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阿密往事

迈阿密往事(0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lvwen 本章:迈阿密往事(02)

    2020年1月30日

    第二章

    E11even是一家夜生活的综合体,不能单独的说它是夜店,但是你又不可否认它是人们心目中对夜生活的嚮往。这里集合了夜店的属性:吵杂的电音或者摇滚乐、各种调製鸡尾酒或者烈酒,甚至还有传说中的苦艾酒,微醺或者烂醉的男人和女人,捡尸或者被捡的渣男以及浪女,同时这里会有大量的表演,更有脱衣舞的助阵燃气燥热的荷尔蒙。在酒精和节奏音乐的辅助下,任何一个来到这里享受夜生活的人,都会得到最值的夜生活体验。

    刘鬱就是在这里次被马修斯在卫生间“开苞”,让这个从小受到崇洋媚外薰陶的女孩人生初尝了国外大屌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家族基因的原因,食髓知味的她不但没有难为情的感觉,反而和国内的朋友们大肆宣扬外国男人的屌比国内男人的大,中国人就是不行等等放在文革时候一定会被枪毙的言论,大概是这种口无遮拦、胸大无脑的行为,遭到了全体国内同学的抵制,女孩一个个羞与之为伍,男孩更是破口大骂她是个烂货贱货,但是刘鬱毫不在意,只觉得这是国人普遍的“仇富”心里,来到迈阿密之后,花天酒地的生活让她乐不思蜀,根本没有学成归家,报效祖国的打算,当然,就凭她的读书水准,如果不是家里有钱,大学毕业后该考虑的就不是什麽报效祖国,而是怎麽报复社会了。

    此时此刻,刘鬱和马修斯、爱德华一起坐在了这家夜店的卡座里,自从次的三人行,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周,玩起来疯到没边的刘鬱一直没有去上课,三个人竟然一起生活了十五天之久,刘鬱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种被两个男人同时“宠爱”的感觉,用她心里的话来说,简直是嗨到爆。虽然马修斯嘴上一直说不介意,但一开始的时候,刘鬱还是很担心马修斯口是心非,不过直到现在,马修斯依然表现的如以往一般,彷佛完全不介意他的女朋友每晚被自己的好友肏到不断潮喷。

    劲爆的音乐声不断冲击着夜店中一对对男男女女的耳膜,让他们的交流不得不採用咬耳朵的方式。交杯换盏之间,三个人不知不觉就喝下了三瓶轩尼诗,外加两瓶波尔多,将近两个星期没出门,刘鬱忽然觉得外面的世界也格外美好,尤其是夜店,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生命中必备的娱乐场所,一边享受着振奋人心的节奏,一边品尝着美酒,和情人在昏暗的环境里互相挑逗,最后再去一个没人的场所打上一炮,没有比这更美妙的生活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马修斯和爱德华此刻正盯着台上那个豔俗的脱衣舞女,看的目不转睛,没人理会被晾在一旁的刘鬱。她不开心了,准确的说是很不开心,不就是胸比自己大一点,屁股也更大一点麽,有什麽了不起,刘鬱心里暗暗想着,等等,这个妖豔贱货怎麽看起来有些眼熟,他妈的,这不是马修和艾德嘴里整天挂着的莉莉麽,真是冤家路窄!她竟然是这里的脱衣舞女!艾德的品味也太差了吧!这些臭男人们真是没有眼光!舞台周围那些傻子,一个个口水都快要滴下来了!而且他们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麽,那些都是百元大钞,就那样一张张的被扔在舞台上,那些钱都够我买十个,不,一百个包包了!看着台上搔首弄姿的莉莉,此刻刘鬱的心理活动异常丰富。

    脱衣舞表演已经进行了一半,莉莉已经褪去了上场时穿着的职场女西装,正在随着音乐扭动腰肢,一颗一颗的解开白衬衣上的扣子,鼓胀的胸部还不等扣子完全解开,就从那压抑了它很久的布料里弹了出来。果然很大!刘鬱一边想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胸部,曾经让她笑傲江湖的E罩杯巨乳竟然足足比莉莉的凶器小了一圈,这都有G了吧!果然是个母猪!

    随着最后一颗扣子的解锁,莉莉垂下手臂,让衬衣从她的身上滑落,一对黑色丝质半杯胸围罩住了那对白兔的下摆,露出了浑圆丰满的上半球,但是黑丝胸罩起到的只是欲盖弥彰的效果,那半透明的布料让它的一对乳球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胸罩下麵粉嫩的乳晕,以及小巧的乳头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莉莉小步后退,跑到了身后的钢管旁边,双手抓住钢管,竟然翻身而上,倒立着用腿夹住了钢管,短小的裙摆垂了下来,立刻让她走光,露出了裙底风光,她的下身穿着一条亵裤,黑色的蕾丝花边系在腰间,兜住了那对包裹一对一米八大长腿黑色网袜的吊带,耻丘处完全暴漏,金色的毛髮清晰可见。

    的钞票洒在了台上,只是那裙底风光一闪而逝,莉莉如同水蛇一般小腹一收,就从倒立的姿态翻了上去,紧接着她用双腿轻夹钢管,上手扶着它从那钢管的顶端滑了下来。最后,盖过刺耳背景音乐的掌声中,莉莉一扭一扭的解开了自己的胸罩,用手指挂在系带的地方,在空中把它绕了几圈,一对豪乳总算失去了束缚,由于太大,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乳尖带着乳肉有些下垂,变成了椭圆的哈密瓜形状,突然间,莉莉把胸罩向前一甩,台下无数只手立刻高高举起,希望争得这女神的原味内衣,也不知道莉莉是不是打篮球出身,黑色胸罩划过一道美妙的抛物线,竟然准确的飞到了马修斯的上方,然后吧嗒一下,落在了他的头顶,让马修斯彷佛飞行员一般,头上带起了鼓着两个包的帽子。

