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2.1改

【FGO2.1改】(3)完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暴风雨夜岚之王 本章:【FGO2.1改】(3)完

    【Fgo2.1改】痴女母畜的俄罗斯异闻带(终)

    作者:暴风雨夜岚之王

    2020年1月30日

    字数:12911

    正文如下:

    幕间——拉斯柯尔尼科夫

    不知为何地,不知为何时「唔……」卡多克突然醒来,不明所以地用尚且不

    清楚的目光环视了一下四周。眼前似乎并非风雪肆虐的俄罗斯,那一轮烈日倾泻

    下的阳光便是证明。「阳光啊,好像是久违的东西了……唔,真好……」卡多克

    胡思乱想着。而突然,一侧手臂上传来的柔软触感,以及闯入眼角余光的白色身

    影,更是让他心头猛地一紧。

    「嗯?怎么了,维?」手背上传来的他人指腹那冰凉柔软的触感,终于让卡

    多克完全清醒了过来。猛然转身;是白色刘海遮住一侧眼睛,阿纳斯塔西娅那陶

    瓷般的容颜在他淡琥珀色的眼瞳中倒映出来。在那一瞬间,卡多克心中是冰川悄

    然消融滑落水中,是熔岩喷发山石崩毁地动山摇,是星河明灭万代更替;却消弭

    了那满心的犹疑,满心的愤怒,满心的,痛楚。此时此刻,世界走向尽头,宛如

    在一片纯白的境界中,只有眼前的人端坐,阿纳斯塔西娅。

    休闲的短袖掩盖住娇小的身躯,露出凝脂玉白的手臂;怀中躺着有些破旧的

    布娃娃。露出的眼瞳中含着贝加尔湖全部的清澈与万年的湛蓝。而此时,那瞳中

    流露着紧张不安,注视着卡多克。大概是因为紧张,阿纳斯塔西娅把手轻轻搭在

    他垂落在一旁的手背上。卡多克眼眶顿时潮湿滚烫。「对,毫无疑问,端坐在此

    的她既不是罗曼诺夫末代皇女,也不是那sr职介的从者。在这里的,

    只是阿纳斯塔西娅。我的阿纳斯塔西娅。」

    喉结稍稍一动,卡多克却不言语,只是低垂着眼,突然伸出双臂,用力将阿

    纳斯塔西娅拥入怀中,将脸深深埋入她颈窝处银瀑般的长发中。卡多克小心地呼

    吸着,抑制着喉咙间的抽泣。「阿纳斯……」怀中的躯体比看起来更娇小。他想

    努力紧紧抱住怀中香软的身躯,但又唯恐一用力,怀中的女孩便会再次消散地如

    同俄罗斯的飘雪,沉沦在那经年冻气中。

    「维?」突然被抱住,阿纳斯塔西娅眼中闪过不知所措,但肩膀上传来的湿

    热触感,以及卡多克靠在自己身上微微战栗的身躯,将他的恐惧,欢快,悉数传

    入了阿纳斯塔西娅敏感柔软的心中。她不禁抬手,从两边微微环住了卡多克怀抱

    着自己的双臂,身体稍稍往那并不坚实的怀里靠了靠,仿佛想用自己的体温努力

    融化卡多克心中的寒意……

    半晌,任由他抱着,阿纳斯塔西娅才开口:「怎么了?刚醒来就……」话音

    未落,双唇已经被卡多克吻住,将话堵在了喉咙口。阿纳斯塔西娅惊觉,卡多克

    双唇冰凉,稍稍带着些许清苦的味道,「正如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呢……」阿纳斯

    塔西娅在唇舌接触间想着,不禁稍稍抬起头,迎合起了他并不温柔的吻。但随即

    便羞红了脸,在卡多克怀中挣扎着分开双唇,鼓起双颊红着脸道:「现在还在外

    面呐。」然而看着卡多克不知所措的惊慌样子,又稍稍侧头一笑,软下口吻把食

    指贴在卡多克唇上,靠近他脸庞,吐着气轻声道:「至少,等回去以后再做吧?

    我可爱的小泰迪维。」

    深吸一口气,卡多克狂躁跳动的心慢慢回落,眨眼转头避开阿纳斯塔西娅的

    眼神,看向四周。他想,看来是个购物中心的某个料理店。喧嚣,无意义。只是

    寻常的景色,寻常的行人,寻常的食物……寻常的,我,和阿纳斯塔西娅。啊,

    原来这是我记忆中的景色啊。我,还在眷恋着这里吗……多少宏图大业,都消散

    在了俄罗斯的飘雪中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卡多克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背;白的有些病态,经络隐在皮

