己开房,我随便你干!”

    刘牧诚然为自己阴茎尺寸而自豪,他呼吸有些粗重:“那好吧,留微信是吧。

    你真愿意让我干?”

    淋浴结束了,2号为刘牧擦干身体:“咱俩这不聊得也算可以嘛,年龄相差

    也不大,经过这事儿,咱也算是知根知底了。你有女友还在外嫖娼,我有男友还

    在外卖淫,都不是个好鸟。你当然想干我,我也挺想被你干的,那就交个炮友,

    有事儿没事儿干一炮呗?”

    这话真说到刘牧心底去了,他现在确实有将2号压在身下猛干的冲动。无论

    是2号还是7号,和梦颖都是不同一个类型的女孩,这种刺激是前所未有的。

    话

    说回来,这家樱桃SPA还有提供双飞服务呢……

    ……

    星期日下午三点,刘牧应邀,早早来到咖啡厅等候。时间刚过不久,与2号

    亲热的余韵似乎仍有残留,刚与她添加的微信也还在不断交换着信息,期间夹杂

    与梦颖不时的闲聊。

    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孩推门走进咖啡厅,女孩容貌精致,英气凌然,一对剑眉

    搭配高挺的鼻梁,恍惚间有种混血模特的气质。她穿着一条黑色的打底裤,披着

    件浅粉色的外套,扎着修长的马尾,一看便知有着深厚的舞蹈功底。

    余紫曼笑盈盈朝刘牧的位置走去。

    “刘哥,让你久等了。”

    “哪里的事,你一直在赶路,我只是在这儿坐着罢了。”刘牧客气地请她落

    座,“想喝点什么?卡布奇诺,摩卡,还是冰红茶?”

    余紫曼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今天风大,她戴着一顶棕绿条纹贝雷帽,将帽子

    放上窗沿,她笑得有些腼腆:“突然邀约,有些唐突了。”

    自交换微信以来,余紫曼和刘牧的聊天不是一日两日,她经常和刘牧分享在

    舞蹈学院生活的点滴,刘牧也曾介绍过自己的职业。七日播种,现在是收获的时

    节了,余紫曼对于刘牧工作的会所很有兴趣,因此提出了这次见面。

    “长安俱乐部濒临天安门广场,正对王府井大街,与全球250多家俱乐部联

    网,是中国最顶级的会员制俱乐部。我们壹夜会馆不胜荣幸,就是这联网俱乐部

    之一,每年都会接待许多尊贵的会员在此休闲娱乐。在这里工作,薪资只是最微

    不足道的收获,结识更高层的人脉才是真正的财富。”

    “那如果我去这里工作,具体都做些什么呢?”余紫曼从使者手中接过咖啡。

    “壹夜会馆占地面积极大,共有五层,无论是餐厅、室内温泉、会客区或任

    何娱乐功能区,都需要极多的服务人员。你的具体职责自然是取决于具体的应聘

    岗位,但即使最普通的端茶倒水的服务员,也是需要懂一口流利的商务英语,并

    懂得商务礼仪的。”

    刘牧缓缓介绍着。其实他也没有到楼上去过,作为外勤人员,他每日都在外

    搜寻目标,返回公馆后便直接去地下一层的员工宿舍休息了。不过薛莹早有为他

    准备资料,用功记忆,然后背诵给候选人就行了。

    “要求很高。”

    余紫曼的面颊略微泛红,欣喜之情跃于言表:“但报酬和要求匹配……刘哥,

    有时间能带我去你那里参观一下吗?”

    “今天就可以,或者任何你方便的时候。”刘牧自然巴不得能赶紧带余紫曼

    过去,这相当于他至少立刻赚到了500元!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那真是太好了,要不就直接选今天吧。”

    余紫曼的双手捧着咖啡,开心至极:“当然,至少要先喝完这杯咖啡的,你

    说呢?”