    莉莉的表演已经结束,半裸的她回到了后台,只剩下无数羡慕的眼光投向了这里,马修斯尴尬的把脑袋上的胸罩取了下来,放在了酒桌上。也不管在一旁怒火中烧的刘鬱,自

    顾自的和爱德华碰了一杯。有什麽了不起,不就是个跳脱衣舞的麽!也不知道艾德怎麽想的,要是我,肯定不会要这个被那麽多男人都看光了的骚货!刘鬱的心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嫉妒感,她实在是相同高大帅气的爱德华怎麽会找这样一个女朋友,她拉了一拉马修斯,把耳朵凑到了他的耳边。“亲爱的,艾德的女朋友怎麽是个跳脱衣舞的啊!”

    “哈哈!”马修斯笑了一下,拍了一下大腿,然后把嘴巴凑到了爱德华的耳朵上,说了些什麽。

    “鬱鬱,你想错了,莉莉不是个脱衣舞娘,这次是玩票性质的,你没看到她没有脱完麽?前面的是暖场演出,可以让有兴趣玩玩的客人们一展身手,莉莉从小就学习舞蹈,和我说了很多次了,也给我和马修表演过脱衣舞,我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找到了老闆,让他给莉莉安排了这样一场演出。”爱德华坐到了刘鬱的身旁,搂住了她的腰肢,一边舔着她的耳垂,一边说道。

    “原来是这样!”听到爱德华的话,刘鬱明白了这事怎麽回事,可她依旧十分不爽,尤其是那个可恶的婊子竟然当着这麽多人的面把胸罩扔到了马修的头上!我不能被这个贱货比下去,我该怎麽办?

    “鬱鬱!你的身材这麽好,有没有兴趣也像莉莉一样表演一翻?男人们肯定会为你疯狂的!”爱德华继续说道。

    “可是……可是……马修会不开心吧……而且我不怎麽会跳舞。”听到了爱德华说男人们会为自己疯狂,看到了刚刚莉莉在台上的时候,男人们一个个都要流下口水的表现,刘鬱竟然有些心动了。

    “没关係,跳舞都是其次,跟着音乐摇摆就行了,男人们是想看你美妙的身体,而且我确定马修也会鼓励你这麽做的,不信你可以问他!”爱德华揉了一下刘鬱的乳房,兴高采烈的说。

    “马修,爱德华让我也上去跳一场,如果我同意的话,你会介意麽?”挪了个屁股,刘鬱坐到了马修的旁边,对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道,还有些脸红。

    “什麽!宝贝!这真是太酷了!这一直是我梦想的!我真是太爱你了!我们简直就是灵魂伴侣!不过你如果不想的话,就不要勉强,你已经为我付出很多了!”马修斯听到刘鬱的话,竟然比爱德华还要高兴。

    “真的吗?亲爱的!你不会介意吗?”刘鬱追问。

    “当然不会介意!宝贝!这只是个游戏!肉体只是表现的形式,想法的默契,灵魂的交融,才是最重要的!你觉得我是那麽小气的人麽!”马修斯一把搂住了刘鬱,亲了她的额头一下,继续兴高采烈的说着。

    既然马修这麽喜欢,我绝对不能被那个妖豔贱货比下去,不就是跳舞麽!这些臭男人一个个都没见过美女,真是该让他们开开眼!刘鬱心底想着,拉住了已经凑过来的爱德华的手,对着他耳语道“马修同意了。”自己的想法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表达,只能拿马修来当挡箭牌。

    “鬱鬱!你太棒了!你会成为今晚的超级明星的!等着我!”听到刘鬱的话,爱德华拍了一下大腿就站了起来,匆匆的向着一旁走去。

    10多分钟以后,夜店经理来到了他们的桌子前。吵杂的音乐已经暂停,说话不需要咬耳朵了。“你们好!我是佛兰克,这里的经理。”

    刘鬱不好意思,几个人四目相对了半天,只好由爱德华站出来,对佛兰克说道,“佛兰克,这位美丽的中国小姐一直幻想着在许多男人面前跳脱衣舞,今天我们想帮她实现幻想。你觉得让她今晚在这里跳一场脱衣舞怎麽样啊?”

    佛兰克端详了一会刘鬱的网红脸,点了点头,又说道:“美女,你知道吗?接下来只剩下压轴演出了,所以最后的舞娘是要脱到全身一丝不挂的,你能行吗?如果你想在下面跳舞,就必须彻底脱光,你觉得你能接受吗?”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我的天啊!要脱光!刘鬱有些纠结,可是看到马修斯和爱德华期待的眼神,又想了想自己一定要把莉莉比下去,于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看上去不是非常确定啊,我可是认真的啊!你必须全部脱光,最后的演出,客人们需要看到你的最隐秘的部位。如果你不能让他们满意的话,我们会遭到投诉的。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直穿着高跟鞋和丝袜,但你的乳房、屁股和阴户必须完全暴露出来,你明白吗?”

    天人交战了两分钟,强烈的妒忌心促使刘鬱做了坚定地回答:“我明白了,我会向他们展现我的一切,我能做到的!”

