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

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14 完结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莲心糖 本章: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14 完结

    2020年1月30日

    【十四】

    晚上,在地下宫殿的一个一室一厅里,我和妈妈在小房间里忙碌地准备着。

    「妈,你可要记住,我们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虽然我在现实生活中大

    了你几级,动不动就要你下跪磕头,经常让你撅着屁股给我操,上了台你可不能

    放不开手脚。」我叮嘱妈妈。

    「哪儿的话,别忘了我是你妈,小时候你可没少被我打。」妈妈有点不服气

    地说,「到时候把大鸡巴儿子弄疼了可别怪小女子。」

    我伸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妈妈洁白的脸蛋,然后凑近了盯着她的眼睛说:「隐

    形眼镜带的适应吗?我就说你带个普通的眼镜就好,反而诱惑一点。」

    妈妈说:「不行,每次被你操你都会摘掉我眼镜,搞得我啥也看不清,谁知

    道黄虎是不是和你一样。你的连体丝袜怎么样,穿得适应吗?」

    我说:「还行,尺寸刚好,而且是开档的,屁眼儿也能露出来,够淫荡。就

    是上半身,要是能把胸遮住就好了,毕竟不是真的女人,没有胸的话有碍观瞻。」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情趣连体丝袜抱怨着说。

    妈妈说:「我倒是觉得你把胸露出来是对的,伪娘讲究得就是一个贱,而不

    是越像越好。你露着胸才更有感觉。」

    「也对。」我接受了妈妈的建议,然后弯下腰,屁股对着妈妈说,「你再看

    下我的屁眼儿,毛刮得干净吗?尤其是大腿内侧,万一黄虎想摸,我怕手感不好。

    还有,你看看我屁眼儿有没有味道,上午拉了屎,不知道洗干净了没。」

    妈妈听话地蹲下,细细地检查了一圈,然后凑近了提起鼻子闻了闻说:「没

    味儿,还有点香,你再撅高点,我用舌头品一品。」

    我撅得更高了,妈妈果然用舌尖在我屁眼儿周围打了几个转,然后灵活地移

    向中间,在屁眼儿处抽插了几下说:「没味。你自己灌肠了吧,如果没灌的话,

    闻起来是没味,但鸡巴拔出来的时候龟头的冠状环容易带着屎。」

    我说:「灌了,自己用水灌了三次,最后拉出来的都是清汤了。如果到时候

    带屎的话,你帮我舔干净。」

    妈妈点了点头说:「行,你确定我真不用刮毛,我这阴毛又长起来了?」

    我说:「不用,你长得太白,连阴毛都有点发黄,这是个卖点,没准黄虎就

    喜欢这个。」

    就这样,准备阶段我和妈妈相互检查着,直到最后已经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我穿着连体开档丝袜,带着假发和妈妈一起站在镜子前面,我问:「妈,是

    我好看还是你好看?」

    妈妈看着镜子中的我,不由得痴了,然后有点失落地说:「子业,你打扮成

    女人之后竟然和我一模一样,而且比我年轻,妈妈……妈妈没你好看,年轻真好。」

    我拍了拍妈妈露在外面的屁股说:「别伤心了,有这根年轻的鸡巴天天操你,

    你还不知足?」

    这时,突然听到外面的开门声,我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知道是李若水带

    着黄虎来了。

    这个屋子是一室一厅的,我和妈妈躲在小房间里,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外

    面却看不到里面。

    进来的是果然是他们俩,但让我意外的是,黄虎和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之前听李若水讲,我还以外黄虎是个肥头大耳,满脸横肉的家伙,但我眼前

    的这个人却是个儒生模样,50多岁,高高瘦瘦,穿着干净的polo衫,一点派头都

    没有,绝没人会把他和「凶神恶煞」这个词联系起来。

    只听李若水说:「黄叔,你坐。这次来我这里指导工作,是有什么可教我的

    吗?」

    黄虎叹了口气,然后平静地说:「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老朋友。若水啊,

    跟你这种人交往真是舒服,年纪轻轻就一手操控着全市最好的中学,一手掌握着

    这么最优秀的地下宫殿。不假时日,你一定会在这个国家混出一番事业,比我强

    太多了。」

    我突然发现,黄虎说话的语气竟然酷似李若水,都是那种淡淡的,轻飘飘的,

    但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李若水说:「什么最优秀,我这里就这么几个人,黄叔你都见过的。比起您

