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4)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交大帅哥 本章:【那些年的熟女味儿】(4)

    004·凤戏游龙

    2020年2月14日

    赵丽琴没有正式工作,平时就在大街上给人发传单,这活儿不是天天都有,庄城这种小城市这个时候愿意打广告的商家并不多,能接到活儿赵丽琴是必去的,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在外面跑腾一天也挺辛苦的。

    一般天黑前赵丽琴就能下班,不耽误回去给孩子做晚饭,回到家之后,赵丽琴时间就发现了石宝半边脸都是肿的,她狐疑的看了看俩孩子,忙问:“宝儿,你脸咋啦,是不是你们两个打架了?”

    萧富正愁着应该怎么向妈妈解释石宝脸上的伤痕,突然听到妈妈这样问,心中顿时有了主意,他见石宝还在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作答,连忙抢着说:“没有,我俩咋会打架呢,下午宝儿非得跟我切磋两下,我一失手就打到他脸上,就成这个样子了。”

    见赵丽琴看向自己,石宝赶紧就坡下驴的点头,为了不让赵丽琴继续追问下去,忙问道:“姨姨,今天晚上吃啥饭啊,我妈今天晚上回来的晚,吃完饭我就在你家睡觉,你可不能赶我走啊!”

    赵丽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几十岁的年纪了,孩子们说谎没说谎,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她认为这哥俩下午肯定是闹别扭打架,后来又和好了,怎么说也是自己儿子把石宝给打伤,虽然伤的不重,但要是被张雪艳看到,面儿上总归不好看,自己能遮掩还是帮着遮掩下,明天脸上的肿就能消下去。

    抱着这样的想法,赵丽琴答应下来,她换好衣服之后,找出家里跌打损伤的药酒,开始给石宝上药,自己儿子惹的麻烦,总得让她这个当妈的来擦屁股。

    萧富见妈妈给石宝上药,自己没啥事儿,去厨房晃了一圈,看看汤煲的怎么样,他知道自己在旁边坐着,就算是石宝有什么异样的想法也不会表露出来,他想给两人制造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厨房和房间里面隔着一扇窗户,窗户上摆的东西比较多,隐蔽性比较强,如果不是特意去看,不太容易注意到两边的动静,萧富查看了一下汤锅之后,就把目光转到了屋内,妈妈这个时候早已经把外衣脱掉,只穿了一件毛衣坐在石宝面前,以前没留心过,萧富从这个角度来看,妈妈的胸部十分饱满,把毛衣撑的鼓鼓的,胸前的两座小山包十分诱人。

    萧富盯着石宝看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这个兄弟除了疼的呲牙咧嘴,根本就没往妈妈身上多看一眼,而妈妈为了能让药效快些散发出来,使劲了在石宝受伤的半边脸上搓着,胸前被毛衣包裹下的双峰上下起伏,看的萧富眼睛有些发直,可是石宝那货除了喊疼,倒是没有一点儿不规矩,这下萧富稍稍放心,有一晚上呢,足够他去观察石宝有没有对自己妈妈产生别样的心思。

    大概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样子,张雪艳回到了家里面,她在附近的一个游戏厅打工,负责卖游戏币,麻将机上分儿之类的活儿,工作倒是不累,就是工作环境挺差,还有就是比较熬人,从早上八九点要干到晚上八九点,两三天才能休息一次,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大钱都被老板赚了,她也就是赚个辛苦钱。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进门之后,发现家里面空无一人,张雪艳不用猜就知道儿子去了萧富家,也没在意,换完衣服就敲响萧富家的房门,她就是过来看一眼,没啥事儿的话,就打算回去洗洗睡了。

    是萧富过来开的房门,见到张雪艳后一点儿也不奇怪,只是有些害羞,不敢直视张雪艳的目光,正月十五到现在的这几天,萧富几乎没跟张雪艳打过照面,就算是平时碰到了,也会飞快的跑开,他过来开门也是硬着头皮来的,心里面有鬼,总归是不自然。

    张雪艳见到萧富之后,倒是没啥,神色如常,边往里面走边问:“宝儿是不是在你这儿,炉子都快灭了,也不知道换块儿煤。”