    刘牧自然乐得再小憩片刻。约莫两个星期了,他终于为自己赚到笔绩效,

    作为入行和入职均尚未满月的新人,这份成就着实不菲。就是不知道余紫曼能否

    确认在公馆入职了,若能成功,刘牧便可一次性赚到2500元奖金,距离他和梦颖

    的婚房之梦也就更进了一步。

    “真是谢谢你了,小余。”

    刘牧在心里想着,看着余紫曼同样十分开心的表情,心想何时抽空,非得跟

    梦颖好好分享一番这份喜悦。

    ……

    “爸,我出去一趟。”

    海淀区,民生嘉园小区,萧梦颖正往手包里塞着卫生纸。

    “这是要去哪啊?”萧藤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问着女儿,起身准备为自

    己倒茶。

    “找刘牧约会呗。”萧梦颖有些撒娇,有些羞涩,但动作不停,飞快地来到

    玄关穿好鞋子。她今日选的是一条浅黄色连衣裙,厚底增高帆布鞋,整个人顿时

    显得更加高挑了,却也更显一分青春靓丽。

    “是嘛,小颖啊,那你可要记得,千万不能喝酒。”萧藤忙不急叮嘱道,

    “记得早点回家,爸爸给你做晚饭吃。还有啊,出门过马路时小心汽车,手机记

    得随时开着GPS,你也记得叮嘱一下小刘……”

    “爸,知道啦……”

    萧梦颖眉宇间闪过一次无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现在还是一群高中生

    的班主任呢。再说了,咱俩最近到底是谁最需要被操心呀,就那么被孙莫雷忽悠

    着跑他嫖娼的地方送东西,还被警察抓个现行……”

    “小颖,怎么跟你父亲说话呢!”萧藤老脸有些挨不住,“爸爸这不是为你

    好嘛!”

    “好哒,谢谢老爸了还不行嘛,走啦!”

    出门锁门,萧梦颖来到走廊中准备坐电梯,看着楼层显示从B2一步步升起,

    她回忆着与父亲的种种,不禁叹了口气。

    今天出门不是约会,萧梦颖出门后叫了一辆滴滴,向朝阳区奔去。目标位于

    三元桥,也就是东北三环,半个多小时后,滴滴打车停在了一片平凡无奇的楼宇

    附近。萧梦颖付了车费,熟门熟路地走进写字楼直上第8层,然后敲响了“缘梦

    心理诊疗所”的屋门。

    “陈医生,打扰了。”

    “萧小姐,里面请吧。”

    安静密闭的房间里,萧梦颖躺上斜45度角的长椅。陈医生坐到对面,戴着黑

    色粗框眼睛,翻开笔记本,在开头写下今日的日期,以及候诊人的姓名。

    他略抬了下眼睛,向萧梦颖微微一笑。

    “那么,请问你今天想要倾诉的苦恼是……”

    ……

    壹夜公馆。

    余紫曼站在空旷的大厅中,出神凝视着天花板垂下的水晶灯。

    她亭亭玉立着,一双练舞的美腿,由黑色打底裤贴身包裹着,秀出完美的形

    体。她的粉色外套同样帖服身体曲线,纤腰翘臀,胸脯弧线恰到好处,配着尖俏

    的瓜子脸和英气的眉宇,真是一位无暇的美人。

    “您好,余小姐,欢迎光临壹夜,我姓薛。”

    薛莹迈着曼妙的步伐向她走来,并朝一旁的刘牧点头示意:“这边请坐吧…

    …”

    余紫曼仍在打量这里。大堂内饰以浅灰和淡金色为主,幽静淡雅,更有香水

    气息弥漫四周。但这里只能算是玄关,没有上楼的楼梯,向侧面走去,一条数米

    长的通道之后,另有一扇紧闭的大门。

    虽是次到访,但余紫曼隐约感觉到,那扇大门之后,才是这间会所真正

    的秘密所在……

    “那么薛姐,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到此为止,刘牧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能否使余紫曼加入会馆,是薛莹他