    老平日里玩过的那些一线明星,顶级模特差得太远了。」

    黄虎摇摇头说:「非也。这个时代的明星跟妓女没什么区别,都是明码标价

    的。她们懂的东西不比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小姐多,技术更是没法比。那些一线的

    演员,聊10分种我就恨不得把她们赶出去,狗一样的人也配给我玩?若水,时代

    变了,物欲横流的社会是很难产生精品的,世间再也没有董小宛,柳如是了。」

    我听着黄虎的话,心中竟对他产生了一丝敬意。

    黄虎接着说:「但若水你就不一样,你手下的每个老师,都是千里挑一的女

    子,虽然她们最终都成了你的奴隶,但却都保持着独自的高尚品格,秦岚认真负

    责,陈雨让人如沐春风,马海英聪明好强,易书云追求极限,朱小云……朱小云

    呵呵。」

    李若水见他说个没完,便直接进入了正题说:「黄叔客气了,我最近又搞了

    一个老师,漂亮极了,不在陈雨之下,而且是连她儿子一起搞的,母子乱伦,更

    厉害的是,她儿子还是个伪娘,怎么样,黄叔替我看看?」

    黄虎眼睛一亮,但又随之暗了下去说:「哎,算了吧。我这次来不是要干这

    个的,其实我是想跟你说,我老了,也累了,该退休了,以后官面上的事儿不能

    再罩着你了。嗨,其实也必要打这个招呼,市里的哪个领导不抢着帮你办事?」

    我听了一惊,心想这事儿有点难办了。

    李若水也有点慌了说:「黄叔,这次是真的母子乱伦啊,绝对好看,您老就

    一点也不动心?」

    黄虎说:「不蛮贤侄你说,自从三年前你当着我的面上了你妈,我就迷上了

    这口。这几年求我办事儿的,我可以分文不要,但都想办法把他们陷入母子乱伦

    的局里。我促成了不下10起,看多了也就腻了,现在没什么兴趣了,只想着回家

    玩玩琴棋书画,花鸟鱼虫了。」

    说完,黄虎竟有点想走的架势。

    李若水见势不妙,只得说:「黄叔且慢,我刚才说得不够全面,这男人不仅

    仅是个乱伦的伪娘,更是博古通今,状元之才,在其高中长春一中已连续多

    次年级,且风流倜傥,文采出众,更兼一副侠肝义胆。愚侄当时被几个流氓

    欺侮,便是此人搭救。」

    「哦?」黄虎一下子来了兴致,「你说他是个优等生?」

    「岂止优等,简直是人中龙凤,其母亲张木白更是风姿绰约,美艳不可方物,

    是我今年来最成功的作品,黄叔如果不看一下——恕愚侄大言不惭——可是会遗

    恨终生的。」

    「哈哈哈哈!」黄虎大笑了起来,「是老夫糊涂了,若水调教出来的人,我

    怎么能不欣赏呢?既然贤侄这么说了,老夫可是要上眼了,来来来,把二位请出

    来吧。」

    李若水松了一口气说:「这母子就在那个小屋中,黄叔准备好了就拍拍手,

    他们听到了就会出来。若水知道您做这事不喜欢旁人在场,愚侄就先告退了。」

    黄虎点点头说:「那就有劳贤侄了。」

    李若水离开之后,黄虎靠着沙发,闭上眼睛好久都没说话,像是在思考最深

    刻的问题,大概过了两分钟,他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叹了口气,然后「啪啪」拍

    了两声。

    他对面的门应声而开,映入他眼帘的是背着手,跪在地上的我和妈妈。我们

    的膝盖微微叉开,使黄虎刚好看到我们的下体;挺直了腰,清楚地展示我们的躯

    体;头部略低,既有耻辱的羞涩,又能完整的展现我们的五官。

    我穿着黑色的全身网袜,鸡鸡和屁眼处掏了两个洞。我故意用冰水泡了半天

    鸡巴,使它处于最小的状态,然后自然地垂下,这个状态的鸡巴不足5厘米,看

    起来像阳痿一样。上半身是花哨的蕾丝,从胸部以下大面积的镂空,胸部以上则

    什么都没有。我带着长长的假发,吐着艳丽的口红,皮肤白皙,五官姣好,与女

    人无异,只有那小小的鸡巴和平平的胸脯能昭示我的性别。

    妈妈则简单得多,黑色的开口丁字裤,使自己的逼彻底的展现,屁眼处也就

    是一条细细的线,轻轻一拨就能看见。上半身穿了个什么都遮不住的镂空内衣,

    雪白的奶子一览无余。

    我抬头和黄虎的目光对视了一下,然后迅速地低下了头,字句清楚地说:

    「贱奴陈子业携贱母张木白叩见黄爷爷。」

    说完,我和妈妈一同下拜,跪倒在黄虎的脚下。

    「果然厉害。」黄虎赞叹地说,「若水只说你们是对乱伦的母子,可没说你

    们这么贱啊。」

    妈妈保持着跪拜的姿势,扭过头来对我说:「臭小子,我就跟你说我们别这

    么夸张,你偏说越贱越好,怎么样,黄爷爷嫌弃我们了吧?」

    我挺起腰来,冲着妈妈雪白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由于是真的用力,妈妈不由

    得「啊」了一下,我说:「说得像你平时不这样似的,育畜高中最低级的角

    色,见个人就得磕头,现在倒抱怨起来了。」

    「精彩精彩!」黄虎拍着手说,「你叫陈子业,你妈妈叫张木白?」

    「是的。」我说。

    「南朝宋的前废帝刘子业可是你祖先?」黄虎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万没想到会有这个问题,但既然被问了,就不得

    不回答:「不是,刘子业

    姓刘,贱奴性陈,当然不可能是祖先。」

    黄虎失望地摇了摇头:「刘子业不仅凶残暴虐,残杀大臣,还曾命宫女与侍

    从赤裸相交,据说连猿猴都参与了进去,搞得宫女们下体溃烂撕裂,不知多少人

    因此丧命,有人说他是历史上最昏庸的皇帝。」

    说到这里,黄虎一咳,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说:「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强

    奸自己的母亲!他也没有做出这种连禽兽都不耻的事情!禽兽尚且知耻,你陈子

    业何德何能,竟如此下作!」

    黄虎的语气中透着一种杀伐之声,让人听了从内心里恐惧。我看了看身边的

    妈妈,她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我听身后传来了一声微弱地「啪」,像是水滴的

    声音。回头看,发现竟然是妈妈尿了,虽然只有几滴,但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害怕。