    肤下清晰可见。没有血色的令咒。但更重要的是,「阿纳斯,你……怎么在这?」

    卡多克的声音有些干涩。

    听罢,阿纳斯塔西娅噗嗤一笑,道:「你怎么了啦维?我们难道不是在约会

    吗?」一顿,稍稍作出气鼓鼓的样子,又道,「倒是你,刚醒来就有些奇怪——

    难道是和我出来不乐意吗?维,你还爱我吗?」阿纳斯塔西娅突然低头委屈地要

    哭出来,拉住了卡多克的衣角。也只有卡多克能从阿纳斯塔西娅每个细微的表情

    中察觉到她的情绪。

    「呃……不是,只是,做了个噩梦……」

    「嘻嘻,还会被噩梦吓到,维难道是小孩子吗?」阿纳斯塔西娅抬头笑着。

    说完,拍拍脸,从椅子上跳起来,拉着卡多克跳起来,整理了一下略皱的短裙,

    声音中带着雀跃:「

    走吧,维,约会还没结束哦。」

    卡多克突然被拉着起身一踉跄站起,脑子乱乱的,想,是筋力E吧?果然,

    刚才的委屈是装出来的吧?」走啦!」「嗯。」

    沸腾的声音涌入耳朵,看着阿纳斯塔西娅纤细的背影,卡多克突然释怀了。

    呵,管他呢,只要阿纳斯塔西娅在我身边,别的什么怎么样都好了。卡多克嘴角

    微微扬起,加紧两步,扣住阿纳斯塔西娅的双手十指搂住她纤细的腰身,凑在她

    小巧精致的耳边,道「嗯,约会。最好,永远不要结束……」最后的话小声的几

    不可闻。

    ……

    「嗯,这里很有名的空气布丁。话说,为什么叫我维?」

    「因为你和维一样,都是只属于我的,上天赐于我的礼物啊。」

    「张嘴。」

    「嗯……唔,维居然趁我吃布丁的时候偷偷亲我!我要亲回来!」

    「哈哈……」

    ……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已经一片漆黑。随着欢脱的阿纳斯塔西娅,卡多克拎

    着购物袋,回到了栖身的公寓。怎么看都不像是学生或是上班族负担得起的二层

    奢华公寓。

    进入房间。「啊,好累啊。」阿纳斯塔西娅一把甩下精致的包包,伸个懒腰

    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卡多克放好购物袋,坐到了阿纳斯塔西娅倒在沙发上的头

    旁边。随意披散的银白长发就散乱在一旁。卡多克忍不住伸手,将手掌贴在了阿

    纳斯塔西娅后脑。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接触了呢……卡多克陷入有些恍惚的

    停滞状态。二人待久了,总会心意相通。阿纳斯塔西娅能感受到卡多克心中的那

    一些不和谐,就如意识中的一根木椽一样让人在意。她缓缓把头移开卡多克的手

    掌,披散着有些凌乱的长发,并不言语,只是直直的看着卡多克淡琥珀色的双眼,

    任由他抱入怀中,双唇主动贴上卡多克有些僵硬的双唇。绵长,沉默,没有恋人

    间的激情高涨,没有平日恶作剧的调皮,床上的欢情,却昭示着生命中的联结的

    缘分。二人相互感受着对方的鼻息,直到呼吸都慢慢急促地渴求……衣物渐渐滑

    落,台灯在墙面打上缓缓交合的影……

    事后

    「维,究竟怎么回事?」不知何时,二人以来到床上躺在被窝中。阿纳斯塔

    西娅浑身带着些许潮意,拢起头发枕在卡多克臂弯中。

    「只是……梦到你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样子。」

    「嗯?」阿纳斯塔西娅支起身,绒被滑落,皎白的身躯配上窗口洒落的月色,

    便一如俄罗斯夜中悄然堆积在贝加尔湖上的一堆霜雪,宁静,雅致。

    卡多克目光在阿纳斯塔西娅身上流连了一下,转过头看向窗外,摇了摇头示

    意不想再谈下去。他嘴角微微掀起一个弧度,想着,也好,那样的东西,就埋藏

    在我一个人的记忆深处好了。他想闭上眼睛,沉醉在这有阿纳斯塔西娅的世界中

    缓缓沉睡下去。

    突然,皇女的声音在耳边炸开,卡多克瞳孔猛地一缩,那笑意僵在了嘴边。

    「那,是不是这样呐?」声音粘腻地仿佛能拉出口水丝,空气中飘来混合的

    气味。在那时,噩梦的形状倒影在窗上。不可能!幻觉!一定是幻觉吧!卡多克

    疯狂地在心里喊着,不可置信地,缓缓转过头去。

    可惜啊卡多克,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啊。

    那是布满红潮的绝美容颜。双目上翻,香舌吐出贴在下嘴唇,露出痴女高潮

    脸的皇女半跪在华贵的绒丝床上,饱满的乳房被她一只手掌狠狠揉搓,白色奶汁

    随着每一次的挤压,从深褐色扩散凸起的乳晕,勃起鼓着青筋的粗长乳头上喷出,

    洒在二人栖身的床上,地板上……另一只手越过怀孕临盆而高挺的孕肚,捏着阴

    蒂狠狠揉搓。一边高潮一边欲求不满地大声浪叫着,喷出的淫水随着腰肢的扭动

    而持续喷涌出来溅出数米,下体如喷水机一般不断高潮,地板上早已一片潮湿

    ……

    耳边的浪叫一声高过一声,淫水奶汁溅上卡多克僵硬的脸庞。他呆呆地绝望

    着。半晌,仿佛一层玻璃突然崩坏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一般,卡多克整个脊梁,消

    弭在了空气中。他蜷缩在地上哭泣着,淫水奶汁不停喷涌浇灌在他身上……而皇

    女,渴求着每一个雄性的皇女,已然在他身下撸动着不争气勃起的肉棒……

    莫斯科

    「啊!!」卡多克惊醒,猛然从床上弹起。周围是煤油灯的一片漆黑,窗外

    洒入日光,呼啸着永不停下的暴风雪。

    床边躺着阿纳斯塔西娅的玩偶,静静地微笑着,不知人间伤心。梦中的约会

    还未完全消散。卡多克拿起玩偶,嘴角牵动着,「这就是你留给我地最后的余韵

    吗……

    呜……」他把玩偶紧贴在胸口,无声地抽泣了起来。

    梦醒了。

    这是异闻带,痴女母畜的俄罗斯异闻带。

    *

    莫斯科皇宫

    「呦呦,少年,你为何哭泣呢?」门外走来一个愉悦的男人,卡多克沉默了

    一下,倔强地抬起头,生硬地道,「拉斯普京……你来干嘛?」

    「哦,别那么带有敌意,毕竟我可只是个神父。」拉斯普京偷税(笑)地一

    笑,又道,「是做噩梦了吗?」

    「不用你管。」

    「哎,少年人总是容易被梦困住啊。不过别担心,我是来帮你的。毕竟虽然

    这是个荒唐的世界,但不会有人想看我和你有那种剧情的哈哈。」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以为是「我不做人了!」?但是,我拒绝(麻婆搭嘎,阔脱挖路。jp