    们需要努力的事。交代之后,刘牧便轻车熟路地走进电梯,按下通往地下一层地

    按钮,返回住宿区域。

    说起来,虽然刘牧已在会馆居住了两个星期,对这里的了解却依然有限。因

    为他早就注意到,这里的很多布置都与普通的同类场所有着极大的不同。

    比如说这台电梯,按下楼层按钮后,还必须按下一个确定键,一共只有五层

    楼外加一个地下一层罢了,真不知道这么做究竟有何意义。再比如保密性,他作

    为公司的星探,在这栋会馆的活动区域仅限于门厅和地下一层的员工住宿区,其

    他哪里也去不了。虽然这其实也是理所应当。

    “管他呢,赚到钱就行。小余这可是主动请我给她介绍的,所以肯定会加入

    会馆的,那就是2500元的绩效。加上基本工资,我这也叫月薪过万了。房租没有,

    攒钱之余,我是不是又可以……”

    刘牧正胡思乱想着,幽静的、蓝色调的走廊中,恰好住宿区一扇门开了,一

    个极为年轻的姑娘走了出来。

    “嗨,这不是陈曦嘛!”

    陈曦没穿鞋子,只一双白色薄棉袜踩在大理石质地的黑色石板路上,听到刘

    牧的声音,吓了一跳:“刘哥,你回来啦!”

    刘牧大步朝她走去:“你这丫头,出门忘穿鞋啦。我这儿刚回来,给咱会馆

    介绍了一位姑娘。你这是要去忙什么吗?”

    两个星期以来,刘牧一直受到陈曦照顾。这位16岁的姑娘兼职打工,揽下了

    会馆里女仆似的职责,其中之一,就是为同事送餐。好在这员工住宿区面积不大,

    哪怕都住满了人,也就十个人罢了。而就刘牧目前所知,长期住在这里的员工除

    了他和陈曦,也就是薛莹了。

    “忙什么……倒垃圾。”

    陈曦是从自己房间里出来的,拎着一小袋垃圾,微微一笑,露出一对酒窝:

    “刘哥说招来了一位姑娘,好快啊,她现在在楼上吗?

    “北京舞蹈学院的女孩,身材棒极了!”刘牧竖起大拇指道,“比我预想得

    简单好多,2500元就这么到手啦。陈曦,要不要赶紧宰我一顿啊,过时不候!”

    “咯咯,拿到用不着啦。谁赚钱都不容易,你的钱,你收好就行了。”

    陈曦朝着电梯方向走去,路过刘牧身边:“

    回屋早点休息吧,今晚想吃什么,

    我给你准备。”

    一阵青春女孩特有的香气飘来,还有陈曦依然稚嫩的身形映在眼帘,刘牧顿

    时老脸一红:“真是辛苦你了,有什么吃什么呗,反正都挺好吃的。”

    “咯咯,刘哥好有意思。辛苦什么呀,都是工作。”

    陈曦咯咯笑着,留给刘牧一个背影,轻盈地消失在了走廊中。

    ……

    “我和父亲的关系……”

    萧梦颖闭着眼睛,但眉宇微微皱起,显得十分苦恼:“你想象一下吧,陈医

    生,有哪个父亲会一直从幼儿园亲自送孩子上学,一直送到大学本科毕业还没完

    的?哪怕我现在工作了,他依然要亲自开车送我去学校上班,再接我下班。然后

    只要我半夜八点没到家,不管是在哪儿跟谁玩,他都会不放心地给我挂电话……”

    陈医生记述着她的发言,提问道:“于是你希望摆脱他的控制,是这样吗?”

    萧梦颖摇了摇头:“摆脱……哪是这么简单的事。我的过去,是由他一步步

    塑造出来的。自从母亲去世,他将自己一切的精力都投入到我身上,希望我成才。”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陈医生点了点头:“企图摆脱控制,或者一定程度的叛逆行为,这都是可以

    预见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抵抗,无论这份压迫是善意还是恶意。你需要有

    所宣泄,但也应控制住宣泄的力度。萧小姐,你目前都有哪些放松的手段呢?”