    「黄……黄爷爷,别怪子业,是……是我自……」只听妈妈哆哆嗦嗦地说。

    「黄爷爷。」我打断了妈妈,并挺直了腰板说,「刘子业确实人神公愤,最

    后被他羞辱过的猪王杀死,也算得了报应。但贱奴以为,这与乱伦无关。中

    国帝王中,唯一有记载与生母乱伦的就是宋孝武帝刘骏,然刘骏在位期间爱护百

    姓,亲临审讯,是南朝不可多得的一位好皇帝。一个人能突破如此森严的伦理界

    限,去爱自己的母亲,难道他会不爱别人吗?我以为乱伦不仅不是禽兽行径,反

    而是大爱无疆。」

    黄虎笑了,笑得很温和说:「不亏是状元之才,老夫用这个问题问过许多乱

    伦的小子,你是个答上来的,孺子可教也。然而刘骏虽然上蒸生母,但其更

    是对生母尊敬有加,而你刚刚对你妈这么暴力,更加以言辞羞辱,这可不像是爱

    的表现啊。」

    我说:「中有云,海鸟止于鲁郊……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

    杯,三日而死。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说的是硬要给鸟吃肉喝酒,

    即使再用心,鸟也会死,这才是真正的谋杀。而贱母张木白天性下贱,一日不骂

    则浑身不适,一日不打则筋骨疼痛,一日不操则奇痒难止,贱奴只是对症下药而

    已。」

    「哦?张木白,是这样的吗?」黄虎更开心了,「你儿子说你天生下贱,是

    真的吗?」

    妈妈刚从之前的恐惧中恢复过来,听到黄虎问自己,灵机一动,跪着往后退

    了两步,然后伏下身去,深处舌头,竟舔起了自己刚刚尿出的尿。把地板舔干净

    了之后才抬起头对黄虎说:「回黄爷爷的话,木白确实天生下贱,多亏了儿子平

    时的教育和鞭策,不然无法解决自己的发骚问题。」

    黄虎点了点头,招手让我们俩过去。

    我和妈妈走了过去,黄虎两腿分开,然后拍了拍大腿。我们会意,一人坐在

    了黄虎的一条腿上。

    黄虎先是看了看妈妈说,然后搂着她的腰,把脸埋进了她丰满的乳房中嗅了

    嗅,然后用舌尖在奶子上游走了一圈,离开的时候还吮吸了几下奶头。

    接下黄虎凑近妈妈的脸,看来是想接吻。

    妈妈略微一躲说:「爷爷,我刚喝了尿了。」

    黄虎说:「你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然后,突然用手一按妈妈的头,把她

    的脸迅速地靠向自己,和妈妈接吻了起来。

    黄虎的舌头迅猛地插进妈妈的口腔,而妈妈毫无还手之力,只得用自己薄薄

    的舌尖轻轻舔弄着黄虎的舌头,像是在求饶一般。

    过了一阵,黄虎的嘴离开了妈妈,然后说:「果然是极品。每个女人身上都

    有一种特有的味道,这是自身的先天特点和几十年生活习惯共同作用的结果,一

    时是改不掉的,明星模特的味道过于艳丽,全是胭脂味;普通良家的有些过于简

    陋,有些则是浮于表面。而木白的体香却是秾纤得衷,修短合度,宛如仙子下凡,

    妙极。木白的接吻更是绵里藏针,看似躲闪,实在缠绵,看来平时是个温柔聪明

    的人啊,若水竟把你调教的这么淫荡,了不起啊。」

    黄虎一只手指已经从后面开始抚摸妈妈的屁眼儿。妈妈乖巧地配合着他的手

    指,菊花蕾也在有节奏地吸合着,面带乖巧地看着黄虎。

    「张老师是教什么的?」

    「英语。」妈妈细声细语地回答。

    「While,haveyoueverbeentoEngnd?」黄虎说起了英语,竟然还很

    标准。

    妈妈摇了摇头说没有。

    黄虎遗憾地说:「教英语的人没去过英国怎么能行呢?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披

    头士的歌迷,AlbertDock的海水啊……」

    黄虎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但马上灭了下来,然后转向了我,一手揉搓了几

    下我的屁眼儿,然后抬起手来闻一闻说:「男人毕竟是男人,虽然洗干净了没什

    味道,但也没有你妈妈的清香味。」

    用手玩弄了一会我的鸡巴,黄虎带着戏谑地口吻说:「小子长得这么秀气,

    当个女人也好。不然这么小的鸡鸡有什么用呢?明天我带你割了吧,做个小娘们

    儿。」

    我的鸡巴当然不小,勃起的时候也有18厘米。但由于为了更加女性化,我事

    先用冰水泡了鸡巴,以至于现在看起来只有5厘米。

    我细声细语地说:「小娘们儿谢谢爷爷了,只要割了之后爷爷继续疼我,那

    我明天就去割了,小鸡鸡给爷爷当咸菜。把蛋蛋也割了,给爷爷当肉丸子。」

    「哈哈哈!小娘们倒也不小气,不是开玩笑,这种事我可没少干的,你怕不

    怕?」

    我听了心中一凛,但毫不畏惧:「爷爷真的喜欢就把小娘们儿收了,那我今

    晚就去割了,给爷爷下酒。」

    「哈哈哈!」黄虎「噗嗤」一声把手指插到了我的屁眼儿里,然后另一只手

    拽着我的乳头把我拉向他。

    我识趣地靠近他,撅起嘴,让他含住我的嘴唇,任由他的舌头敲打着。

    黄虎亲了好一阵才放开我的嘴说:「凡夫俗子只知道女子的好,一味地去寻

    花问柳,他们哪里晓得这娈童,伪娘的滋味?」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妈妈,开心地说:「好,好,好,这对母子有意思,

    老夫就却之不恭了。来吧,有什么项目,给爷爷看看!」

    听了黄虎的话,我知道该上主菜了。

    我和妈妈双双站立起来,妈妈开始介绍个项目的规则:「报告黄爷爷,

    个项目叫母子连心。」

    妈妈从桌子上拿起一串60厘米长的金属后庭拉珠,每个球形拉珠直径约1厘

    米,一共50个。妈妈说:「过会儿,我和儿子会把这串拉珠从两边分别塞到我俩

    的屁眼儿里,他从左侧开始,我从右侧开始,各有25个,这样我俩屁眼儿就会紧

    紧地结合。这就是所谓的母子连心。」

    妈妈又拿起了一包糖果,双手捧给黄虎说:「过会请黄爷爷在屋子里四处丢

    撒糖果,我和子业就以母子连心的姿势像狗一样跪爬着用嘴去抢,抢到一个

    糖果得一分,只能用嘴,不能用手,争抢的过程中会有撕扯,一定有拉珠被扯出

    我俩的屁眼儿,每扯出一个,就扣一分,最后看看谁的分多,少的那人就一边挨

    操,一边说求饶的话。」

    黄虎大喜说:「有意思,这个是谁想出来的。」

    我鞠了一躬说:「是小娘们我。」

    黄虎说:「后生可畏啊,来吧,玩起来。」

    我和妈妈便屁股对着屁股地跪了下来,我拿起拉珠的一端往自己屁眼儿里塞,

    并默念着数:「一个,两个,三个……」

    拉珠塞进去时会有一阵袭击提肛肌的感觉,冰凉传递至体内连接阴茎的球海

    绵体肌,有种说不出的孤寂感,并伴随着一点爽快。

    屁股后面的妈妈也是在努力地塞着,并小声地念着数量:「一个,两个……」

    最后几个珠子塞进去时,我和妈妈的屁股已经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可真的

    是「母子连心」了。

    黄虎向屋子不同的方向各抛了一把糖果,然后说:「开始吧。」

    听到令声,我先发制人,夹紧了屁眼儿,「蓦」地往前跪趴了一下,瞬间扯

    出了妈妈屁眼儿里的5个珠子,并叼起了最近的一块糖。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啊!」妈妈叫了一声,并被我扯得后整个人都后退了两步,妈妈转头骂了

    我一句:「你个小畜生,跟我玩真得啊,我屁眼子都被你扯破皮儿了。」

    我回头也骂道:「你个母猪骂谁呢,你以为我是从你逼里出来的就得让着你?