    g))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来帮你的。现在走吧,离开这个异闻带,隐匿者的老

    大已经在等你了。等迦勒底的人打过来再要救你就得费一番力气了。」

    「不要。阿纳斯塔西娅在这里。」卡多克突然神情凛然。

    「哦,少年,女朋友(骚货)在哪都能找啊。也许到了那里可以把阿纳斯塔

    西娅重新正常召唤出来也未可知啊哈哈。不然等待你的就是死亡啊少年。走吧,

    时间不早了。」

    ……

    莫斯科地牢

    两个怪物的战斗在短短几招之内便分出了结果,在温暖子宫中射了几十个小

    时的阿斯忒里俄斯败在了性欲旺盛战意高涨的凯妮斯的,呃,脚下。

    「呵,就算是你这样的怪物,也完全不够看呢。」神灵凯妮斯一边嘲讽,接

    着一脚踹在阿斯忒里俄斯胸口,随着地震般的巨响,庞然大物轰然倒地。「吼呃

    ……」怪物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是胸口已经被踏上了一只冰冷的战靴。随之两

    声清脆的金属声响起,地上的巨兽已经被不知从哪拿出来的手铐固定在了地上。

    凯妮斯居高临下地看着脚下狰狞的巨兽,高挺着胸前被衣物挤压到中间的巨乳,

    乳头依旧勃起地清清楚楚,在白色短小的开胸马甲下顶起一对凸起,露出半个涨

    红的乳晕在外面。平坦的肚子上锻炼出六块腹肌和性感的马甲线,肥硕紧致的臀

    部被黑色丁字裤紧紧包住,整个下体阴唇被紧紧勒住,露出几丝阴毛在外。

    「这可是决定谁强奸谁的战斗啊,你怎么这么无能呢,」凯妮斯装出一个惋

    惜的口吻,一边把脚慢慢移下,直到那半软的肉棒上。「我倒是期待能有男人把

    我压在身下干啊,哈,不过有能力把我压在身下干的恐怕只有波塞冬那种诸神了

    吧?」凯妮斯一边不轻不重地踩着肉棒,用脚跟狠狠摩擦肿胀的睾丸,一边似乎

    漫不经心地接着说,「不过那种野兽一般的干法和打架比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就是

    了,伊凡雷帝那家伙在俄罗斯倒是的确很强啊,不过就只是个婊子皇女的玩具,

    只会把那尺寸很大的东西往我肚子里或者随便哪个洞里面一戳,而且还要我自己

    把洞撑开来?!然后死命捏着你乱顶罢了,然后把我子宫被撑的很长很长再射一

    顿把子宫撑的滚圆浓精,然后就没了?!很无聊诶。」凯妮斯越说越发情,脸上

    渐渐染上红晕舔着薄薄的双唇,一只手忍不住扒开下体已经沾湿的衣物四只手指

    插进去快速手淫了起来。而脚下的肉棒,也慢慢在凯妮斯粗暴熟练的玩法下重新

    勃起,青筋暴起的肉棒从龟头处冒出点点透明液体。凯妮斯另一只手从勃起的乳

    头处轻轻一挑,顿时一只滚圆的乳房弹跳着挣脱开白色开胸马甲,被凯妮斯伸手

    握住乳头使劲拉扯,下体摩擦阴蒂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

    「被踩都能踩到勃起,难道你长这么大就长成了一个受虐狂吗哈哈!」凯妮

    斯狂气地大笑着,加重了脚下的力度,同时也没停下在自己流水蜜穴中抽插的四

    根手指。而那有凯妮斯大腿一般粗的勃起肉棒被生生踩出一个凹痕,而睾丸也被

    凯妮斯战靴冰冷的脚后跟使劲往下挤压。在这下体剧烈的刺激下,阿斯忒里俄斯

    吼叫着,肉棒挺动着不可抑制地,从通红发紫的龟头中射出几股滚烫粘稠的精液,

    浇满了凯妮斯全身。

    「切,这就射了,也是个无聊的怪物啊。只能当成在这异闻带旅游的玩具了。

    不过虽说如此。肉棒的尺寸倒是不小,可以塞满我子宫了……不过想来也是,毕

    竟连那只骚狐狸都把你当成肉棒玩具。那,努力让我舒服吧……嗯……」凯妮斯

    一边眯起眼睛说着,将腥臭滚烫的精液涂满全身,一边撑开下体肥厚的阴唇,缓

    缓蹲下,在饥渴的蜜穴接触到冒着精液流满了透明液体的龟头时,凯妮斯突然猛

    的向下一坐,龟头前端整个插入了

    被凯妮斯自己撑开的流水浪穴中,巨大的尺寸