    萧富家的格局和石宝家差不多,石宝这时藏在萧富睡觉的地方,你敢出来露面儿,听到他妈妈的声音后,连忙应了一句:“妈,我在这儿呢,今天晚上我跟富儿一块儿睡觉,你就甭操心了。”

    萧富在张雪艳后面跟着,他也帮着石宝打掩护说:“是啊,娘娘,我听说宝儿说他不是准备去当兵么,今天一天我都在帮他复习功课,听说部队里面考军校分儿可低了,到时候宝儿考上军校出来就能当军官,咱出去说起来,都会觉得有面儿。”

    张雪艳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在她印象里,儿子可没这么用功,能把初中混毕业就算是烧高香,她想去里间儿查看一下石宝到底在干什么,走进屋子之后,却被赵丽琴给拉住了,两家关系非常好,但两个女人平时拉家常的时间并不多,这一搭上腔话就没完没了,张雪艳要是忘了去看石宝。

    赵丽琴吩咐萧富去将晚饭没吃完的粥在炉子上热了,张雪艳也没那么讲究,饭热好之后直接就开吃,边吃还边夸萧富:“富儿看着就是懂事儿,知道心疼人,宝儿,你平时多跟富儿学学,让你老娘少操点儿心。”

    张雪艳最后这句是冲着里间儿的石宝说的,天下父母都有恨铁不成钢的心理,石宝在里面听的有些不耐烦:“知道啦,知道啦,我不是正在这儿用功么,等我真要是考上军校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说。”

    赵丽琴也在旁边凑趣着说:“是啊,艳儿,这男孩儿不开窍就笨的跟木头似的,一旦开窍了,懂事的非常快,等将来你要真成了军官家属,我们家也要跟着你沾沾光。”

    张雪艳听到这话脸上顿时乐开了花,虽然她还是不相信石宝是真的在用功,但儿子能有这样的表态,张雪艳心里面十分满足,不过都是没影的事儿,一直聊着个也没啥意思,她突然想到件事就扭头对萧富说:“我家的烟囱好像有点儿堵,屋里有点烟出不去,富儿你个子高,等会儿跟我去外面看看是咋回事。”

    萧富正在琢磨妈妈刚才说的那句话,虽然知道妈妈意思是在说学习,不过他想到了另一方面,正月十五的晚上自己好像就是开窍了似的,总想着往女人身上瞟,尤其是娘娘这种年纪有韵味的女人,想着就把目光落在了张雪艳两腿之间,虽然有几层裤子挡着什么也看不到,但张雪艳的坐姿不雅,两条腿大大的张开,萧富凭着想象就勾勒出裤裆里面的样子。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萧富没有听清刚才张雪艳在说些什么,还是赵丽琴打断了他的思绪,只听妈妈吩咐:“富儿,等会儿你跟娘娘回去看看是咋回事儿,炉子里的烟出不去可不是小事儿,弄不好会要人命的,去看看外面是不是烟囱堵上了!”

    听到妈妈的吩咐,萧富答应了一声,他突然想到等会儿能跟张雪艳单独相处一会儿,浑身就开始燥热,平时没那么多顾忌,不过想法多了之后,萧富总归觉得好像对不起谁似的。

    张雪艳把汤喝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她走到萧富睡觉的地方,掀开门帘儿往里面看了一眼,石宝背对着她坐在书桌前,她并没有发现异样,确信儿子的确是在这儿看书,对儿子嘱咐了两句,就带着萧富回到了自己家。

    萧富进门之后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熏味,的确是炉子有些漏气造成的,从火车上扒的煤质有好有坏,有一次扒到了烟煤,只要炉子稍稍漏点儿气,整个屋子里都是烟,屋子里连人都没法儿进,就算房间里没有浓烟,火炉也不能漏气,他知道一氧化碳无色无味,可是真的能要人命。

    张雪艳找来一根儿很长的细竹竿儿,递给萧富说:“富儿,我刚才看了看,不像是屋里面堵了,你搬凳子去外面看看,堵上的话就拿竹竿捅捅。”