    在黄爷爷面前,咱俩都是畜牲,谁比谁强啊?」

    我想去寻第二块糖,但往前一爬,发现链子扯不动了。我一会头,看见妈妈

    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妈妈说:「你这么欺负我,我还就不动了,我就在这夹着屁眼儿趴着,我看

    你拉得拉不动。」

    我回头只能看到妈妈屁股的一部分,于是拍了拍她的屁股说:「

    别任性,我

    凭实力吃的糖,怎么就叫欺负你了。」

    说时迟,妈妈见我松懈,突然夹紧了屁眼往前一窜,「啵啵啵」7个拉珠从

    我屁眼里被扯了出来,妈妈顺势吃到了自己的颗糖。

    我「啊」了一声叫疼。

    这时我俩屁眼中间的链子已经有20厘米了,已经没有那么紧了。

    我掉头爬了过去,改变了之前屁股对屁股的姿势,变成了齐头并进,像是一

    起拉车的两匹马一样,中间的拉珠链形成了一个「U」型。

    我抓了一把妈妈的奶子说:「行了,你也算是报仇了,咱俩也别总反方向爬

    了,不然一颗糖都没吃到,链子全扯下来了。」

    妈妈说:「本来就是嘛,要不是你一下子扯得我生疼,咱俩商量着各拉出5

    个,谁都不遭罪。」

    就这样,我和妈妈屁眼儿连着屁眼儿地找糖果吃。

    有一次我两奔向一个目标,妈妈为了争先推了我一把,反而扯下了自己的三

    个拉珠。

    还有一次我正奔向一个糖果,妈妈一个急停后退,一下子扯了我5个珠子。

    就这样你来我往地争夺了20分钟,我们终于叼起了屋中所有的糖果,而我的

    屁眼里只零星地剩了3个珠子,妈妈也差不多,剩了4个。

    统计的时候我只有5分,妈妈比我多了两分。

    最后,我和妈妈用嘴叼起了链子的两头,一同爬向黄虎,妈妈说:「报告黄

    爷爷,这场比试是我赢了。」

    黄虎拍拍手说:「精彩,精彩啊,接下来要开始惩罚了吧,我可是在拭目以

    待啊。」

    妈妈穿上了带着塑料阳具的内裤,对我说:「怎么样,小兔崽子,平时对我

    吆五喝六,每天让我给你嗦鸡巴,舔屁眼儿,今天知道家里是谁做主了吗?」

    我对着妈妈跪下,然后一脸耻辱地说:「知道了,是妈妈你做主。」

    妈妈严厉地说:「那你平时叫我张白腚,张白猪,张白屁股,错没错?」

    我说:「错了,我不该叫妈妈张白腚,张白猪,张白屁股。」

    妈妈说:「知道错了就撅好,今天我张白腚可饶不了你这小兔崽子,呸,是

    张木白!」妈妈故意的口误,把黄虎都逗笑了。

    我只得撅起屁股,妈妈提起自己的假鸡巴,「噗」地一声就插了进去,然后

    开始了快速地抽插。

    「啊……啊妈妈,我疼,轻点。」我求饶道。

    「说点好听的!」妈妈不依不饶。

    「好妈妈,亲妈妈,请你轻点……张奶奶,你是我奶奶行了吧。」我痛苦地

    说。

    「呸,我才不是那老不死的呢,叫我张女王!」妈妈说。

    「张女王,你就饶了我这下贱的奴才吧。」我大声说。

    「饶了你可以,你今天的幸福生活是谁给的,说对了我就饶了你。」妈妈说

    出了准备好的台词。

    「是我的好妈妈张女王和主人李若水。」我说。

    「还有呢?」妈妈问。

    「还有黄虎爷爷!」

    「那黄爷爷就在这里,你要怎么报答他。」

    「我要给他舔鸡巴!」我叫了出来。

    「好。」妈妈说了声好,一边抽插着我的屁眼儿,一边把半弓着腰的我推向

    黄虎,然后说,「爷爷,你也听见了,这小娘们想吃你的鸡巴,你要是看他表现

    还行,就赏他尝尝吧。」

    「好,该赏!」黄虎说完直接在沙发上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20厘米的大

    鸡巴。

    「啊!」我惊呼了一声,现实生活中次见过这么长的鸡巴。

    我表现得很惊喜的说:「爷爷的鸡巴真是顶天立地,让我这种小鸡巴娘们儿

    看了怕得不行。」

    黄虎说:「有什么怕的?」