    “展示你身体的想法会让你兴奋吗?”佛兰克继续追问。

    “嗯……是的,会的,让我非常兴奋。”听到佛兰克的话,刘鬱的脸一下子红了,但为了拿到名额,把莉莉比下去,让马修

    斯和爱德华看看究竟谁更受欢迎,刘鬱还是坚决的说道。

    “OK!那太好了!时间紧迫!我现在你去后台做准备吧,你有15分钟时间,然后我向客人们宣佈。”佛兰克说。

    20分钟以后,佛兰克走上舞台,他对着观众大声说道:“女士们先生们,今晚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个特殊的节目。在观众中有位美丽的中国小姐。她长久以来一直幻想做一次脱衣舞娘,因此,我同意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实现自己的幻想。今晚,在这里,她将次登台,给我们献上她的次脱衣舞表演,也是今晚的压轴表演。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她的登场!”

    在台下几声稀稀拉拉表示礼貌的掌声里,刘鬱走上了舞台,客人们并不是很热情,压轴演出的舞娘们各个都是极品,对于她的表演,其实大家都没有什麽期待。匆忙出门的刘鬱身穿着一件时尚但比较保守的裙装,就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一般。看到台下一点都不热烈的表现,刘鬱有些慌了,十分卖力的扭动着腰身,让她的挺翘的屁股随着舒缓而有冲击力的音乐节奏扭动着。

    也许正是因为她的衣着与那些脱衣舞娘大相径庭,一个穿着时尚清新的女大学生出现在这样的舞台上,自然会给台下的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觉,让他们得到另类的刺激。并且刘鬱穿的那件紧身T恤很好地勾勒出她那E罩杯的乳房的轮廓,由于今晚不断的和马修斯爱德华调情,并且学习外国人崇尚自然的习惯,她今晚出门根本没有穿胸罩,下身也只穿着性感的小丁丁,已经勃起的乳头在T恤的前胸顶两个突起坚挺的高峰。

    刘鬱一边地舞动着身体,秀美的长髮随着舞步在她的肩头飞舞,衬托着她那精緻的脸庞更加妩媚性感。在她的下身,那件套裙也在她的舞动中飞舞着,似乎要飞离她的身体,她那挺翘的屁股在舞步中颤抖着,彷佛要将窄小的裙子撕裂开来。超过十公分的细跟的高跟鞋前端开着口,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趾。在音乐的节奏声中,她的高跟“的的”地敲击着舞台的木地板,轻盈的舞步在舞台上划了一个完美的圆圈。

    台下的男人渐渐被刘鬱所吸引了,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身体,完全忘记了手中的美酒,次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虽然刘鬱刚刚在台上跳了一分钟,但异国情调加上青春气息,再搭配胸前激凸的异样性感,已经让有些把持不住的男人已经开始勃起了。

    刘鬱跳到舞台中央,一边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腹部,一边在音乐的节奏中慢慢摇摆着她的屁股。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她屁股扭动的速度也在加快。她的手先是抚摩着自己的肚子,然后慢慢滑向她的左大腿和小腿,直到她的上身紧贴在腿上。她一边抚摩着自己的腿,一边儘量分开双腿,让那些在她身后的男人可以从她的裙子下摆看到她的屁股。持续在舞台上旋转着,她儘量照顾到舞台的每一边,以便让所有的男人都有机会看到她性感的大腿和隐藏在裙子下的诱人部位。

    刘鬱不断变换着舞姿,她一会儿高高扬起她的腿,一会儿又俯身噘臀去抚摩自己的小脚,她的裙子在她的舞动中不断地提高,男人可以看到她身体的隐秘部位。甚至一些男人已经看到她的阴户了!

    舞台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许多人离开他们在吧台旁边或者其他地方的座位,向舞台这边围拢过来,以便更清楚地观看刘鬱的舞蹈。开始的时候男人们还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些什麽,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互相閒聊,一个个呼吸沉重的一边观看刘鬱的舞蹈,一边把手伸进裤子里抚摩自己的阴茎。

    看到男人们的表现,刘鬱十分开心,她从没想过自己竟然这麽有吸引力,全场的外国男人此刻都被吸引到了自己的周围,让她觉得自己真的成为了超级明星一般。她觉得自己应该给这些男人一些回馈,于是一边继续跳着舞,一边慢慢地来到了舞台的边缘,一直走到了离台下只有一米距离的地方,她将两腿张得更开,缓慢而性感地晃动着屁股,偶尔勐地翘起屁股并快速地摇摆两下,然后再次放慢节奏,在激越的鼓点中像转动磨盘一样转动着她的胯骨。

    由于距离很近,台下的男人可以不时看到刘鬱短裙之下的风光。一些男人叫喊着已经看到了她的阴毛,一些男人则说还没有看到。“妈的,叫什麽叫?”

    一个男人叫喊道,“就是可以看到她的阴毛,黑色的!很茂密!亚洲女孩的阴毛!我能看到,妈的,真的可以看到!”