    萧富听到捅捅两个字,心里面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但他还是应了一声,看了张雪艳一眼,有心跟娘娘再谈谈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总觉得说不出口,无奈只能是张雪艳吩咐他去做什么,他就只能照办。

    为了上下方便,萧富早就把厚上衣给脱掉,上身只穿了件秋衣,还把袖子撸得老高,他将烟囱的拐头拆掉,用手电往里面照了照,发现屋子外面这一节儿烟囱的确是有点儿堵,如果不清理的话,再过两三天恐怕真要堵上,还是煤质不行,烟灰太大,遇冷之后很容易吸附在烟囱上,萧富在竹竿儿上缠了一圈铁丝,把吸附在烟囱上的烟灰桶掉之后,又用铁丝把那些脏东西勾了出来,活儿倒是不多,却把他脸上和手上弄得是黑乎乎的一片。

    整好之后,萧富进屋查看了一下炉子,加过煤之后,将炉子封了起来,从侧面看了看再没了漏气的现象,他又去屋外看了一眼烟囱,没多大一会儿工夫,滚滚浓烟就从拐头那里冒出来。

    张雪艳见收拾的差不多了,笑盈盈的去给萧富倒了杯水,递到萧富的手里面说:“富儿,今儿个真多亏你了,你稍等一会儿喝杯水,等水烧热了,你洗洗再回去。”

    萧富本来就没打算这么快回去,听张雪艳这么说,他也就顺势答应下来,端起水杯喝了两口,就看见张雪艳屁股一扭一扭的进了卧室,这让萧富再次想起那天晚上卧室里听到的动静。

    因为是在自己家里,炉子的温度上来之后,房间里十分暖和,再加上马上就要睡觉,张雪艳就进屋把厚厚的毛衣毛裤脱掉,只穿着秋衣秋裤走了出来。

    再次看到娘娘穿的这么紧致,萧富目光有些发直,端着杯子的手一时间定格在半空中,竟忘了下一步要做的动作,直到张雪艳说话,他才回过神儿来,赶紧借着放杯子的动作,把目光从娘娘身上移开。

    “水热的差不多了,赶紧去洗把脸,现在你跟小黑猴似的。”张雪艳

    笑呵呵的说着,她不是没有感觉到萧富火热的目光,感觉到又能怎么样,毕竟萧富是晚辈,有些玩笑不是能和他随便开的,那天晚上张雪艳幻想过萧富的鸡巴,可过后她十分的自责,哪有娘娘想着玩侄儿鸡巴的事,不管内心再需求那方面的事儿,张雪艳也极力克制自己不往萧富身上去想。

    “哦!”萧富答应了一声,没敢再跟张雪艳目光对上,提起炉子上的水壶就往水池走去,哗啦啦的倒了一盆水之后,试了试水温刚刚好,本来还有些期待能跟娘娘多待一会儿,可见到张雪艳肉嘟嘟的身体后,他突然改了主意,想着赶紧把脸胡乱洗完快些回家,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真要是做出些伤风败俗的事情,以后就没法在这儿呆下去了。

    张雪艳来到水池边儿上,看见萧富洗脸洗的实在有些不像话,脸上的烟灰越洗越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走到水池边儿上,即是埋怨又是心疼的说:“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哪有这么洗的,洗了跟没洗一样,竟是瞎浪费水。”

    说着,张雪艳就上前一把按住萧富的脖颈处,让他弯下腰,另一只手开始往脸上撩水,然后就是打香皂,直到将他脸上的黑灰搓干净了,这才罢手。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过程中,萧富没有生出半分反抗的心思,任由着张雪艳摆布,张雪艳平日里没干过粗活,手上几乎没有茧子,萧富感觉到娘娘的手搓在脸上,就像是挠痒痒似的,觉得十分惬意,而这种长辈对晚辈的关怀,没有让他生出任何的异样心思。

    萧富本以为洗过脸之后就算完了,可是娘娘拉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嘴里发出啧啧的两声,有些嫌弃的说:“指甲缝里这么黑,平时你都不洗手啊!今天娘娘帮你好好洗洗!”