    我说:「因为小鸡巴被大鸡巴操那时天经地义的事儿,我们这种小娘们儿虽

    然知道自己的命运,但是还是怕疼,怕被大鸡巴捅穿。」

    说完,我一口含住了黄虎的鸡巴,拼劲全力套弄着。

    口交看起来简单,只是唆唆鸡巴,但其实人和人在技术上却有天壤之别。一

    般人的口腔只能容纳10厘米左右的鸡巴,正常夫妻间性生活也就含个10厘米左右,

    没人会太挑剔;小姐们经过适当训练,可以利用口咽吞下15厘米的长度;而这种

    20厘米的鸡巴就需要用到喉咽了,一不小心就会被插得呕吐出来。

    我自然是练过的,25厘米都不在话下。我的喉咙带着食道像咳痰一样地震动,

    按摩着黄虎的龟头,然后口咽带着扁桃体有节奏的收缩,轻轻地挤压着他的阴茎,

    舌头与牙齿巧妙地配合,给他鸡巴根部循环往复的刺激。

    「啊,好爽啊,你着小娘们会吸啊。」黄虎赞叹道。

    妈妈看我吃上了鸡巴,就拔出了我屁股后面的假阳具,笑着说:「

    爷爷,你

    跟他别客气,别光由着他吃,你也主动地插他啊,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仗着自

    己活儿好总跟我们女人抢主人的鸡巴吃,今天您老得让他见识见识您的厉害。」

    「哦,有这事?那我可不客起了。」说完,黄虎站起身子,按住我的头突然

    地抽插了起来。

    这一来不要紧,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窒息般的冲击,像是在反复地呕吐,却

    每次都被捅了回来,一时间我的眼泪鼻涕其流,嘴里不由得发出「嗯嗯」地声音,

    单凭一股意志力挺着。

    黄虎那边却丝毫不肯放松,依然是一顿狂插猛干,持续了一分钟才拔了出来,

    看着被插得七荤八素的我说:「小娘们耐操得很,一般人早就把我鸡巴吐出来了,

    不错。」

    黄虎说完坐回了沙发说:「这个项目好玩,接下来做什么,该开始干了吧。」

    按我的计划,个项目是让黄虎看到我被妈妈插,对肛门性爱产生一种认

    同,把屁眼儿的主题思想植入他的脑中,现在看来是成功的。

    我缓了缓神说:「爷爷别着急,贱母木白还有一个绝活,想给爷爷展示一下。」

    「哦,那可拭目以待了。」

    「妈妈,还是你来说吧。」我伸手拽住妈妈的一个乳头,粗鲁地把她拉到前

    面。

    「这个……这个说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黄爷爷是体面人,我怕……」妈妈

    战战兢兢地说。

    黄虎笑了:「哈哈,老夫纵横多年,还没见过什么接受不了的场面。不瞒你

    说,刚才你们的玩法,我两年前就发明出来了,只是当时没有你们这么优秀的母

    子,不太尽兴而已。」

    妈妈说:「既然这样,贱妇木白就失礼了。贱妇有一个特长,就是能通过品

    尝粪便晓得其主人吃了什么。」

    黄虎说:「哦,这么厉害?老夫倒是想真见识一下,只是现在没有屎,你岂

    不是无法展示了?」

    妈妈说:「可以,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细细地品味黄爷爷你的屁眼儿,

    我一样可以得出答案。」

    黄虎惊奇道:「哦?这么厉害,那我可要试试了。」

    妈妈说:「那么还请您平躺倒那边的床上,张开腿,把屁眼儿露出来,我漱

    漱口就来。」

    黄虎点了点头,便按着妈妈说的做了。

    妈妈凑近了黄虎的屁眼,只见那里一片黑乎乎皮肤的连着睾丸,屁眼儿还有

    些发红,看起来很脏,还遍布着不少肛毛,肛毛上散发出强烈的屎味。

    即使是受过不少训练的妈妈也咽了口口水,如临大敌。

    但妈妈准备之后,还是微笑着凑了上去,用鼻子在他屁眼周围闻了一圈。妈

    妈故意地大声吸气,小声呼气,像是要把黄虎屁眼的气味都保存下来,然后说:

    「初步检查,黄爷爷昨天吃了主食,肉和蔬菜。」

    黄虎还没说话,我先说了:「这不是废话嘛,谁吃得不是这些?」

    妈妈白了我一眼说:「这只是初步检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呢,你懂个屁!」

    然后微笑着对黄虎说:「爷爷别嫌疼,我可要拔一根你屁眼周围的毛了。」

    黄虎说:「哪的话,拔就是了。」

    妈妈挑了跟离屁眼最近的毛,用寸劲儿一扽就下来了。那根毛有3厘米左右。

    只见妈妈两只手指捏住毛的一头,然后把剩下的2厘米长的肛毛放在了嘴里,

    蠕动着腮帮和舌头,像是吮吸一根冰棍一样。吸两下,还拿出来看一看,闻一闻,

    甚至还对着黄虎笑一笑,然后放回嘴里接着品。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时间,妈妈把

    整根毛都放在了嘴里,然后咀嚼了两下,竟然咽了下去。

    我发现黄虎看得脸都有点红了,看来他对妈妈的表演非常满意。

    这时只听妈妈说:「牛肉,辣椒,白菜,牛奶,贱奴品出了这几样。」

    事实上,妈妈虽然经过这方面的训练,但根本到不了这种程度,是我拜托李

    若水用尽了一切渠道打听到的黄虎这两天的食谱的。

    黄虎有点吃惊地说:「叹为观止,了不起了不起。这可真是太厉害了。」

    妈妈一笑:「黄爷爷,看你说的,这才哪到哪,还能更细致呢。只是接下来

    的时间比较长,可能要个五分钟。」

    黄虎说:「没事,你继续。」

    只见妈妈俯下身子,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黄虎的屁眼儿了。

    舔屁眼本来就很舒服,黄虎不由得发出「嗯嗯」地声音。

    我见局势大好,准备锦上添花。于是凑数前去对黄虎说:「爷爷,我妈他还

    要舔一阵,其间要不要试试我的九转回肠?」

    「什么九转回肠?」黄虎问。

    我淫荡地一笑,也爬上了床说:「就是我的屁眼儿啊,我屁眼结构比一般人

    复杂,里边结构起伏多,操起来

    可比一般人爽。黄爷爷你想,您一边操着我的屁

    眼儿,我妈妈一边舔着你的屁眼儿,这多带劲啊。」

    「哈哈哈哈!」黄虎大笑,「你这小子,怎么说什么都这么有道理,罢了罢

    了,坐上来吧,让爷爷好好爽爽。」

    我「嗯」了一声,跨在黄虎两侧,屁股一蹲,屁眼儿正顶着他的龟头。我一

    手扒开自己的屁股,一手扶着他的鸡巴,往下一坐,「扑哧」一声就进去了。

    「啊!啊……爷爷的鸡巴好大,顶到我前列腺了……好舒服。」我浪叫着。

    说实话,20厘米的鸡巴确实很舒服,一部分是演戏,另一部分是真情实感。

    「诶?小子,你这鸡巴也不小啊,怎么那才这么小?」黄虎端起我的鸡巴,

    用手撸了起来,「你这小子不老实,给我扮猪吃老虎,这跟鸡巴怎么说也有18厘

    米。」

    我见黄虎来了状态,已经开始撸我鸡巴了,欣喜过望,然后呻吟着说:「爷,

    我这叫见贤思齐,膨胀了,只是爷爷的鸡巴让我高山仰止,小娘们再怎么膨胀也

    比不了的。啊!啊……不行了,爷爷,轻点,小娘们今晚就把鸡巴割了,不要了。

    跟爷在一起,有个屁眼儿就够了,啊,好爽……」

    这时,我分明感觉黄虎也上了状态,快射了。心中暗想这可不行,射了就没

    兴致了。

    于是我赶紧翻身下来,连招呼都没打,一口含住了黄虎的鸡巴,使出了最温

    柔的口技,对他说:「爷,真不行了,屁眼儿撑不住了,我先下来给你嘬嘬,待

    会再上去。」

    黄虎也出了口气,渐渐缓和了下来,说了句:「这么没用。」但看得出来,

    他丝毫没有生气,一直在享受。

    这时妈妈也抬起了头说:「贱妇也品出来了,爷爷你跟我说实话,昨天是不

    是吃了牛肉汉堡?」

    「哈哈哈!这……子业,你这个贱妈妈可以啊,老夫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黄虎大笑,「还有吗,张白腚,你还有什么绝活?」

    「爷爷,白腚还有……但真的不敢说了。」妈妈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说!你说出来,我一定要看。」