    在男人们的争吵声中,刘鬱将手放在头后,挺起她的虽然略输给莉莉,却依旧足够硕大的乳房,继续晃动着她的屁股在舞台上跳着。终于,她在舞台上站住,面对着台下的一张桌子,对着坐在桌子旁边的男人们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将她的裙子提到屁股上面。

    台下的男人们都紧盯着她的身体,他们看着她那白皙挺翘的屁股在他们的眼前晃动着。一个男人走到舞台跟前,趴着身体扭着头,眼睛直盯着刘鬱的裙子里面看。反正早晚都是要看的!你们这帮色狼!让你们见识见识什麽才是真正的美女!一边想着,刘鬱一边继续分开腿,稍微下蹲一点,以便让那个男人看得更清楚些。

    让马修斯和爱德华都感到意外的是,刘鬱并没有想像之中的拘谨,只见她像是一个真的明星一般,一边跳着一边走下舞台,开始与男人们互动,她来到了坐着几个黑人的桌子旁。那几个黑人顿时欢呼起来,他们随着

    刘鬱的旋转不时地拍拍她的屁股,而刘鬱则不断地前后晃动着臀部,彷佛在前后套动着他们阴茎。

    “哦哦哦,好啊!晃你的骚屁股!小婊子!来吧,让我们乐乐!”黑人们一边叫喊着,一边拍打着她的屁股。

    其中一个黑傢伙为了看得更清楚些,竟然就将身体半趴下去,然后把头伸向刘鬱的裆部,直直看着她的阴户。他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一边喃喃着:“来吧,宝贝……让我舔舔你的屄……让我鑽到你的裙子里,来吧,宝贝,来啊……”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刘鬱笑了笑,斜眼看着已经坐到了马修斯和爱德华身边的莉莉,挑衅的抬了抬眼睛,然后报复一般的又向前挪了两步,跨在那个男人的脸上,然后继续她的舞蹈。她扭着屁股,将两腿儘量分开,让那个男人从下麵直接看到她的裆部。

    观众开始疯狂了!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一个素人亚洲女孩的表演会这麽过火,那个鑽在她裙子下麵的男人肯定看到了刘鬱凸起的阴阜、密密麻麻但是修剪得很整齐的阴毛和湿润的阴户,虽然她穿着丁字型小内裤。在那个黑人的位置,甚至可以闻到她已经被挑逗到性欲勃发的阴道里散发出来的香气,那香气在不断刺激着他的情欲。他的阴茎已经在裤子里勃起,将裤子顶起了一个大包。看到男人的表现,刘鬱更开心,也更开放了。

    就这样,刘鬱一边看着莉莉,一边炫耀一般的在每个桌子边旋转舞蹈,挑逗和刺激着每一个男人。许多人学着那个黑人的样子,要鑽到她的裙子里看她的阴户,刘鬱马上就会作出回应,分开腿跨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在她的裙子里看个够。

    当她来到最后一张桌子边的时候,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大概只有18岁的样子,已经躺在地板上等着她了。刘鬱媚笑着跨在他的脸上跳着舞,看到他的裤子被已经勃起的阴茎顶起一个包,她的屁股在男孩的身体上前后晃动,他的阴茎在他的裤子里上下跳动。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刘鬱慢慢地向下坐下去,把滴着淫水的阴户靠近他的脸。她的膝盖弯曲着,她的大腿分开着,她的屁股离他的脸越来越近。她丁字内裤那条细细的裆带,仅仅能过遮挡住她那湿润的阴道口,其他部分则完全暴露给那个男孩,这样刺激让男孩的阴茎在他的裤子下麵不停地抖动着。刘鬱继续张大她的腿并向下坐,让那条窄窄的布条勒进她的肉缝,让男孩看到她湿润的阴唇。

    突然,刘鬱发现那男孩的裤子前面湿了一大片,他竟然已经在裤子里射精了!他竟然在没有触摸阴茎的情况下就射出来了!我竟然有这麽大的魅力!一种无比的自豪感在刘鬱的心底油然而生,看看吧!你们这些土包子!究竟是莉莉更好还是我更好!

    没有在意男孩射精的尴尬,刘鬱一扭一扭的回到了舞台。台下的男人们都争先恐后地涌到舞台边上,想尽量靠近她。甚至连经理佛兰克也使劲推着他的几个重要客人朝舞台跟前挤。男人们开始齐声吆喝着:“脱!脱!脱!”

    他们喊着,跺着脚,拍打着舞台的地板。刘鬱则附合着他们叫喊和跺脚拍打的节奏晃动着屁股,虽然她依然衣着整齐,但几乎夜店里每一个男人的鸡巴都已经硬了。

    回到舞台中央,刘鬱准备开始第二波挑逗男人的舞蹈。这一次,她专注于她的巨乳,上身剧烈地晃动带动着她丰硕的乳房在胸前掀起肉的波浪。这时,一个男人爬上舞台,仰卧在舞台中央,希望保拉像刚才对待那个少年那样,也给他一些特殊的刺激。可是这次刘鬱并不买帐,她站在舞台一侧,像是个女王一般对着男人命令道:“站起来!滚下台去!”

    台下的几个男人听保拉这麽说,七手八脚把那傢伙拽了下去。于此同时,大把大把的钞票开始洒向了舞台。在距离舞台边缘只有两米远的地方,刘鬱一边随着音乐舞动着身体,一边慢慢后仰,她沉颠颠的乳房脱离了衣服束缚,从低胸V领的T恤领口蹦了出来。她伸手抚摩着赤裸的乳房,手指将紫葡萄一般已经勃起的乳头拉了起来,所有的男人的目光都被她那白皙丰满的乳房吸引着。她又朝舞台边缘走了几步,现在她离台下的男人们只有半米的距离了。

    一个男人伸手抓住了刘鬱赤裸的乳房,但她一把就将他的手打开了。她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在舞台上慢慢旋转着,向所有男人展示着她傲人的一对肉球。随着激越的音乐声,刘鬱夸张地扭动着屁股,然后又伸手将裙子下摆向上提,让她那无法被T-back遮盖的翘臀暴露在男人们面前。又是许多钞票撒在了舞台上,仅仅到现在,刘鬱还没有真正的脱掉一件衣服,舞台上的钱就比刚刚莉莉退场的时候还要多了,这让她感觉到今天的交锋,她已经压制了莉莉,但是仅仅如此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要让马修斯明白,