    让凯妮斯小腹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巨大凸起。「啊……」凯妮斯仰头一声浪叫,

    带着因下体被撑开一个大腿粗的满足,一手继续捏着乳头使劲蹂躏自己滚圆坚挺

    的乳房,另一只手从侧面使劲拉扯阴唇,来让下体浪穴可以包裹住那恐怖的肉棒。

    「啊……嗯……」凯妮斯深吸一口气,略微抬起肥硕的屁股,扯着阴唇向下

    用力砸下屁股,多褶紧闭的肛门也因此张开一个淫荡的缺口;凯妮斯每浪叫一声。

    身体和屁股便向下猛冲一次,直到整个龟头都被塞进了原本狭小的阴道中,顶端

    顶到了子宫口。「嗯,这才对嘛……啊……不过,离我感到舒服,还差的……啊,

    差的远呢。」凯妮斯摸着小腹上那个巨大的隆起,缓缓控制着张开子宫口,腰部

    用力,把那尺寸巨大的肉棒容纳进自己因淫欲而倍感饥渴的扩张子宫中。随着凯

    妮斯身体缓缓落下,肉棒顶起的凸起也慢慢向上膨胀,直到整个平坦油亮的腹部

    变成了一个尺寸恐怖的圆柱形,肉棒的形状,顶端隆起的龟头,从下体延伸到了

    胸口,连一对紧致的爆乳也被龟头从中间隔着皮肤顶的朝两边分开。凯妮斯舒服

    地抬头浪叫一声,十指使劲陷入丰腴的褐色乳肉中揉搓,笑着道:「唔,全部,

    全部插进来了啊。值得称赞。」肥厚的阴唇紧紧贴住的阿斯忒里俄斯健壮的小腹。

    身下的阿斯忒里俄斯肉棒被紧紧裹住,看着眼前淫糜的场景,遵循着本能忘记了

    尚在战斗中,直接进入交配状态。随即吼叫着一顶下体,毫无防备的凯妮斯身体

    瞬间被高高顶起,跪在地上的双膝猝不及防离地,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承受在龟头

    顶端那一小片薄薄的皮肤上。原本在双乳下端的龟头隔着肚子皮肤从双乳中间顶

    上了凯妮斯双目上翻的高潮脸。「啊……」原本气喘吁吁却游刃有余的凯妮斯瞬

    间被顶上了高潮。掐着胸前的豪乳下体猛的喷出一束水柱,剩余的则是顺着

    阿斯忒里俄斯双腿不停流到地上,短短一个高潮,便在地上积攒成了一个小淫水

    洼。

    不等凯妮斯反应过来,阿斯忒里俄斯便在这个体位使劲抽插,勃起的肉棒轮

    廓退回到肚脐处,随后猛的上顶,从乳沟中间顶上凯妮斯因高潮而后仰的脸。而

    下体的淫水,随着每一次的抽插,都从肉棒周围四射着喷出。在几十次抽插后,

    凯妮斯慢慢从一开始的猝不及防反应过来,身体中的肉棒正在子宫中使劲拉扯子

    宫内壁,肠子,胃都被挤成薄薄一块。「啊嗯……这才像话啊……啊……再用点

    力……嗯哈哈……再用力啊……」凯妮斯吐着香舌,气喘吁吁地挑衅着身下的怪

    物,一只手仍然使劲掐着乳房。另一只手转到下体准确地捏住勃起的阴蒂揉搓。

    欲望彻底释放的凯妮斯下体淫水不停从蜜穴和肉棒各个空隙中喷出。索性双腿分

    开离地,任凭身体被套在肉棒上扭动着腰。

    突然,阿斯忒里俄斯加速抽插引得凯妮斯惊叫着高潮数十下后,挺着腰一边

    大吼,一边在不成样的子宫中开始在凯妮斯乳沟中隔着薄薄的肚子开始了汹涌的

    射精。几乎是一瞬间,被肉棒撑成圆柱形的腹部被精液从里面撑成了椭圆形,更

    多装不下的精液在肉棒四周混合着淫水喷出……

    「啊……对了,怎么忘了你呢?阿塔兰忒,呵呵」

    ……

    几个小时后

    当高扬斯卡娅走进地牢时,凯妮斯挺着因充满精液而椭圆的肚子继续坐在阿

    斯忒里俄斯肉棒上扭着屁股迎合着巨根的抽插,而双手正拉着阿塔兰忒双臂,让

    阿塔跪在阿斯忒里俄斯身上,阴蒂转化出来的粗长肉棒在阿塔兰忒怀孕且充满精

    液的膨胀子宫中冲撞着。「啊啊啊……」阿塔兰忒披头散发,接连被两个怪物玩

    弄抽插,如今只有任凭宰割低声呻吟的力气。但下体却很老实地不停朝外边涌着

    淫水与精液。而凯妮斯,在双重的刺激下不停狂气地大笑,巨乳与肚子随着每次

    大幅度的晃动抽插而荡起阵阵眼花的肉浪。

    高扬斯卡娅一挑眉,冷冷地嘲讽道:「真吵啊,在几百里外都能听到你的声

    音了。」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xFF