    萧梦颖轻轻攥住拳头,闭着眼睛,冥思苦想。

    “我会跳舞,民族舞,学习其他舞蹈也都不是问题。我还会唱歌,认识几个

    乐队的朋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酒吧驻唱,开心开心。”

    “这个宣泄的手段是可以的。”陈医生不紧不慢地记录着,“保持住就行。

    另外根据你的描述,你父亲应该不会喜欢你的这份副业吧?”

    “他会杀了我的。”萧梦颖轻轻一笑,“要让他知道我穿着紧身皮衣在酒吧

    里载歌载舞的模样,那个老学究……呵呵……”

    陈医生点着头,继续记录着萧梦颖的倾诉。

    秒针滴滴答答地走着,会诊时间堪堪过半。

    ……

    “2500元就这样到手了……”

    刘牧盯着手机入账记录,欢呼雀跃。

    他没有亲自送别余紫曼,但已经收到微信留言,上面交代了结果。前后五分

    钟的功夫,薛莹便亲自下到住宿区找上刘牧,将这个好消息告知给他,连带着绩

    效奖金也到账了。

    “她的具体岗位,等入职后会安排的,何况入职还有培训,她需要度过试用

    期才能正式上岗。”薛莹如是向刘牧说道,“那女孩很有天赋,无论谈吐还是气

    质,身材还是容貌,都是一等一。”

    这样算来,余紫曼下个星期才会到公馆正式开始试用期生涯,三个月转正后

    才算正式员工。刘牧向薛莹询问有关公馆职位的问题,但被拒绝了,理由是

    刘牧入职时间尚短,还不能接触这些较为高端的秘密。

    “有道理。仔细算来,我还是没有试用期,直接就转正的员工。而像这样的

    高级会所,当然不能叫一个刚入职俩星期的人,随随便便地就把整个内部情况都

    摸清楚了。”

    既然暂且被拒绝了,刘牧也不打算考虑太多。他就是来赚取快钱准备买房的

    工薪阶层,顶多就是因为来钱实在迅速,同时包吃包住,所以能有闲钱出去潇洒

    罢了。

    “是啊,既然一口气赚到这么多,是不是也该……换一家了?”

    夜深人静,宿舍里只有一人,刘牧要么出门游玩,要么在房间里憋着。他不

    久前刚刚又跟梦颖闲聊了几句,但这自然是不足以打发掉整个夜晚的。他白天一

    直在外逗留,现在晚了,就不打算再出去了,于是打开电脑,心之所想,点开了

    收藏夹里的一个网站。

    春梦网,上面记载着全国各家楼凤、会所的信息,刘牧点开北京区域的页面,

    浏览记录上顿时出现了他已去过两次的樱花SPA.不过自然,除了这区区一家会所

    外,页面上可供选择的店家实在太多了。

    “均价2000以上的就免了吧,太贵太贵,我现在也就能承

    受1000以下的。”

    刘牧之前去过的樱花SPA属580元均价的档次,现在赚大钱了,他打算选一

    个八九百级别的。真是叫人兴奋,不同价位的会所都能有多少区别呢?他看过《

    一路向西》,华丽惊人的会所,但东莞已经扫黄了,那种他只曾在电影或新闻里

    看到的场景,必然永远只能属于电影和新闻了。

    就这样告别樱花SPA略感不舍,刘牧也不知自己是在想念7号还是2号,这

    两个女孩各具特色。而且万万想不到,2号竟然还有着个男朋友,他居然嫖到了

    其他男人的女人,他竟给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戴了顶绿帽。

    “现在的女孩子真叫人不省心,这边有着男朋友,那边却在偷偷当小姐。”

    这情况着实让刘牧很兴奋。他倒是没跟2号发生实质性关系,但这还不够吗,

    何况他还跟2号互换了微信,以后绝对有机会发生实质性关系。

    2号有句话说得很对,刘牧算不上好人。自己不也是有着梦颖作为女朋友,

    却还在外面寻春吗?