    莉莉只不过是个妖豔贱货,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已经完全放开的刘鬱示意一个男人上台,将头伸进她的两腿之间,近距离地观赏她湿润的阴户。接着,她又招呼那起了模范带头作用的黑人上台,用手抚摩她的屁股。两个男人被她刺激得激动异常,阴茎在裤子里剧烈地膨胀着,把裤裆顶起巨大的包。他们交替着玩弄她的乳房和屁股,又轮流趴下去窥视她的阴户。最后,一个男人将一卷100美圆的钞票塞进了她的丁字裤。作为回报,刘鬱同意他解开她T恤的纽扣。这时,她已经结束了她第二波舞蹈,刘鬱兴奋地喘息着,原本在台下就和马修斯爱德华相互挑逗了一晚,刚刚又被两个男人直接刺激,性欲的火焰在她的两腿之间升腾。台下的男人大声叫喊着,催促她继续。

    在第三波舞蹈中,刘鬱继续向男人们展示她已经越来越湿的阴户。她儘量张开大腿,膝盖拼命向两边分开,并将裙子一直拉到腰上,台下的男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刘鬱的两腿之间,他们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粘满淫水的阴户。甚至有人把她丁字裤裆部的细带被挪到一边,以便好好欣赏她一颤一颤的大阴唇。她T恤的扣子刚才已经被男人解开,现在她将衣襟向两边拉开,让没有胸罩遮拦的乳房直接暴露出来。巨大的肉球在她的舞蹈中砰砰的跳动着,迅速把男人们的目光从她的两腿之间拉到她的胸部,接着又被吸引回她的两腿之间。男人们的目光在刘鬱的乳房和阴户之间穿梭着,而她的身体则在男人们的注视中疯狂地舞动。

    一步一停的刘鬱又转到了另一伙男人面前,乳房随着每一个舞步中弹跳,她不断的把屁股前后晃动,彷佛他们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捧着自己丰满赤裸的乳房,刘鬱的手指轻轻抚摩着乳头,跳着轻快的舞步继续前行,再次来到那伙黑人们面前,她晃动着屁股,似乎在邀请他们来跟她性交。

    这些黑猩猩次在如此近距离看到一个漂亮黄种女孩的身体,都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刘鬱弯下腰,让她丰满的乳房正好吊在他们的头顶上。几只手立刻向上抬起,企图抓住她的乳房,但她稍稍抬起身,让黑人们败兴而归。紧接着她转身而去,移动着舞步来到另一边的舞台边缘,十几个男人的视线正好了她的膝盖平行,他们可以直接看到她的大腿。“分开腿!分开腿!分开腿!”男人对着她大叫着。刘鬱挪动脚步,在他们的叫声中分开了大腿,然后她开始前后耸动屁股,模拟剧烈性交的动作。随着动作,她开始呻吟和喘息,彷佛她正被男人姦淫着。

    “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噢噢,YESSSSS……”刘鬱一边浪叫着,一边把屁股晃得更厉害了。引来了新的一波钞票狂潮。慢慢地,她又扭到了另一伙男人面前,重複着刚才的表演,只是大腿比刚才分得更开,她裆部那根细布条已经完全勒进她的阴唇之间。淫水已经浸透阴阜,彷佛刚刚她真的是在和男人做爱一般。当她再次来到那伙黑人面前的时候,她的裙子被她全部拉到腰部。在一些衣物的半掩半露中,刘鬱的身体显得更加的性感,那效果甚至比全裸更吸引男人们。

    在舞步的旋转中,刘鬱终于甩掉已经被男人解开纽扣的T恤,将整个乳房完全暴露出来。在她的下身,只穿着完全没有遮挡作用的湿润丁字裤、超薄吊带丝袜和性感高跟鞋。她耸动着屁股,不断地将自己的阴户展现给台下的男人们。

    三个男人冲到舞台跟前,将三张卷钞票塞进她的丝袜里,并大声叫着:“加油啊,宝贝!你站那麽高,我们肏不到你,你趴在舞台上,肏你自己给我们看,快啊!骚婊子,肏一下吧!”这时,刘鬱好象已经成为所有男人的女友一般,她听话地放低她的身体,慢慢地仰卧在舞台上,她赤裸的屁股离舞台边缘只有不到一米。接着,刘鬱又将包裹着丝袜的美腿向上抬起,直到她高跟鞋尖细的后跟指向天花板。虽然她紧闭着双腿,但她的阴毛仍然从两腿之间的肉缝里顽强地伸出来,挑逗着所有男人的性神经。慢慢地,刘鬱分开她的大腿,让自己的最隐秘的地方一点点暴露给台下近乎疯狂的男人们,接着,她慢慢地放下双腿,曲起膝盖,让两腿儘量向两边分开,她的屁股开始耸动,模彷着性交的动作,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在激烈的音乐声中,她的身体像拨浪鼓一样在舞台上前后摆动着。过了一会儿,她用手托住自己的屁股,儘量向上抬起,整体身体形成一个半弧,弧顶上的阴毛在空气中摇曳着。