    2F;M

    「哈啊……」凯妮斯吐着舌头喘着气,一边挺腰把肉棒全部塞进在阿塔兰忒

    充满着精液的怀孕子宫中,在滚圆的肚子上捅出一个凸起,一边扭着屁股,迎合

    着从下体一直插到下巴的怪物肉棒,肚子变成了一个尺寸夸张的椭圆精液球挂在

    身体前面,低头隔着被极限拉扯的半透明褐色肚皮和下面不停流动的精液舔弄着

    从射满精液的子宫中捅出的龟头。

    「啊啊啊啊……」随着身下的怪物猛的挺腰上顶,凯妮斯突然浑身一震,差

    点松开拉住后入阿塔兰忒的双手,褐色的肚子上明显地开始涌动着液体的波纹涨

    大一圈,两人的结合处更是倒喷出一大股装不下的浓稠精液和激射的高潮淫水。

    与此同时,凯妮斯吐着舌头浪叫着,全部末入阿塔兰忒子宫的肉棒随着自身的高

    潮,不可抑制地射出一大股精液,涨到极限再也装不下任何精液的怀孕子宫翻腾

    着倒喷出大量残存精液,流满了凯妮斯褐色的健美双腿腹肌和阿塔兰忒黑化粉白

    的巨臀与大腿。在内射与射精的双重快感下,凯妮斯仰头浪叫着松开双手,一只

    手绕过腰间用力把阿塔兰忒柔软喷奶的乳房向后拉扯着,另一只手从肉棒旁的空

    隙中使劲插入松垮充满弹性的临盆蜜穴,沾上了满手粘稠的精液后,握成拳插入

    阿塔兰忒冒着热气的张开肛门中直捅到手肘处。「唔嗯……」阿塔颤抖着发出一

    声悲鸣,而下体,乳房却不停激射出淫水乳汁。颤抖的娇嫩美肉又让凯妮斯颤抖

    着一边被内射一边从肉棒中射出大股的精液。「哈哈……淫荡的母猪!」凯妮斯

    大笑着一边射精一边重新开始抽插……

    「……」高扬斯卡娅冷着脸看着浸泡在精液淫水乳汁中的三人,刚被寒风冷

    却下来的身体重新燥热起来,深黑的乳头渐渐鼓起张开,乳晕凸起冒出奶珠,下

    体淫水不可抑制地透过衣物滴滴落下。

    「骚狐狸,这不是被射满子宫了吗。」凯妮斯一边抖动抽插着,一边看向高

    扬斯卡娅。

    此时的高扬斯卡娅在高挑的赤裸身躯上披了一件原来的军服,深邃的黑色和

    洁白的肌肤衬托的更加雍容华贵。而从精液池中爬起来的高扬斯卡娅浑身沾满了

    好几层干涸后的精液,每一片肌肤上都沾满了淡黄的精斑,新旧重叠在一起,散

    发出连地牢中也无法掩盖的气息。粉色长发披散下来,因遍布精液而变得黏糊糊

    的凝结在一起。美艳的脸庞上的精液尤其众多,精斑凝固了厚厚一层,几乎连眼

    皮都难以抬起,而眼前的睫毛更是凝固着一大片淡黄的精液。

    黑色军袍被从精液池中捞出来,吸了过量的精液使衣服变重了不止一倍,而

    内外也满是凝固了的,未凝固的精液。一整身精液的高扬斯卡娅却因这独特的妆

    容显得更加淫荡美艳。

    在经过了几万人的精液沐浴后,高扬斯卡娅的肚子高高鼓起,几乎有自己躯

    干那么大,把挺翘的爆乳从中间被挤到两边。肚子的皮肤被撑的透明,肚脐被精

    液撑的高高凸起。透过青筋和里面同样透明的子宫壁,精液的流动被看的清清楚

    楚。而下体醇熟肛门与肥厚油腻沾满精液的黑色阴唇间,都插着几乎腰粗的金属

    肉棒来阻止精液流出。几近一米的粗长金属棒在滚圆的肚子上再顶出两个个明显

    的凸起。透过薄薄的雪白皮肤,可以清楚看到带着各种凸起的重口龟头。

    尽管在下体被爆插与眼前淫荡场景的刺激下奶水从勃起张开的乳头,凸起的

    乳晕上失控般地不断涌出,顺着下乳的弧度如水柱般落在地上顷刻间便形成一大

    滩奶水,但高扬斯卡娅还是冷着脸一手叉在滚圆肉臀上方极其纤细的腰上——此

    时已变成了一个凸出身体的精液球——夹着深入子宫与肠道的金属肉棒慢慢走向

    目不转睛看着自己身体而忘了抽插不断被身下阿斯忒里俄斯顶上下巴的凯妮斯,

    「骚狐狸,这才好看啊……」

    「哼,随意用人家的东西被别人讨厌了也无可奈何啊?」

    「切,我看你是受不了那些手臂一样的小牙签了吧?」

    「那种东西只有母猪会喜欢,我只把那些精液收集起来放在肚子里了。他们

    要碰我还得努力提升自己啊,虽然这句话是2。2对主角团说的,但无所谓啦。」

    「那种连钓鱼都不会的女人也就玩玩牙签了,不过你过来就是为了讨肉棒的?