    而且搞不好,他的处男就会交待在2号身上,这不更是给梦颖戴了一顶天大

    的绿帽?

    排除无用的思绪,刘牧在网站上寻找着。

    “欲仙阁。”

    一个同样位于双井地铁站附近的会所映入眼帘,均价800元,比之前的樱花

    SPA更贵了300.刘牧十分好奇,贵出这么300元,能有多少区别?

    添加QQ,过不多时,对方通过了。

    “哥,您好。”

    刘牧没急着回复对方,添加好友后就可以访问空间了。

    映入眼帘的是12个姑娘的相册,容貌都很不错,都是典型的自拍照,然后加

    一点滤镜或美艳,跟樱花SPA的差不多。

    “哥,今晚过来吗?”店家仍在询问着。

    今晚自然是不可能再去了,上午刚从樱花SPA的2号姑娘那儿出来,刘牧需

    要存储弹药,这样才能玩得够爽。

    “请麻烦介绍一下套餐哈,咱有空过去。”

    一分钟的功夫,没等刘牧欣赏完第二个女孩的照片,对方就发来了一张图片,

    上面详细列举了会所的服务项目。

    A套餐,制服诱惑、浪漫陪浴、漫游金身、毒龙钻、水磨胸推,玉女吹箫、

    口爆……一次,800元。

    B套餐,制服诱惑、浪漫陪浴、漫游金身、毒龙钻、水磨胸推,玉女吹箫、

    口爆……两次,1200元C套餐,B套餐全部,双飞,2200元。

    刘牧震惊了。口爆是什么概念?就像日本AV里演过的那样,男人将精液直接

    射到女孩的嘴里啊。他们会所居然可以提供这样的服务,简直是太让人激动了,

    这就是他成为AV男主角的机会?!

    还有水磨。一些风俗店题材的日本AV演过这个,刘牧记得一清二楚。在一张

    气垫床上,风俗娘将润滑液涂满全身,灯光下闪闪发亮好不淫秽。然后她爬到趴

    在气垫床上的男人身上,用涂满润滑液的身体来回滑动,那种感觉……

    “我竟然有机会体会到?!”

    决定就是这家了,整整12个姑娘,哪怕一人轮一次,也足够他消磨半年时光。

    当然,未必真要把所有人都试一遍,网站上还有很多家会所,他可以优先挑选最

    美丽的姑娘,比如说……

    “67号……”

    这一组照片不是普通的网红自拍照。

    67号是一个短发瓜子脸女孩,狐媚感十足,她穿着衣不遮体的情趣护士服,

    好一副饥渴难耐的表情。还有其他的照片,她穿着黑色蕾丝情趣内衣,抱着床边

    的一根钢管,似是在跳着舞,纤细的小腿勾在钢管上,就仿佛勾在刘牧的腰上。

    “我的妈呀……”

    绝对是这家店的头牌。

    相册的浏览次数最高,点赞量也最高。

    刘牧心动了,下星期找个时间,去找这个姑娘吧。

    ……

    “小颖,回家啦。”

    听到门铃声,萧藤憨笑着来到门口:“来来来,给你拖鞋,饿了吧,爸爸把

    饭都做好了。”

    萧梦颖在门口弯腰脱鞋:“爸,不是说不用等我吃饭嘛,我今天回来晚。”

    “还好还好,这才七点半,还有半个钟头。”萧藤回头看看表,笑道,“我

    给你做了最爱吃的炒茄子,包递给我就行啦。洗澡水也给你烧好了,吃完饭记得

    早点休息,可以继续看书学习,但不要熬夜啊。”

    “知道啦,爸……”