    “加油,婊子!把那他妈的裤头赶快脱掉!快脱掉!让我们看看你那黄种女孩的骚肉洞!”一群黑人大声叫着。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刘鬱则是站起身,继续在舞台上扭动着,丝毫也不理会男人们失望的神情。一些男人试图爬上台扯掉她的裙子和丝袜,但她的裙子

    和袜子都穿得很紧,他们不可能一下扯掉。就在她躺在舞台上扭动着屁股的时候,又有两卷钞票被塞进了她的丝袜里。为了感谢客人们的慷慨,刘鬱允许那个男人提起她的腿,近距离观赏她湿润的阴户,还让他搓揉了一下她赤裸丰满的乳房。

    “喂,你们大家看到了吗?这骚货的屄湿得一塌煳涂啦!”那男人一边大声喊着,一边用手指戳弄着刘鬱的阴户,甚至像爱德华一样找到了她的G点。感受着男人的手指在自己最隐秘的部位肆意玩弄着,身体有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她的阴户剧烈地收缩着,释放着她已经快要达到高潮的信号,那种强烈的抽搐不可能逃过那男人老辣的眼睛,一伸手就能找到G点,代表着他已经是才华老手。

    “妈的!这婊子的屄就像大铁钳一样夹我的手指呢!”男人淫笑着喊了起来。而刘鬱的身体已经异常兴奋了。高潮的感觉让她开始忘乎所以,不自觉的把手伸到两腿之间,将已经湿透的内裤裆部的细带拉到一边,让阴户完全暴露出来,肿胀的阴唇从肉缝中突起,勃起的阴蒂头从阴蒂包皮中顶出来,潺潺不断的淫水从阴道里流出来,打湿了整个阴户和大腿,并滴滴喇喇地流到舞台上。她的手指触及到自己的敏感器官,一阵阵快乐的痉挛像子弹一样穿透她的全身,完全没开发的菊门也因为巨大的快感而张开。

    又有几个男人跑过来往刘鬱的丝袜里塞钞票,而她在接受男人馈赠的时候,顺势倒在了舞台的地板上。这一次,刘鬱呈俯卧姿势,两腿分得很开,她的屁股正好在舞台的边缘。男人们看着她的屁股慢慢翘起,越来越高。最后,刘鬱脱下小丁丁,学着莉莉的样子在手里绕来绕去,最后抛到了空中,一只只大手拼命拼抢那湿漉漉的布条,最后被幸运的男人高高跃起,抢到手中,接着转身跑进人群。

    再也没有任何阻拦,男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刘鬱两腿之间的一切,湿润的肉缝、突起的阴蒂、肿胀的阴唇和深邃的洞穴。当然,他们也能看见她丰满白皙的乳房,在她的胸前欢快地跳荡着。刘鬱弯下腰,她的下巴几乎贴在舞台的地板上了,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向男人们展示着她那粉红皱褶的漂亮肛门。

    看到莉莉竟然隔空对她举杯致意,刘鬱再次怒火中烧,莉莉那态度似乎是在表示自己并没有让她放在心上,彷佛自己的表演对她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于是刘鬱用更加淫荡的动作挑逗着台下的男人,她下蹲着,屁股转磨一般地慢慢旋动着,彷佛她的身下躺着一个男人,他的阴茎向上插在她的屄里。接着,她将自己的手指插在自己下身的肉缝里,上下拉动着,来回搓揉着自己的阴蒂。然后,她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放进嘴里,贪婪地吸吮着。这样彷佛了几次,她甚至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肛门。淫水已经把她的整个阴部打湿,她的手指上也沾着滑熘的液体,所以,她的手指也容易地就进入了她的直肠。她来回抽动着手指,做着被人肛奸的动作,引起台下男人们的一片叫好声。

    就在这个时候,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把自己指奸到了高潮,她的身体突然紧绷,脚尖伸直,骨盆剧烈地晃动着。在迷乱的性欲中,刘鬱伸手扯掉了短裙,就像弗兰克说的那样,现在她身上只剩下吊袜带和丝袜,以及那性感的高跟鞋了。刘鬱高潮的样子让男人们开始大把大把的开始撒钱,在台上躺了半分钟,渐渐回过神的她慢慢退回到舞台中央,再次躺倒在地板上,举起双腿,分开,向男人们展示她的阴部,接着,她把自己的腿拉到胸前,让屁股向上完全暴露出来,她的肛门收缩放鬆,让男人们欣赏菊花的开放与闭合。台下的男人们都涌到舞台边缘,疯狂地叫喊着,有的甚至想去触摸刘鬱的身体,只是这时刘鬱已经远离舞台边缘,没有人可以碰到她。

    当刘鬱起身跳最后一波告别舞蹈的时候,男人们都为她的表演所折服,他们把的钞票塞进她的丝袜里,刘鬱这场表演赚到的钱足足有莉莉的五倍,估计可能达到上万美元。这让刘鬱高兴的在舞台上跳着,旋转着,她要走遍舞台的每一边,让所有的男人都能再次近距离地欣赏她的裸体。而她自己也沉迷在性欲的高潮中,一声声呻吟既诉说着自己体内的激情,也挑动着台下每一个男人的神经。雷鸣般的掌声从四下里响起,刘鬱低下头,深深地鞠了一躬,便迅速离开舞台,转到后台去了。就在她的身影刚刚消失,男人们便大声叫喊起来,要刘鬱出来再表演一次,这样的叫声持续了好几分钟……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刘鬱依旧没有返回卡座,就在马修斯准备让爱德华去问问到底是什麽情况的时候,一个之前表演的夜店脱衣舞娘来到他们的座位旁边,手里端了两杯酒,放到了两个男人跟前。“请问,你们是刚刚表演的那个中国女孩的朋友吗?”