    我倒是不介意和他一起操你,尤其是现在这么淫荡的你。」凯妮斯说着,放下神

    智迷糊的阿塔兰忒,在身体里的肉棒上转向高扬斯卡娅,从肉洞中抽出还带着精

    液和淫水的肉棒使劲从龟头一撸到底,混合着疼痛与快感仰头浪叫的同时对着高

    扬斯卡娅疯狂射精。大概是由于性欲高涨,腹部起伏甩动着肉棒

    射精的凯妮斯毫

    无停下来的迹象,一波波的浓厚精液从高扬斯卡娅脸上一直冲刷到极限隆起的腹

    部,高扬斯卡娅又变成一个行走的精液人形。

    凯妮斯的射精持续了接近十分钟,整个人都瘫软在身体下不断奋力抽插的阿

    斯忒里俄斯身上。而闭上眼承接着精液冲刷的高扬斯卡娅半睁开一只粉色的眼,

    不顾精液沾上眼珠,媚笑着伸出长长的舌头舔食着脸上的精液。大概是狐狸的舌

    头的原因,高扬斯卡娅甚至可以用舌头把眼睛上的精液都舔进口中。淫荡的表情

    搭配上精液的装饰,凯妮斯刚射完的肉棒又瞬间勃起,从半蹲着被插的姿势慢慢

    站起身,腹部的椭圆形凸起一寸寸陷下去,数不清的精液被抽出的肉棒带出。和

    地上满地都是的奶水混合在一起,包围着凯妮斯冰冷的战靴。站起身的凯妮斯一

    只手扯住高扬斯卡娅分开到两边高挺的乳房使劲拉到肉棒上方,两只手指分开不

    停喷乳的乳孔挺腰插入,把硕大的乳房在手中撸管一般套弄。另一只手隔着肚皮

    和子宫壁捏着被精液环绕的巨型金属肉棒。

    一边被插乳孔,高扬斯卡娅吐露出此行的目的。「他说。马上离开这里去北

    欧。哎,还有点舍不得这里。」

    「我看你是舍不得伊凡雷帝和这些俄罗斯的比人还大的肉棒吧?」

    「哎呀呀,你也一样啊不是吗。这倒不至于。北欧那边道中都是神化的巨人,

    比这个还大的肉棒倒是不缺。不过看不到那对小情侣的终局还有点可惜呐……好

    了,别玩妾身的乳孔了,都玩了多少次了,你想的话在路上让你整天插着好了。

    现在还有正事。」

    「呵。正事,指这只抓来的母猪吧。扔到雪地里不就行了。」凯妮斯一愣,

    继而笑着抽出了肉棒,还不忘象征性地捏上发黑的油腻大乳头。

    高扬斯卡娅凑在凯妮斯耳边促狭着笑道:「呵呵,那样太野蛮了,在还给迦

    勒底人之前,还得打扮一下呢……」

    说完,高扬斯卡娅张开腿慢慢蹲下,军服因此掉落在地上。随即拉过半昏迷

    的阿塔兰忒。由于几天不间断的抽插,双腿习惯性地张开,通红的蜜穴中不停涌

    出浓稠的精液。尽管怀孕才几天,但肚子已经高高隆起。

    「这是你干的好事吧?把她的怀孕时间变成这么短。唔,倒也不错,里面黏

    糊糊的连羊水都能喷出来,」凯妮斯饶有兴趣地看着高扬斯卡娅和阿塔兰忒双双

    隆起的腹部,用力向上踢了踢深入高扬斯卡娅身体的金属棒。

    高扬斯卡娅身体一晃,原本就停不下来的乳汁从鼓胀到极点的乳头中喷出。

    「啊!妾身可是在干正事啊。」回头娇嗔一声,高扬斯卡娅摸着阿塔兰忒隆起的

    肚子轻轻按压,道「这只母猪距离生产还有一段时间,但我们可等不及了呀。」

    突然,小声呻吟的阿塔兰忒声音一尖,伴随着浪叫与四处喷洒的乳汁淫水,

    高扬斯卡娅用力把阿塔兰忒的孕肚深深按了下去,在隆起的肚子上形成了一个大

    坑,同时就着精液淫水与喷出的羊水,另一只手整个插入阿塔兰忒下体。阿塔整

    个身体猛然绷紧反弓,瞪着双眼大张着嘴无声尖叫起来。

    高扬斯卡娅也浪叫着吐出长长的舌头媚笑道,「哈哈,那也只能让你提前出

    产了呀,不过出来的是一个孩子还是一堆血肉可就由不得我了啊。」在二人的奶

    水淫水狂喷下,高扬斯卡娅尖声大笑,在汹涌喷出羊水与高潮下体的手穿过松开

    的子宫口,握住一团东西,猛的抽了出来。同时,阿塔兰忒一声尖叫,肚子猛然

    瘪了下去,随后紧绷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带着轻微的呼吸晕死过去。喷涌的各

    种液体渐渐平复,慢慢流出。

    「呼呼……」带着漫天喷涌的高潮与羊水,脸上沾满各种液体的高扬斯卡娅

    松开按压阿塔兰忒肚子饿手整理了一下头发看向手中的一团。一个成型的婴儿,

    带着软软的牛角,一条从阿塔兰忒不成型的子宫蜜穴中伸出的脐带连接着婴儿与

    晕死过去的母亲。

    「很遗憾,不是你的孩子呢」高扬斯卡娅饶有趣味地弹了弹男婴的下体,转

    头看向凯妮斯,从漂着一层混合液体的地上捡起湿透的军服重新披上。

    此时凯妮斯还没从眼前的表演回过神来,听到这话,带着复杂的眼神看向沾

    满各种液体赤裸着身躯美艳冷酷的高扬斯卡娅,张了张嘴没说话。