    张雪艳将萧富的一只胳膊从自己的肘下穿过,这样便于将萧富的手放在自己的两手之间,洗起来也更方便一些,可是她却没有注意到萧富胳膊正好压在自己的胸前,随着她洗手的动作,胳膊左右摇摆,在她的乳房上蹭来蹭去,张雪艳对于萧富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丝毫不亚于石宝,说是她的另一个儿子也不为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戒备心。

    而萧富今晚本来已经淡了那方面的心思,但是手臂上突然感受到娘娘乳房传过来的波浪,并且随着手臂的动作,不断的在她乳房上挤压,那种柔软不得不让萧富心猿意马起来,裤裆里的家伙根本就不听话,自从手臂刚接触到娘娘乳房的那一瞬间,就顶了起来,把裤子给顶的老高,他想要遮掩,却怕娘娘发现自己的丑态,身体僵硬的站在水池旁一动都不敢动。

    张雪艳却浑然不觉,左手洗完之后又换到了另一边,按照原来的样子把右手也拉了过来,两边的乳房轮流被萧富手臂压了个瓷实,渐渐地张雪艳发现了萧富有些不自然,她抬头看了看萧富,发现这小子脸红的厉害,而这时萧富手臂正紧压在自己的乳房上。

    张雪艳立刻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依旧给萧富洗着手,不经意间,往萧富裤裆那里瞄了一眼,小家伙已经快顶到水池上面了,怪不得这孩子不敢再往前面移动,张雪艳不动声色的让萧富往后面退了一点,她还担心把萧富的那个玩意儿撞坏了。

    张雪艳给萧富手冲水的时候,见这孩子站姿实在是有些难受,她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再往前站点儿没事儿碰不到,还跟娘娘我害羞呢!”

    萧富大窘,他知道娘娘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丑态,这个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求着娘娘快些把手洗完,他好溜回家去,可是张雪艳把他的这只手洗的格外细致,始终都不愿意松开,不得已萧富才结结巴巴的说:“娘娘,行……行了吧,再洗就秃噜皮了。”

    张雪艳正在想着应该怎样说既能保持长辈的样子,又能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完全没有注意到萧富的右手已经被自己搓的发红了,她咯咯地笑了出来:“你一个大小伙子还怕手洗秃噜皮了,对了,那天晚上给你说的你照做了么?”

    萧富立刻就想起张雪艳让自己洗屁股的事儿,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能够随便宣之于口,并且还是在娘娘这种长辈面前,他只得装傻充愣的说道:“什……什么事啊,娘娘交代我做的事,我哪样敢不做啊?”

    张雪艳把脸绷住了,摆出了长辈的威严,可是她的内心却十分火热,却不敢在面儿上表露出来,装出正经的模样说:“还在娘娘面前打马虎眼儿,就是上次那天晚上,告诉你让你洗屁股的事情,我可警告你,保持自己的个人卫生是非常重要的事儿,千万可不能马虎。”

    萧富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挡在下身顶起来的地方,支支吾吾的回答:“明白了,那要是没啥事儿我就先回去了,你晚上记得把炉子封好啊!”

    说

    完,萧富一溜烟儿就跑出了张雪艳的家门,他有些不知所措,怕娘娘像是给自己洗手一样,把自己的小家伙拉出来清洗一番,那样的话实在是太难为情。

    张雪艳看着萧富逃跑觉得好笑,自己还有话没说完呢,就把萧富给吓跑了,洗漱完之后,回到房间里,虽然炉子里火烧的很旺,但是张雪艳看着冷冷清清的这个家,还是觉得有些寒冷,她的心里暗骂一句自己儿子瞎跑,不过自己儿子在家又能怎么样,更是不能随便乱说,还是和萧富这个不是儿子的儿子在一起聊天觉得有意思。

    想着想着张雪艳就暗骂自己不争气,已经想好了不再对萧富动歪心思,这还没怎么着呢,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她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究竟是不是那种淫乱的女人。


如果您喜欢,请把《那些年的熟女味儿》,方便以后阅读那些年的熟女味儿【那些年的熟女味儿】(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那些年的熟女味儿【那些年的熟女味儿】(4)并对那些年的熟女味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