    马修斯点了点头,明知故问的说着“你是?”

    “你确定你不认识我吗?我记得你还给我的内裤里塞过钞票!”脱衣舞娘毫无羞耻的说着。“刚刚那个女孩是谁?她实在太骚了,简直难以置信。她以前跳过脱衣舞吗?弗兰克想要雇佣她!并且你们今晚所有的消费都免单!”

    马修斯笑着举起了酒杯“她是我们的朋友,这是她的次跳脱衣舞。我也非常诧异她竟然这麽有天分!”

    “她竟然在台上达到高潮了。你知道她在舞台上高潮了吗?我能看出来,她不是装的!”脱衣舞娘继续评论着刘鬱,毫不避讳的说道。

    “哈哈,我当然能看出来。但你又是怎麽知道的呢?”没等马修斯说话,爱德华就抢答道。

    诧异道爱德华的抢答,瞟了这几个人一眼,那舞娘笑了起来,“亲爱的,我也是个女人,当然知道女人的事情。就在那个黑傢伙搓揉她阴户的时候,这个小骚货就达到了次畅快淋漓的高潮。”

    马修斯看了看手錶,问她道:“那现在她在哪里?她下台有一个小时了吧?”

    “舞台上那麽多灯光,是非常热的。你看你都出汗了,更不用说她了。更衣间有浴室,现在她一定在淋浴呢。女孩子们表演完,一般都要淋浴的。”脱衣舞娘解释道。

    “嗯?洗澡也不用一个小时吧,她怎麽还没有过来?她在哪里?”马修斯瞟了一眼脱衣舞娘,看起来不像是很着急的说着。

    脱衣舞娘笑了,“在做完那样的表演以后,你想她现在能在哪里?”凑到马修斯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她正在被轮奸,亲爱的。”

    “你是怎麽知道的?”马修斯说着,“她可不是那麽随便的人。”说完,马修斯自己都乐了,旁边的爱德华和莉莉也都在偷笑。

    “你看不出来吗?她离开舞台的时候已经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性欲了。她几乎全身赤裸,她的阴户暴露在外,她的淫水到处流着,她还沉浸在她的性欲高潮之中。她刚刚下台,就被佛兰克、哈默还有另外两个男人拦住了,他们根本没有问可不可以肏她,他们直接就干了她。”脱衣舞娘继续说着。

    “这些你又是怎麽知道的?”这次轮到了爱德华髮问。

    “好吧,其实是佛兰克让我来告诉你的,他让我儘量安抚住你们,以免造成混乱。那个中国女孩回到后台的时候,他们已经脱掉了裤子,佛兰克跟在她的后面,伸手就抓住了她的乳房,接着把她拉向自己的鸡巴。中国女孩的屁股一挨到那根又粗又硬的鸡巴,立刻呻吟起来,并晃动着屁股迎接它。哈默的在她身前,双手抓着她的两腿向两边分开,使劲搓揉着她的阴户。他的鸡巴非常粗大,直接就顶在那流着淫水的阴唇上。其他两个男人站在她的的两边,玩弄着她的乳房和屁股。”脱衣舞娘继续说着“好了,亲爱的,不论你们是什麽关係,我觉得都没必要生气,更不要做过激的事,佛兰克可不好惹,那个中国女孩也已经没有办法控制局势了,她那麽激动,那麽兴奋,她根本无法拒绝四个赤裸的男人对她的侵犯。她一个人的两只手,怎麽可能阻止四个男人的八只手对她的玩弄呢?她所能做的,只有在男人们的玩弄和姦淫中不断地呻吟。”

    “好吧,准确的说,我没有生气。”马修斯摊开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下来又发生了什麽?”他不但没生气,甚至鸡巴还有些硬了,一旁的爱德华也一样,脱衣舞娘和莉莉两个人分别把两个男人勃起的鸡巴隔着裤子握在了手里。

    “她弯下腰,让佛兰克从后面插了进去。他的鸡巴插在她的阴道里,他刚一开始抽插,中国女孩就开始大声呻吟。在佛兰克姦淫她的时候,哈默在搓揉着她的阴蒂。她好象马上就到高潮了,她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甚至潮喷了!噢天呐!我次看到这麽骚的女孩!后来,他们把她带到了佛兰克的办公室。佛兰克就让我来找你,让我缠住你,好让他们有的时间肏你她。我就是为这个来你这里的。你们确定不会作出过激举动的吧,我可不想因此而失去工作,你们也看到了,这里赚的比其他地方都多!”

    “但是,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她还好吗?”马修斯被脱衣舞娘抓住了鸡巴,有些尴尬的说着。

    “呵呵,那有四个男人呢。我瞭解那些傢伙,他们不把那个黄皮哇哇肏个通透是不会甘休的,我知道他们最少要在她身体里射两次。哈默肯定会肏她三次,他平时玩女人时总是这样。其实,他的真名叫杰克,但我们都叫他铁锤你应该能明白他的外号是什麽意思吧?”脱衣舞娘一边撸着马修斯越来越硬的鸡巴,一边说着……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等到夜店都快散场了,刘鬱才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卡座。脱衣舞娘、爱德华和莉莉都已经离开,只剩下马修斯独自一人坐在桌边,无聊地喝着酒。刘鬱穿着高跟鞋、裙子和上衣,内力完全真空,就连丝袜也不翼而飞,她头髮蓬乱,脸上的妆也乱七八糟,但嘴唇却刚刚涂上鲜豔的口红。