    「嗯?凯妮斯大人没见过这种事情吗?哎呀哎呀真是抱歉呢呵呵,这是我刚

    学到的,那个婊子皇女就是这样生了十几胎的,耐受力可比这只不入流的母猪强

    多了……」

    「说个事。」

    「嗯?」

    「我们交往吧。」「……啥?」

    莫斯科皇宫前

    阿纳斯塔西娅下体连着密密麻麻的脐带,挺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在沾满乳汁淫

    水的雪地中不断生产。旁边环绕着的雅噶纷纷挺着被魔术强化后的肉棒,不时从

    涨红的龟头中射出一股精液浇在皇女被干涸的精液布满的雪白肉感身躯上,腹部

    高高隆起,里面挤满了胎儿,由于魔术供给,不需要羊水的胎儿塞满了子宫,而

    羊水随着不断的高潮而喷出体外。环绕胎儿的,是被射入的无数浓稠精液。

    皇女一只手轻轻按压着柔软隆起的肚子,另一只手撑着平衡,痴笑着大大张

    开双腿。虽然没有触摸,但瘫软到两边的巨大双乳还是时刻从张开的深褐色乳孔

    中激动地喷着乳汁。这时,随着孕肚的一阵蠕动,皇女抬着头轻轻呻吟,下体慢

    慢继续扩张,阴唇凸起,又是一个胎儿即将落地。就在婴儿的头毫无阻碍地穿过

    子宫口时,突然一个雅噶冲上前,猛的把肉棒熟练插入带着大量脐带不断高潮喷

    水的蜜穴中,胎儿也被龟头顶着重新进去子宫中。皇女一声浪叫,继续按压孕肚,

    蠕动着子宫把胎儿挤出宫口,随即继续被肉棒推回子宫。就在这一来一回时,下

    一个胎儿即将出生,子宫的蠕动也更加剧烈。

    两小时后

    此时不得不在皇女下体插入四根肉棒,才能使劲把几十只一起生产的胎儿挤

    回子宫。而高高隆起的腹部扭曲着,使劲把胎儿挤出子宫。一只乳房被插入三根

    肉棒抽插,积压在乳房中的奶水把柔软的乳肉撑的如冰块一样肿大坚硬,而另一

    只被从两边使劲扒开,肿大的乳腺清清楚楚地从蠕动的乳肉中被看得一清二楚。

    从下体传来的快感让皇女几乎被性欲冲地丧失理智(?),使劲撸动着手中随处

    抓住的肉棒拍打在胸口,而后仰的头被强制握住口交,睾丸拍打着高潮的秀美脸

    庞,塞满口中的肉棒混合着喷出的口水穿过喉咙抽插着布满精液的胃袋与被撑到

    隔膜以上的子宫壁。

    突然,深入下体的四根肉棒一起被顶出,皇女扭动着娇媚的身躯「唔唔…

    …」地挣扎起来,双手猛的握紧,子宫中的几十个胎儿混着无数喷洒的高潮与精

    液,从下体中连着脐带一个个喷出。蠕动着青筋的肚子随着胎儿的喷出而慢慢瘪

    了下去……

    处理完下体的脐带,皇女慵懒地躺在雪地上,双乳依旧不断喷着乳汁,一只

    手揉捏着湿漉漉的深褐色乳晕,另一只手从一边分开几乎被操烂的肥厚深色阴唇,

    阴蒂高高勃起,舔着下唇隔着银白色长发挑逗地看着众人。

    就在众人又想冲上前去的时候,高扬斯卡娅突然出现,赤裸的身躯上披着湿

    透的军服显得淫糜高贵。随意挥手,强大的气场扫开众人,军服飘扬间露出纤细

    腰部下猛然变大的饱满蜜桃臀,不过原本的金属棒已然都被取下,喷完精液的腹

    部平坦带着淫荡的肉感。随即高扬斯卡娅嘴角掀起一抹笑意,甜得发腻的嗓音道,

    「这是女孩子之间的私密对话哦,妾身占用各位一些时间。请不要偷听哦。见谅

    啦」继而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皇女。

    「很抱歉打扰您了。」高扬斯卡娅假惺惺地鞠躬道歉,继而蹲下身,道。

    「我们要走了呦,可能是永别啊,真舍不得啊,毕竟和我志同道合的人也很少见

    的啊。」

    「有必要特意过来和我说一声吗?做的好像是闺蜜一样。」皇女神情慵懒半

    闭着眼难得地神智清醒,看着玩弄着自己下体肥厚油腻深色阴唇的高扬斯卡娅。

    「哎呀呀,居然这么冷漠,人家好伤心」高扬斯卡娅哭丧着脸,继续道,

    「迦勒底的人要来了,你可要好好守护着个异闻带和空想树啊,毕竟,」高扬斯

    卡娅停顿一下,突然神情一变,表情邪恶地挑眉道,「毕竟这可是你和你小男友

    卡多克的家园啊。」

    突然听到那个名字,皇女一惊,随即坐起身,神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淡蓝色

    的眼瞳直视着高扬斯卡娅粉色的眼,一字一顿地道,「不许提那个名字。」但随

    即泄了气,抱着自己淫糜的身体把头深深埋在膝盖上,小声说道,「我们都没有

    选择啊……不论是我还是他……我们作为异星神的玩物,也许本就不应该存在地