    「贱妇还可以通过粪便,品出爷爷的身体状况。」妈妈说,「但靠舔屁眼儿

    是做不到的?」

    「哦,那要我拉屎了?」黄虎说。

    「不不不,白腚……也不愿意直接吃屎。」妈妈说,「有一个方法,就是让

    子业……让子业的鸡巴沾上爷爷的粪便,我再吃爷爷的鸡巴……」

    黄虎思考了半晌,自言自语地说:「子业的鸡巴……子业的鸡巴。」

    突然,黄虎发出了雷鸣般的大笑说:「张白腚啊,你直说就好了,不就是你

    想让子业捅我屁眼儿吗?这有什么的。老夫虽然没被肛交过,可早想试试了,来

    就是了。」

    说完黄虎竟劈开双腿,露出屁眼儿说:「来吧!」

    说实话,看到黄虎这样,我反而有点舍不得。这老头儿才智过人,又慷慨豪

    迈,许多思想和价值都与我一样,但任务就是如此,我不可能有丝毫的犹豫。

    于是我唯唯诺诺地挺起了鸡巴,借着妈妈唾液的润滑插了进去。

    妈妈这时接替了我之前的位置,一屁股坐在黄虎的鸡巴上,上下捣腾了起来

    ……

    十五

    晚上9点钟,一切都静了下来。我躺在「育畜高中」的大床上复盘着今日的

    行动。

    李若水走了进来,在我的床边坐下。

    我刚想起身就被李若水按住了,他依然是那么平静,只是说:「子业,你做

    的非常好。但是后面的行动取消了。」

    「什么!」我惊呼了起来。

    「黄虎自杀了。」李若水说,「这是他的遗书,你看看吧。」

    我接过纸,上面写着:

    「若水小友,见字如晤,

    我黄某人纵横黑白两道多年,罄竹难书,上至八十,下至八岁之妇女奸淫无

    数,毁无数家庭,逼良女为娼,引孝子蒸母。然吾毕生未尝一怕,未尝一悔。

    近日兄身染绝症,自思来日无多,故思与弟再叙一场。

    若水吾弟,卓尔不群,智谋绝伦,然室内之摄像设备虽隐蔽,不才兄亦为此

    中专家,不难识破,虑弟盖为捕获兄之丑态所布置,届时公诸众,令兄身败名裂

    耳。

    兄将死之人,又有何惧,但子业实属人中龙凤,其母木白亦风华绝代,兄不

    忍牵连此二人,故于此时自戕以慰吾弟。望弟念兄人死如灯灭,无再损子业母子

    之名节。」

    我拿纸的手不住地颤抖,对李若水说:「这……」

    李若水接过遗书摇了摇头说:「罢了,我们还是输了……谢谢你子业,你做

    得很好。」

    尾声:一

    半年之后,「育畜

    高中」的房间里。

    李若水:「子业,我要走了。」

    我:「什么?主人什么意思?」

    李若水:「育畜高中归你了,现在起你就是这里的校长,所有的老师都

    归你管了,手头可支配资金8千万元。」

    我:「这是为什么?」

    李若水:「不想干了,累了,你以后把它做大,当然,要换个名字。」

    我:「我无法接受。」

    李若水:「你必须接受,这是命令。」

    我:「好,主人,你至少带走几个老师吧,她们是跟定你的。」

    李若水:「好,朱小云我带走,这个我用着顺手。」

    我:「不,我只要妈妈和李佳,剩下的我不敢接受。」

    李若水:「好,那么秦岚,马海英,陈雨和易书云现在被开除了。」

    我:「主人说了算。」

    尾声:二

    「听说了吗,重大新闻,两个高中生双胞胎把他们的亲妈强奸了,吊起来打

    呦,双插,那个妈妈的屁眼儿都被捅烂了,还把视频发到了网上,过瘾啊。」

    「可惜啊,发完就被关进去了,听说那两个畜牲在监狱被人打残废了,现在

    是两个痴呆喽。」

    尾声:三

    一个二层小别墅的阳台上,男子坐在躺椅上,身边侍立着一个女子。

    「小云啊,子业的能力真强啊,一年的时间竟然统一了这个城市的黑道。」

    「是的。」

    「可是跟你比可能还差一点。」

    「是的。」

    「红楼那边还好吧,一个负责压力大不大?」

    「我找了马海英来帮我,压力不大。主人,你有什么打算?」

    「我说了多少次了,我要上大学。」

    「我也说了多少次了,大学的所有学科我可以教你,我不行的,易书云也可

    以教你。」

    「你啊,怎么就见不得我开心呢,让我放松四年好不好,我还年轻。」

    女人不说话了。

    「十五年以后,子业的事业应该能做到全世界了吧。」

    「是的,主人,他可以,到时候怎么办?」

    「杀了他。」


如果您喜欢,请把《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方便以后阅读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14 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14 完结并对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