    家里没有别人。萧梦颖知道,虽然父亲正在恋爱中,但仍未发展到同居的程

    度。

    林茵是刘牧的表姐,比刘牧年长出十岁不止,已婚,育有一子一女。萧梦颖

    对于当姐姐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奇怪,父亲这老古董竟接受

    了跟女婿的表姐恋爱

    的事实。大概是因为他怎样都是长辈吧,自己的地位不可动摇,然后大家各喊各

    的就行。

    比如梦颖自己,不就一直喊林茵叫姐么。两人也就差了十岁,林茵也还未到

    四十,更是那样的一个美女。若是被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孩叫阿姨,不用别人如

    何,林茵自己就该郁闷了。

    “小刘刚来的消息,说赚到绩效了,很不错啊。”吃着饭,萧藤和女儿闲聊

    着。

    “是呀,这才刚入职还不到一个月,以后买房子的希望很大呢。”萧梦颖吃

    着茄子,心里则在想着与周医生的谈话,“爸,晚上兼职那里,最近有些学生该

    准备考试了,我可能回来得晚些哈。”

    “你们两个呀,就是赚钱赚得太狠了。”萧藤知道女儿在北舞的兼职,摇头

    道,“爸爸这里也是有存款的嘛。就算是急用钱,我的MBA课多招几个学生,或

    者做几套现场课程,十几万也就立马到手了。买房子是个长远计划,咱们应该先

    确定最终支出的额度,再反过来安排工作计划……”

    “知道啦,经济学教授……”正巧这时,电话响了,萧梦颖最后几口吧饭扒

    拉到嘴里,“我还有事,先走啦!”

    “嘿,这孩子!”萧藤还想再说几句,但女儿已经拿着手机跑进屋里了。

    萧家是三室一厅的布局,两间卧室,一间书房。萧梦颖冲进自己的卧室,舒

    舒服服地躺上床,尽管这通电话并不是男友挂来的,但只要能用来躲避父亲的絮

    叨就行。

    “小余,有什么事吗?”

    她的学生,北舞的校花余紫曼在手机里说道:“小颖老师,不好意思这么晚

    打扰你,是这样,我最近有点忙,上课的次数恐怕要减少了。”

    萧梦颖沉吟道:“你的成绩在学校里名列前茅,偶尔少上几节辅导课,不至

    于有太多影响。不过小余,就算忙,你也还是要跟上课程进度,不能落下太多,

    否则我对学校也不好交代,好吗?”

    “谢谢小颖老师,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哪里的话,咱们也算是同龄人嘛。”萧梦颖轻轻笑道,“最近忙,是因为

    找到男朋友了?”

    “小颖老师好八卦……没有!”能感到余紫曼在对面吐了吐舌头,“兼职挣

    钱罢了,再多的秘密不跟你说!小颖老师先谈好自己的恋爱再说!拜拜!”

    电话挂断了,萧梦颖看着之后手机上的画面,脸上原本的笑容渐渐平静下来。

    她紧跟着打开微信,找到刘牧的头像,朝他发去了一条信息。

    “跑我这儿挖墙脚的混蛋,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

    夜深人静,北京舞蹈学院的女生宿舍楼里,到处一片莺歌燕舞的气氛,不愧

    为男性的天堂。

    302房间里则显得安静许多,除去一名身姿优雅的女孩外,再无他人。

    余紫曼坐在书桌前,低头凝视着一份18页A4纸装订的劳务雇佣合同。

    页上,雇佣日期一栏,明确标注试用期从下个星期开始,为期3个月。

    转正之后的正式聘用期,从起始日期至终结日,一共是5年。

    “五年之后,我25岁……”

    寝室里,余紫曼穿得颇为清凉,除去一条三角内裤,直接光着修长的大腿。

    她着合同上的每一项条款,不知不觉间,感到阴部有些胀热,更甚至有种抽

    搐式的快感。她不由得合拢大腿,更不禁将手放到内裤上,在阴阜的顶部轻轻按

    压起来。

    “但这个秘密,又需要隐瞒多久呢……”

    凝视着一行行合同条款,余紫曼将手伸到了内裤里,单薄的衬衣上,两粒凸

    起清晰可见。

    夜深人静,莺歌燕舞的女生宿舍楼里,混入一缕少女的呻吟。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夜娼馆》,方便以后阅读一夜娼馆一夜娼馆(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夜娼馆一夜娼馆(03)并对一夜娼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