    球……」突然,阿纳斯塔西娅抬头,眼中似乎燃烧着火一般的东西,烧干了残泪,

    「可是无论如何。我会留下来,面对迦勒底人,和伊凡雷帝一起。我是阿纳斯塔

    西娅,是沙皇俄国末代皇女,是这片冰天雪地的女儿。」说完,阿纳斯塔西娅一

    顿,神情变得有些落寞,轻轻说道,「至于卡多克……对不起……我们,都没有

    办法。这具身体,这无法控制的欲望,这些人们,都需要我们这些异闻带之母来

    产生……对不起……我,你,高扬斯卡娅,还有其他异闻带的

    英灵……我们都只

    是被命运摆布的人……」缓缓闭上双眼,「真的,有些羡慕迦勒底的人啊……可

    是我做不到,做不到违抗这命运……卡多克,对不起……」顺着脸颊滑落一滴纯

    净的泪,在雪地上缓缓化开……

    高扬斯卡娅沉默了一下,道,「呼呼……被说了一大通心事不知道怎样说好

    了呢……你和他的这份情感无论如何是有意义?这个安慰也太烂俗了……」说完。

    拍拍阿纳斯塔西娅的脸颊,柔媚地道,「不过。离迦勒底人来还有一会,发泄完

    了再去面对那该死的命运吧?」转眼间,已是一片淫荡场景。

    皇女痴笑着,分开双腿,一只手从一侧拉开阴唇,高扬斯卡娅会意地双手伸

    入残留着大量精液与高潮淫水充满弹性的肥厚阴唇,缓缓扒开成一个恐怖的大洞,

    随即将头顶了进去。

    一只手拉开阴唇,一只手放在高扬斯卡娅粉色黏糊糊的头发上,皇女吐着舌

    头双目上翻用力把高扬斯卡娅头塞进自己阴道中,子宫口更是蠕动着张开,混合

    着淫水与各种液体,高扬斯卡娅美艳的脸庞映在皇女雪白的小腹上。当整个肩膀

    还算顺利地塞入充满弹性的蜜穴中后,随即是坚挺的乳房,皇女不得不浪叫着香

    汗淋漓地像揉面团一般一边撑开阴唇,一边把两只坚挺充满弹性的乳房混着大量

    乳汁与自己的淫水揉进蜜穴中。

    二十分钟后,当整个乳房终于进去皇女子宫后,高扬斯卡娅整个上半身都被

    吞入了皇女的子宫,在皇女娇小肉感的身体上显露出一对被极限挤压地不成样的

    爆乳与美艳的五官。在子宫的一片黑暗中,高扬斯卡娅双手摸索着,伸入输卵管

    中笑着使劲按压卵巢。「啊啊啊……」皇女本就颤抖着的身躯突然猛的一震,随

    即双手使劲压着自己子宫浪笑着,口水一滴滴落下,混合着激烈喷射的乳汁流满

    了全身。

    当滚圆的屁股进入蜜穴中后,最困难的,便是折叠起来的双腿。自己的力量

    已经不够了,加上还有不断在自己子宫中捣乱的高扬斯卡娅,皇女将迷离的目光

    投向周围早已肉棒挺立的众人。

    下体由两个人使劲分开,早已比皇女自己的腰粗上许多,另外几个人一边抱

    着高扬斯卡娅浑圆紧致的肥美大腿,肌肉匀称的小腿与秀气的脚在自己肉棒上蹭

    着,一边使劲往皇女下体那恐怖的肉洞中塞。当腿上沾满了高扬斯卡娅与皇女的

    高潮淫水,众人的精液时,进入的进程就顺利多了。更有两人冲上来,将肉棒插

    入被皇女子宫束缚住的高扬斯卡娅的蜜穴与肛门使劲抽插,唯恐以后再也操不到

    这美艳冷酷的身躯。

    半个小时后,在内外双重刺激下的皇女几乎晕死过去,肛门中插着三根肉棒

    与两只手臂,乳房几乎被疯狂的众人挤奶挤地如同两团烂肉。深褐色的乳孔被扒

    开地比乳房根部还要大,而高扬斯卡娅,终于在无数趁机抽插蜜穴与肛门的肉棒

    的依依不舍下,仰躺着M开腿全部进去皇女扩张地几乎到了弹性极限的子宫中,

    皇女的腹部高高隆起,肚脐也因此凸起,高扬斯卡娅在雪白紧致的肌肤上映出肥

    乳与美艳脸庞。蜜穴与肛门正好对着闭不上的子宫口。半晌,缓过神来的皇女忍

    受着输卵管被挤压的快感,颤抖着声音对着众人媚笑道,「啊……呵呵……想不

    想,一起干我们两个呢?啊……」

    随即,被淹没在了人海当中……

    俄罗斯异闻带风暴之壁边缘

    卡多克回头凝望着永世不绝的风雪,气流中传来不知何地被裹挟着到来的一

    丝轻微的精液腥臭。

    「阿纳斯塔西娅……」卡多克缓缓蹲下身,蜷缩着抽泣了起来,「这就是你

    给我最后的余韵吗……」

    镜头拉远,不间断的暴风雨渐渐淹没了轻声叹气的神官,以及蹲在地上被命

    运摆布的抽泣的男孩……

    俄罗斯异闻带终


如果您喜欢,请把《FGO2.1改》,方便以后阅读FGO2.1改【FGO2.1改】(3)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FGO2.1改【FGO2.1改】(3)完并对FGO2.1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