    “宝贝?怎麽这麽久?”看着刘鬱走过来,马修斯装作一脸茫然与疑问。

    刘鬱低着头,轻声说道“没什麽……马修……他们想要雇佣我……就……就谈了一些细节……我没同意……”

    “我想听你的实话!”马修斯当然知道刘鬱做了些什麽,忽然站了起来狠狠的说道。

    “亲爱的!你别生气!我说实话!但求求你别生气好吗!”刘鬱急得都快哭了,苦苦哀求道。

    “只要你说实话,我就不生气!”马修斯坐了回去,语气依旧严厉。

    “我被肏了……亲爱的马修……”刘鬱颤抖的说着。

    “是强姦吗?”马修斯语气有些平复。

    刘鬱的一下子脸红了,“不……不能说是强姦……我是说,当时我情不自禁……我在舞台上就高潮了……”

    “恩,我知道。我看到了你高潮的样子。”马修斯说道。“但怎麽会这麽久?只要你说实话,我就不会怪你的!但是我要听得事全部的事情!不能蒙

    混过关。”

    “他们,他们有四个人……跳完脱衣舞……也不知道为什麽……我就情不自禁了起来,简直就像个毫无廉耻的婊子一样。其实,就在那个黑人搓揉我阴户的时候,我就达到高潮了。”刘鬱开始说的时候还有些结结巴巴,但是看到马修斯瞪了她一眼,立刻变的流利起来“我,我……噢,我也不知道怎麽了!我的高潮非常,非常非常……就像你和爱德华肏我的时候一样!不知道为什麽,我竟然当着那麽多看跳舞的男人们兴奋了起来!我真的忍不住了,赶快就离开了舞台。到了后台,我的屄还在激烈地抽搐着,就在这时,佛兰克从身后抓住了我,把他的鸡巴插在我两腿之间,另一个男人……是个叫哈默的傢伙,从前面搓揉着我的阴户,还有两个男人在两边玩弄我的乳房。我根本没办法阻止他们。他们摸遍了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那根插在我两腿之间的鸡巴让我更加疯狂。那几个男人当然知道我的感受,所以佛兰克不由分说就把我按在那里,本来插在我两腿之间的鸡巴一下子就捅进了我的身体里。佛兰克就站在那里肏了我,他只戳了几下,就让我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操的我直接潮喷了……亲爱的,我对不起你,也不知道为什麽,我无法控制自己,我就像个骚逼一样,任凭几个陌生的男人肆意姦淫我,但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也无法控制他们。”

    刘鬱已经没有那麽紧张了,喝了一口桌上的酒,她继续说道“然后我竟然顺从的跟着佛兰克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办公室里有个大沙发,打开后是一张大床。佛兰克要我躺到床上,他把一个枕头垫在我的屁股下麵,四个男人都围在我的身边。我的阴道还在收缩着,刚刚过去的高潮仍然让我非常兴奋,所以我情不自禁地打开两腿。我就这样,像个骚逼一样,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等待男人来肏我。佛兰克趴到我身上,我感觉他的鸡巴一下就深深插进了我的身体里,接着就使劲抽插起来。我把两腿缠绕在他的屁股上,感受着他的屁股像打夯一样在我身上起伏着。时间不长他就射了,但我也被肏到了好几次高潮,喷了好多水。尤其是那个叫哈默的男人,我的天呐,他的鸡巴竟然比爱德华的还要大,我不停的高潮,不停的高潮,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我已经无法控制了,一边被肏,一边还帮其他人吹喇叭。后来,他们就轮流肏我,全部都没有带套,不停地把精液灌进我的阴道和屁眼里。”

    “没关係,宝贝!就当是个游戏吧!我们常玩的那种!有谁肏了你两次吗?”马修斯抱起刘鬱的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刘鬱用很诧异的眼神看着马修斯,似乎奇怪他怎麽会问这样的问题,“你不是在取笑我吧?我不比莉莉差吧!几个男人在那里肏了我两个多小时,嘴、屄和屁眼都被操了个遍,难道你认为他们每个人就肏我一次,一次两小时?他们每个人当然都肏了我不止一次啊!”听到马修斯说这可以只当作是一个游戏,刘鬱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又喝了一口酒“一个傢伙,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名字,肏了我两次。汉克,是这里的调酒师,也肏了我两次。佛兰克和哈默各肏了我三次。大概是这麽多次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多少次,我都几乎被他们肏煳涂了。我沉醉在性高潮中,顾不得其他了。我感觉一直有鸡巴插在我身体里,一开始只是一个男人在操我,后来看到我那麽配合,几个男人就一起上了,他们双插我的时候,还说我怎麽这麽适应,我已经煳涂了,就说我经常和你们玩双插的游戏,这下他们就肏的更狠了,我感觉道鸡巴的长短粗细在不停地变换,我的屄和屁眼,还有嘴都不停的被操,不停地被射精。”

    “哈哈!能看出来!你路都走不稳了!”马修斯拍了一下刘鬱的屁股,淫笑着说道。

    “讨厌!人家现在腿都是软的!”看到马修斯久违的笑容,刘鬱彻底放鬆了。

    “你觉得这样刺激吗?”马修斯继续追问。

    “讨厌!”刘鬱嗲嗲的说道。“亲爱的!其实,其实吧!真的挺刺激的!我都有点想来当这里的脱衣舞娘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迈阿密往事》,方便以后阅读迈阿密往事迈阿密往事(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迈阿密往事迈阿密往事(02)并对迈阿密往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